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好!欢迎来到《莫愁》门户! 登录 免费注册 加入收藏 / 设为首页/ 关注莫愁微博 
文章详情
澄迈,十里常逢百岁人

日期: 2013-1-4 9:54:36   阅读:

澄迈,十里常逢百岁人
文\图  汤全明

海南的澄迈,“青山绿水廿万顷,十里常逢百岁人”,是著名的“中国长寿之乡”。因为参加一个人口老龄化长寿化的国际研讨会,我在澄迈逗留了几日,对这个“富硒福地,长寿之乡”,有了一点感性的认识。
从海口机场到澄迈只有七十公里。一路上,一望无际的绿色铺满眼前,深绿、浓绿、鲜绿、艳绿,青葱碧绿到天边。却没有看到我想象中的香蕉林、甘蔗林,只是一片片的荒草野竹,还有不知名的热带灌木。三三两两的水牛,散放在田野悠闲地吃草,偶尔抬头“哞———”的一声,算是打了招呼。于是想到苏东坡贬谪在此,醉归问路的一首诗:“半醒半醉问诸黎,竹刺藤梢步步迷。但寻牛矢觅归路,家在牛栏西复西”。眼前的景色,与当年苏东坡看到的,似乎也没什么差别。
会议在澄迈盈滨半岛的一家度假酒店举行。中外专家讨论得最多的,是长寿这个课题。我特别感兴趣的,是澄迈一家医院在对208名百岁老人进行体检之后,进行的健康长寿归因分析。一是自然环境好。空气清新、水质优良、土壤富含硒。二是饮食得当。一日三餐,定时定量,粗茶淡饭,荤素均衡。三是生活习惯好,早睡早起,喜欢喝茶,不嗜烟酒。四是勤劳爱动。五是心态平和、乐观开朗、知足满足。六是家庭和睦。会议的发言、讨论“火”得很。茶歇,很多人还聚在一起争论。我取了一杯福山咖啡,在走廊看当地百岁老寿星的照片,享受着一份别样的悠闲。其中一张,老婆婆憨厚地开怀大笑,露出所剩无几的牙齿。忽然想起前些天看《苏东坡传》,问苏学士“昔日富贵,可是一场春梦”的那位“春梦婆”。于是用相机翻拍了下来。
澄迈小住,真是在享受生活。会议之余,我们或是在酒店的房间里发呆,享受着难得的静谧舒心;或是在沙滩散步,任海风在发间温柔穿过,听海浪在耳畔吟诵欢唱;或是去老城的街巷搜寻美食,感叹着“海上桃源别有天,此间小住亦神仙”。
酒店面朝大海。在房间的阳台上,椰风海韵的海湾风光尽收眼底。清晨,海面上雾霭萦绕。雾气袅袅的大海充满神秘,充满动感,犹若梦幻雾海。中午,晴空万里,阳光明媚,空气洁净得近乎透明。蓝色的海水与白色的沙滩,形成一个强烈的色彩对比。傍晚,夕阳漂浮在云端,把不断翻腾变幻着的云海渲染得辉煌灿烂。落日与大海连成一片,云彩把海面也映成鲜艳的金黄色,刹那间让人如痴如醉。


  
每天必做的一件事,是去澄迈老城“搜街”,品味原汁原味的澄迈美食。澄迈有着1100多年的建县历史,但在老城,我却没有看到什么古建筑。老城的外围,到处是正在开发的楼盘,闽南风格的、徽派风格的、西洋风格的,更多的是没有风格的———火柴盒建筑群。闹市区有家糖厂,大概是四十年前建的,门庭冷落。大街上只看到一个水果摊上有甘蔗卖,椰子是找了几回都没有看到———想想也是,到处是椰子树,走在路上都担心熟透了的椰子会掉下来砸了脑袋,还用花钱买吗?
街上到处跑着“三脚猫”———一种改装过的三轮摩托车,而开“三脚猫”的,绝大多数是女人。我问一位当地人,她说“这里的风俗以前就是这样,女人上山砍柴下地耕作,在家做饭洗衣,男人上街,从早到晚喝‘老爷茶’。现在已经很好啦,男人能帮老婆做事了”。
做了几天“老饕”,印象深刻的,除了虾蟹的新鲜、价廉,还有三样:“澄迈白莲鹅”,清淡原味,挤些海南特有的青橘汁蘸食,肉感饱满,香淳可口。“东坡玉糁”,东坡诗赞曰“香似龙涎仍酽白,味如牛乳更全清”。又说:“天上酥陀则不可知,人间决无此味也。”其实就是用山芋做成的羹汤,但的确美味。“福山咖啡”,澄迈独特的火山红土加上良好的气候条件,产出高品质的咖啡豆,磨出来的咖啡味道醇美。


