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好!欢迎来到《莫愁》门户! 登录 免费注册 加入收藏 / 设为首页/ 关注莫愁微博 
文章详情
您所在的位置:《莫愁》门户本月编辑之星→正文
《莫愁》作者之星——关心于

日期: 2013-11-21 15:26:21   阅读:

《莫愁》作者之星——关心于

 

 

关心于:绝对大懒人,超级双鱼座。钟情于一切有趣的事,却是个极端无趣的人。写稿皆为稻粱谋,拖稿却毫不含糊。遂让人爱之,痛之,恨之。生而为己,一切皆笑谈之。

 

三次敲响纳斯达克的钟声

 

关心于

 

    对很多国内企业家来说,能做成一家在美国上市的公司便意味着事业成功。不过,对于季琦而言,这显然算不上什么。他用了10年时间,创造了三家市值均过10亿美元的上市企业——携程、如家、汉庭。作为中国企业家中最成功的连续创业者,季琦收获了诸多褒扬,但这个年过不惑的男人却说:“其实季琦很简单,只是在做自己擅长的事,赚自己能赚的钱。一辈子很短,所以这一生要过得有点意思,仅此而已。”

 

    掌控命运的强势老板

    什么叫有点意思?季琦的回答是:就是,有点小意义,有点小趣味,还有点耐人寻味。对季琦而言,“有点小意义”全然体现在不断的创业中,一如当年的研究生导师给他的评语:“有激情,能折腾,很强势。”这九个字,基本概括了季琦的前半生。

季琦考入上海交大后,曾一度被同学嘲笑为“乡下人”。因为家境不是很好,季琦对财富有着天然的好感,读研究生期间就开始倒卖各种生活用品,后来成天骑着单车四处卖电脑。因为胆大心细,季琦很快有了一笔小钱。

这一年,季琦研究生毕业。一天系主任找他谈话,希望他留校任教。他看着系主任,心里不断地问自己:“留下来,有意思吗?”于是,这个难得的机会,被他随手扔了。

后来,几经浮沉,1999年,季琦和三位校友成立了旅行网站“携程”,经过四年打拼,携程于200312月在纳斯达克上市。

但季琦却执著地认为融资的故事并不是完美结局。因为携程创办之初创业团队是100%控股,而上市前,团队的总股份已不到40%。股份的大量稀释牺牲了创业团队对携程的控制力,季琦不再是携程的“主人”。季琦开始琢磨新项目,随后,他果断离开携程,创办了经济型连锁酒店“如家”。

这样的情况在四年后再次上演。20077月,已离开如家两年的季琦创办中档商务酒店连锁品牌“汉庭”。连锁酒店的扩张需要大量资金,季琦很清楚这点,但他却执意要把汉庭的命运牢牢地攥在自己手中,他绝不允许那些急着上市的投资者扰乱他的战略节奏。一年后,汉庭第二轮融资,而这轮融资中有一半的钱都是季琦自己投的,他留下能够保障家人生活的费用,然后把所有钱都投进了汉庭。“公司要有主人!企业有一个大股东,会发展得更好,更稳定一点。”这是好友柳传志给他的忠告,也是他内心真实的想法。

所以,20103月汉庭在纳斯达克上市后,季琦依然确保了创始团队超过50%的股权比例。时至今日,季琦的投票权仍然超过50%。

季琦认为汉庭已进入了规范性企业阶段,便退居二线,让出了CEO的职位。但卸任数年后,2012年年初,季琦再度强势回归,重新担任CEO。他上任后快马加鞭,先是将集团正式更名为“华住酒店集团”,接着又完成了高中低档的全产品线布局。季琦放言:“华住要成为领导、代言中华住宿业的世界级酒店集团。”

季琦解释自己的归来:“在如今的市场行情下,汉庭必须要完成从一个顶着耀眼光环的创业性企业,变成一个较永久、有序经营的企业,甚至是伟大企业的蜕变,而要蜕变,就必然会在整个战略、架构、人员安排上做一些调整,这个过程只有我亲自来完成。因为我是创始人,对这个行业、这个企业又非常了解。我回来,便是要完成这个蜕变过程。”

“做点事,如果我死后,墓碑上能刻上一行字:‘参与缔造了全球最优秀的酒店集团’,就行了。”20137月,完成华丽转身的季琦述说自己的远景愿望。季琦的一系列折腾,与其说是创业激情在诱惑他,倒不如说他一直在试图努力掌握自己的命运。

 

    坦荡义气的真汉子

人一旦强势,很容易落入“无情”的窠臼,但季琦却一直是旁人眼中“胸怀坦荡,重情义的人”。

研究生毕业后,为了一纸上海户口,季琦放弃外企宝洁公司,选择了国企上海计算机服务公司。虽然这家公司有辉煌的背景,母公司是长江计算机(集团)公司,但季琦压根没有考虑过在这里呆下去,只想在这家公司过渡一下,解决了户口问题,转身就走人。所以,上班第一天,季型就弄了个非常酷的造型:手里拿着一个砖头一样的大哥大,腰里别着随身听。并且说话也很不客气。他一边拍着老板胡亦邦的肩膀一边说:“胡老师,我在这里干不长的,没关系,咱们交一个朋友,我在这里混两天就走人。”过来人胡亦邦非常有度量,不但没有生气,还认真地对季琦说:“小季啊,你跟我当年一样,很冲也很能干。但是,我告诉你,先做人再做事,人品永远走在产品的前面。你这样肯定是不行的,成不了大气候,只能是小打小闹罢了。”这些忠告彼时季琦一句都听不进去,但投入其中后,季琦发现自己真的还缺少很多东西,而公司给他提供了学习和施展才华的舞台,所以,他一改“混两天就走人”的态度,在这里呆了两年半,直到“官”至二把手,仅居于胡亦邦之下。

