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好!欢迎来到《莫愁》门户! 登录 免费注册 加入收藏 / 设为首页/ 关注莫愁微博 
文章详情
坐井观天也乐

日期: 2013-1-4 9:55:08   阅读:

坐井观天也乐
毛甲申

有个段子说,一家人在旅行社的安排下去沙漠旅行,走了一天,小孩问导游:“还能看到什么啊?” 导游说:“你们看到什么了?”小孩说:“没看到什么呀!”导游说:“那,你们已经看得差不多啦。”
有时候,旅游就像这个段子,有些扫兴,但这不妨碍出发。十年前,我喜欢到处转,在出发前,总要做些功课,了解当地的风土人情或轶事,等去了之后,一一对照,好像这样才不枉此行。比如华山苍龙岭上有个韩愈投书处,说当年韩愈上去了,但不敢下来,于是坐地大哭,哭完之后修书一封投下山崖,正好被一药农发现,于是华阴县令找人将他弄下山来。这让人不胜向往,等去了,无疑是险的,但不至于哭吧?于是徒生比大文人韩愈还强的虚荣。
文人遇到穷途哭,不止韩愈,阮籍也哭。阮籍是个随兴的人,驴拉个车,车上拉个酒壶,去哪他不管,他随驴,直到无路可走,他下车就哭,哭出一个成语叫,穷途末路。
庾信有诗:唯彼穷途哭,知余行路难。初看这句诗,感觉有点粗浅,等到有一天迷路于一座不知名的山,几个小时不停地转着圈子,大雾依然不散,差点都要哭了,好像才懂了这诗句的意思。
年少总是轻狂,用小石头在某个平整的地方写某某到此一游,或者朝深谷里丢一把钥匙,或者和某棵松某张椅子合个影,一副指天划地的嘴脸。慢慢地,这样的兴致少了,特别是随大股人马涌向热门地方的兴致全无。这很像坐井观天的青蛙,似乎也没有什么不好,专注时总有风景的。想象一只青蛙看天,天光云影,什么时候是相同的?如同苏东坡所说:“庐山烟雨浙江潮,未到千般恨不消。到得还来别无事,庐山烟雨浙江潮。”同样的烟雨和潮水,不同的心境罢了。
还如同佛家说的:看山是山,看水是水;看山不是山,看水不是水;到得后来,看山是山,看水是水。虽说,佛家说的是修为精进之过程,用在旅行上也恰当。很多时候,我就在这个城市,城市很大,而我无非只走过几条街道,就算是几条街道也是有看点的啊,夏天迟起的妇人脸上印着竹席的印儿;冬天卖煤球的老人看着就暖和;清晨早市上第一屉被揭开的馒头分外香;一条狗捡到一根骨头的喜悦;公交站牌下的张望、重逢或微笑。或者就是一个阳台,也很可观。花开无疑是好的,突然从花盆里长出一株小草也让人喜欢,在此之前,从来没有,它是怎么来的呢?我家孩子写作文说,春天就是阳台上的衣服飘起来。
孔老师说:“暮春者,春服既成,冠者五六人,童子六七人,浴乎沂,风乎舞雩,咏而归。”这是一件乐事。
坐井观天,未尝不是一件乐事。
(编辑  张秀格 gegepretty@163.com

用户登录| 用户注册| 关于我们| 联系我们| 广告业务| 法律声明| 投稿须知

Copyright @ 2008 江苏《莫愁》杂志社 All rights reserved 技术支持:路特软件

社址:南京市草场门大街101号文荟大厦7楼 邮编:210036 电话:025-86203706

未经许可禁止复制或建立镜像 建议使用1024*768分辨率 苏ICP备1105270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