  
每天必做的另一件事,是晚餐之后,穿过庭院,去海边散步。
酒店的庭院,就像是一座热带植物园,一直伸展到海边。榕树、棕榈、蒲葵、槟榔、椰子树、美人蕉、羊角树,还有我不认识的各种花草树木,布置得错落有致。穿行在庭院中,一种视觉盛宴的审美愉悦溢满心头。凤凰树上,一簇簇、一丛丛,如火如丹。花姿俏丽,如飘逸在林端的凤尾丹冠,风情绰约,似翱翔于碧绿园林的火凤凰。缅栀子花也开了,花开五瓣,外圈乳白,渐变浅黄,白黄相衬。俗称“鸡蛋花”,倒也形象生动。庭院的一角,由三角梅与翠绿欲滴的冬青围绕着若干湛蓝湛蓝的游泳池。
海风穿透密密匝匝的树隙,旋出重重叠叠的花丛。凉爽的海风带着时隐时现的淡淡花香,让人好不惬意。到了海边,脱下鞋,赤脚踩在松软的沙滩上,慢慢走着,看湛蓝的海水在海风的吹动下,像顽皮的小孩子,一波一波地,涌上来轻吻海滩,然后晃着、摇着,呼啦啦地扑回大海,激起了一层层白色的浪花。走得累了,就在树丛边的椅上静静地坐着,看树洞里挥舞鳌足的小蟹,枝条上新冒出的蘑菇。或是眺望远处,看海中的小岛、蜿蜒的海湾,渐渐地隐入夜色,璀璨灯火倒映在波光粼粼的海面上,涟漪出多彩的梦幻神奇。
有一天晚上,聊到九点多了,几个人忽然动了游泳的念头。
换了泳衣,裹上浴袍,来到海滩上。风吹起浴袍,月色下犹如张开的双翼轻舞飞扬。涨潮时的大海,呼吸沉重。海浪一层接一层向沙滩涌来,远远地看,一条条细细的浪线,越近越宽,到眼前,一声轰响,形成一个巨浪扑到沙滩上。正准备脱下浴袍呢,突然就下起雨来。海南下雨就是这样,说来就来,毫无征兆。
雨越下越大,几个人赶紧冲进岸边的一个廊屋躲雨。凝望着大雨滂沱下的沙滩、大海,我们静静的,都不说话。我看着一只几近透明的沙蟹,飞快地爬行在廊屋的木地板上觅食。聆听海洋的呼吸,感受海洋脉动的韵律,心境宛如大海一样波澜跌宕,难以平静。
也不知是谁打破宁静,聊起了南中国海的话题。我忽然想起流传的邓小平会见菲律宾总统时曾经有过的一段对话。科拉松·阿基诺夫人谈到黄岩岛及附近海域的主权问题,说,“至少在地理上,那些岛屿离菲律宾更近。”邓小平当即回答:“在地理上,菲律宾离中国也很近。”这铿锵有力的回答,真是特给力、特提气!
(编辑  小俭)

用户登录| 用户注册| 关于我们| 联系我们| 广告业务| 法律声明| 投稿须知

Copyright @ 2008 江苏《莫愁》杂志社 All rights reserved 技术支持:路特软件

社址:南京市草场门大街101号文荟大厦7楼 邮编:210036 电话:025-86203706

未经许可禁止复制或建立镜像 建议使用1024*768分辨率 苏ICP备1105270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