随着职位的不断上升,季琦觉得继续呆下去没有发展的空间了,因为他想再上升,除非把胡亦邦挤掉。其实胡亦邦已年近五十,又非常欣赏季琦,并不介意被“挤掉”,但对师徒观极强的季琦来说,这种事绝对不能发生。所以,他决定离开。他想出了一个让胡亦邦难以拒绝的理由:妻子在美国,他要去美国探亲。最终,季琦如愿。

2005年,因为对如家的控制权被架空,季琦离开如家,随后创办了汉庭。创办之初,他有意识地“不跟兄弟狭路相逢”,将汉庭定位为区别于如家经济连锁酒店的中档商务酒店。2007年,汉庭的中档酒店试水失败,重归经济型酒店市场。同为经济型酒店,季琦不可避免地面临着与如家的正面交锋。但季琦很冷静,将“非要和如家一较高低”的苗头直接扼杀。他在策略上尽量避开对手,如家下乡,他就进城;如家进三四线城市,他就在北京上海拼命开店。与此同时,他另辟蹊径,建立多品牌,用全系列的产品和如家错开。如此一来,虽然同抢一块蛋糕,却依然“兄弟和谐”。

2010年年初,汉庭上市。上市路演时,季琦最担心的不是汉庭,而是对手如家、7天的股票下跌。他的理由是:“都在中国,如果他们不好,投资人会说汉庭也好不到哪里去。所以不能同墙罅隙,兄弟相残。” 看似很简单的道理和很容易做到的事情,却蕴含着大智慧和大气度。

所以,提起季琦,接触过他的人都会说:“他是个值得去亲近的真汉子。”

 

感性温情的小情趣男人

醉心于创业的人,很容易被打上工作狂的标签,但显然,工作丝毫没有耽误季琦的小情趣。

季琦有张憨厚的脸,眯着的眼睛随时会绽放出笑意,看起来更像一个亲切的推销员。他出差回来,甚至会给男员工带香烟,给女员工带巧克力。

季琦几乎是汉庭的“最佳形象代言人”。他在上海只有一套二手公寓,抛弃越野车后换了辉腾还是最低配的,衣服鞋子在Timberland(户外用品品牌)解决,在家休息的时候看碟打游戏。他说:“这样的生活让我感觉舒服自在。”

季琦偶尔也会奢侈一把,有时会喝年份XO,坐私人飞机住高档酒店,但他最大的快乐并不在于此。比如吃,只要好吃,路边摊也行。读大学时,他很喜欢吃大壶春生煎包,发达了以后专门开车满上海找,最后在浦东一个小角落里找到一家,当时,一口气吞下15个生煎包的季琦心里只有一种冲动:“人生太完美了!将来开个连锁生煎店天天吃!”

季琦算不上吃货,甚至与这俩字毫不沾边,常常一碗蔬菜汤代替晚餐。但他喜欢一个词:“试吃货”。他到各地考察,到那儿后就会抽空找好吃的、好玩的。做携程时他去西藏考察,拎着瓶就跟藏民喝青稞酒,你来我往,喝到醉倒,然后躺在草地上,看着一望无际的高原天空,豪放地大声吟诵岳飞的《满江红》。

季琦很少喝酒,但每喝必醉。不是酒量小,只是觉得爽了,就得醉一把。喝醉了就和酒友一起唱歌,最喜欢《沧海一声笑》。最近的一次是在普陀山,公司开年会。大家爬了一天山,晚上在一起喝酒。季琦喝兴奋后,穿着衣服就跳进了海里。一下子好多职员也跟着跳,年会气氛达到高潮。有人问他:“你这是故意的吧,借此激励团队?”他一下急了:“是骨子里的!酒逢知己,喝醉才开心!”

到了如今这个阶段,季琦早已不再为财富而拼命,更多的只是想实现自我。对已站在金字塔顶端的季琦而言,“过得有意思”似乎也不是难事。但季琦也有他“根深蒂固的苦恼”。季琦6岁的小女儿季天瑞一天天长大,给他带来了前所未有的快乐,但伴随而来的,还有忧虑。当年,有相熟的媒体记者在汉庭上海总部采访季琦,而彼时国际酒店业大佬希尔顿集团的继承人帕丽斯·希尔顿正因绯闻占据娱乐版头条。记者看见季琦电脑显示器的屏幕保护程序是他女儿的照片,便开了个玩笑:“你会不会担心自己的女儿将来成为希尔顿小姐?”一听,久经江湖的季琦脸竟悚然变色。

或许正缘于这种真性情,才有人这样评价他:“尽管已到不惑之年,但季琦依旧是个大男孩,这不是说他的外表,而是他的内心。”

编辑  陈陟

 

用户登录| 用户注册| 关于我们| 联系我们| 广告业务| 法律声明| 投稿须知

Copyright @ 2008 江苏《莫愁》杂志社 All rights reserved 技术支持:路特软件

社址:南京市草场门大街101号文荟大厦7楼 邮编:210036 电话:025-86203706

未经许可禁止复制或建立镜像 建议使用1024*768分辨率 苏ICP备1105270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