您好!欢迎来到《莫愁》门户! 登录 免费注册 加入收藏 / 设为首页/ 关注莫愁微博 
文章详情
电梯女神

日期: 2014-1-2 15:14:22   阅读:

声音
电梯女神
文/猪美美
房租飞涨,只好搬家。地段远了,房间小了……电梯有人看了。看电梯的大婶估计得有一百七八十斤左右,每日坐在轿箱右侧。一有人进来,大婶不抬眼,只张口问“几层啊”,然后拿根小木棍杵一下控制板上的数字锁和关门键。
一天,电梯下行时进来一位大叔,着时尚T恤,左右不对称,右臂衣袖上有一圈类似黑纱似的脱俗设计。那天大婶有兴致,立即铺上满脸同情之色问道:“你家死人了?”黑袖男顿时勃然作色道:“你家才死人了呢!有病!”大婶被骂得有些头晕,一时没缓过神来,黑袖男已下梯。大婶长吸一口气道:“你才有病呢!我这不是关心关心嘛!什么人啊?”那日我正巧着一袭很仙很仙的白裙裙,怕被误伤,赶紧消失。
职业之故,我的生活是昼伏夜出,老公是家里的采购员。一日老公失职,家中弹尽粮绝,饿醒过来的我疯了一般冲出家门觅食。电梯门悠悠地开了,大婶看了看蓬头垢面、衣冠不整的我,悠悠地开口说:“下岗了?”我愣愣地问:“你说什么?”大婶认真看了看我又道:“其实没关系,我们厂30%的女工都下岗了,现在有几个过得比下岗前还好呢!”我胸中涌起一股热流,频频点头作受教状。这以后,我每次着华服进电梯总有种强烈的罪恶感。
前一阵,某地自然灾害频繁,我跟老公看到电视后辗转难眠,周六破天荒起了个大早,开始翻箱倒柜,将棉被、羽绒服之类的找出了一大堆,多到没有任何一个箱子能装下的程度。最后只好找出两块半新的床单,四角对着勉强系上。然后,我开始给某著名慈善机构的捐赠点打电话,一遍遍拨,皆无人接听。就在我的一指禅功夫即将练成之际,有人接听了,告知:周六、周日不行,只能在周一至周五的几点到几点之间,且捐赠需达到这样那样的要求……
无奈之下,我想起了电梯大婶。我小心翼翼地去找大婶勾兑,大婶很爽快,一拍大腿说:“那敢情好啊,我还正想去买棉被呢,这回省了!”说完,她立马打电话吩咐某人(估计是他老公):“把家里的小三轮骑过来!”
东西送出去后,大婶千恩万谢了一番,我们小两口也觉得很有成就感,相亲相爱地携手出去吃了一顿大餐。席间,老公还发表了几句“赠人玫瑰手有余香”之类的获奖感言。
约摸两个小时后,我们回到了楼里。电梯来了,我笑容满面地踏进去,正要打招呼,只见大婶漠然地看了我们一眼,开口问道:“几层啊?”
至此,伊最终奠定了在我们心中的电梯女神地位。
编辑 家英宏  xjjyh_326@163.com
 

用户登录| 用户注册| 关于我们| 联系我们| 广告业务| 法律声明| 投稿须知

Copyright @ 2008 江苏《莫愁》杂志社 All rights reserved 技术支持:路特软件

社址:南京市草场门大街101号文荟大厦7楼 邮编:210036 电话:025-86203706

未经许可禁止复制或建立镜像 建议使用1024*768分辨率 苏ICP备1105270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