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好!欢迎来到《莫愁》门户! 登录 免费注册 加入收藏 / 设为首页/ 关注莫愁微博 
文章详情
怪咖心理,人人都有强迫症

日期: 2013-1-4 15:31:06   阅读:

怪咖心理,人人都有强迫症
文/罗伊
只要你细心观察,就会发现,强迫症融入到了多部热映的电影中,只是影片中角色的强迫症轻重程度有所不同:如走路一定要走边沿,一定要在某个时间醒来,或锁门后还会担心门有没有锁好等。而那些贯穿影片中,堪称怪咖的电影角色,更是用他们形形色色看似不可理喻的表演,展现出了一个个爱恨情仇交织,闪耀着人性动人光辉的美妙故事。

《猫屎先生》:梅尔文 饰演者:杰克·尼科尔森

梅尔文是个怪老头,他有洁癖,每次洗手用的香皂只用一次便扔掉。走在大街上,梅尔文像跳舞一样踮着脚尖儿走路,唯恐身上有病菌的路人碰触到自己。即便是吃饭,梅尔文也要坐在自己的专座上,拿事先备好的塑料餐具。更离谱的是,梅尔文只有在女招待卡萝尔招待自己时才能点餐,不然绝不点餐。梅尔文的这些强迫症症状,源于儿时父亲对他的暴力管教,他小时候弹钢琴时,如果有一个音弹错,便会遭受到无情的鞭打。童年的创伤导致梅尔文患上了强迫症,他也因此变得孤僻和待人尖刻。
但这样一个怪老头,其实有着一颗极其善良的心。他虽然把邻居西蒙的狗狗扔进过垃圾道(只是因为狗要在楼道撒尿),但在西蒙遭受意外时,他却帮助西蒙照顾了狗狗,并且获得了狗狗的依恋。在西蒙破产并精神受创后,梅尔文牺牲自己的爱情让女招待卡萝尔陪伴西蒙,并暗地里帮西蒙付房租,重新装修房子。与此同时,西蒙也在帮助梅尔文。在西蒙的鼓励下,梅尔文最终向卡萝尔表白。两个人在午夜雨后的街道上相拥,怪老头也迎来了春天。

《火柴人》:罗伊 饰演者:尼古拉斯·凯奇

罗伊是一个职业骗子,但他犯了骗子的大忌———因为强迫症,他太容易被认出来了。罗伊每次出门进门,都要关三次门。当有人不经允许开了他家的窗户,他就会着急得口吃并面部痉挛。他每次都把骗来的钱藏在家中的一个玩具狗肚子里,当然手枪也在里面,这个藏匿的地点从未改变过。罗伊家中一尘不染,就算一根纤细的头发掉在地毯上,都会让他感到焦虑不安。他不能忍受别人穿着鞋踩在地毯上,他甚至会因此而动杀心。
罗伊的痛苦早在他和妻子出现感情问题时已经种下种子,失去女儿的抚养权更是让他痛上加痛。所以,当罗伊阴差阳错遇到可能是自己女儿的小姑娘时,才会不惜一切把“女儿”留在身边。在与“女儿”一起生活的日子里,罗伊为了表现得更像一个好父亲,努力克制着自己的强迫症行为。他对“女儿”的爱让他开始远离强迫习惯,并忍受了“女儿”对自己习惯的破坏。当罗伊发现这个所谓的“女儿”也是个骗子时,他的强迫症状并没有因二次创伤而变得严重,反而减轻了。当罗伊与曾经的“女儿”再次相见时,他仍然以一个父亲的口吻温暖地关照着“女儿”。罗伊的强迫症在无私的父爱阳光下消失了,这是爱的胜利。

《飞行家》:霍华德·休斯 饰演者:莱昂纳多·迪卡普里奥

厕所是亿万富翁霍华德的噩梦,他不愿去任何一个卫生间,如果非去不可,他绝不会自己伸手去摸卫生间的门。他宁可等在卫生间的门口,等着其他人来卫生间,趁别人推门时一个箭步溜入。在卫生间里的霍华德连站在地上都如坐针毡,他不断地一边洗手一边等待着有人走出或进入卫生间,好趁机在别人开门时溜出去。霍华德喜欢自言自语,重复某些具有特殊意义的词句。他想做出一个全流线型的飞机,要每一个铆钉都是光滑的。如果有一颗不光滑,便将整架飞机销毁重做。当这个亿万富翁遭受挫折时,他会把自己关在家中的放映室里。他整日拉着窗帘,坚持把尿撒在牛奶瓶子里,并把瓶子呈直线摆整齐。
这个横跨电影、航空、电子机械、太空卫星、赌场业的商业天才,一生都在被强迫症折磨。霍华德家教极严,他童年时曾经历过一场瘟疫。母亲曾不断警告他:“外面要闹瘟疫,你要呆在家里,外面不安全。”母亲的恫吓给霍华德造成了心理上的伤口,他只能不断通过强迫行为来舔舐心灵创伤。
  
《爱的捆绑》:萌宝 饰演者:山口智子

萌宝的故事源于一个牙箍。戴着整形牙套的萌宝,喜欢神经质地舔舐自己牙齿上的金属牙箍,那种金属味道让萌宝和丈夫都感到兴奋。牙箍紧紧绑缚着牙齿,当它被取下来后,萌宝的舌头再舔舐牙齿时,总觉得缺少了点什么。再和丈夫接吻,丈夫舔不到熟悉的金属味道,也兴趣寥寥。萌宝怅然若失,她想找回牙箍绑缚的那种感觉。她用线绑住家中的青苹果、水杯、椅子和电视,甚至自己的双手。她一直想养一只小狗,丈夫却买给她两只陆龟。于是萌宝把陆龟也绑了起来,她要把所见到的一切事物都束缚住。
萌宝患强迫症,和突然的创伤无关。它被心理医生称之为“被绑缚症候群”,是一种都市疾病。而这种疾病的病发原因,源于都市生活中人与人关系的冷漠。萌宝的丈夫由纪夫每天都在电脑前不断工作,每次萌宝询问丈夫在做什么,他总是头也不回地说“工作”,夫妻俩的生活平淡无奇。电影结尾,被牢牢绑在墙角的萌宝从观众眼前消失,而绑萌宝的丈夫一觉醒来却发现自己浑身都是绳子———丈夫或许在萌宝的影响下,也开始无意识地绑缚自己了。
编辑 陈陟  czmochou@163.com

用户登录| 用户注册| 关于我们| 联系我们| 广告业务| 法律声明| 投稿须知

Copyright @ 2008 江苏《莫愁》杂志社 All rights reserved 技术支持:路特软件

社址:南京市草场门大街101号文荟大厦7楼 邮编:210036 电话:025-86203706

未经许可禁止复制或建立镜像 建议使用1024*768分辨率 苏ICP备1105270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