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好!欢迎来到《莫愁》门户! 登录 免费注册 加入收藏 / 设为首页/ 关注莫愁微博 
文章详情
跟着一个精灵去阿勒泰

日期: 2013-1-4 9:53:03   阅读:

跟着一个精灵去阿勒泰
王香

李娟,新疆荒野里的女孩。虽是汉族,但以阿勒泰为中心,跟随母亲辗转于牧民的冬夏牧场之间,做裁缝,卖小百货。如飘浮在异乡的云朵,如奇居高山的雪莲,寂寞求存中,她却对生活怀着本能的感激和新奇,写出天才般鲜活的文字,让弄文字的人们觉得绝望。
她在“人性与人情之外,别开了一方天地,与天地精神轻盈往来”。阿勒泰是独属于李娟一个人的世界———捧起这本《我的阿勒泰》,我们只能跟着李娟去……
去和李娟一起在草地上睡觉。深邃的蓝天下,碧草坦荡无垠。择平坦处一躺,身陷大地,舒服地睡过一个夏天,也不会有人来打扰。除非寒冷,除非雨水,除非羊群经过———咩咩叫的羊群如柔美舒缓的团团白云,铺天盖地过来,睡美人的你,在羊群的海洋中,撑起身子,听着头羊项下的铃铛声,嗅着新啃的青草味,做梦一样,耐心地等。
跟李娟去参加乡村舞会,参加七年一度的阿肯弹唱会,参加维族的古尔邦节。先抓住商机,将小店里的所有物品,出售净尽,然后,随着人流涌到草原腹地,一个能容纳几万人的开阔峡谷。跳黑走马,跳锅庄舞和说不出名字的舞。笑声歌声,伴着冬不拉,响彻云霄。喝黑茶,吃干奶酪、包尔沙克、馓子、馕块和最好的手抓羊肉。喧嚣热闹中,去体悟美,美丽的女子,服饰,舞蹈,生命,爱情,直到一份悲伤。因为这些美,与万物通灵,相互吐纳,是最真实不过的自然。
跟李娟去淡季时只剩下酒的喀吾图做生意,看酒鬼。几个酒鬼约定喝光六瓶酒,后来是十三瓶不止!站着喝再坐到柜台上喝,出去打完了仗再相拥着回来喝,喝着唱着唱到帐篷顶要掀翻。夜深,又一拨儿酒鬼打从别家来了,劝不住,撵不走。又一拨儿浩浩荡荡鱼贯而入……别说李娟,跟着的我,也想“夺门而出,不要这个店了”。可是最后李娟叹服:酒鬼还记得卖掉酒瓶,想着家庭,懂得珍惜。看他们飞身上马,策鞭远去,没入草甸深处,“似听到了一两声笑语悲歌传来”。
跟李娟去她的家,草地上撑起的一顶破帐篷。这儿扯根绳子,那儿支根棍子,没有男人的帐篷,撑得东倒西歪。雨天里,用塑料袋子吊在空中接漏水,留出干燥的地面给顾客。风大时,帐篷被鼓得圆圆的,几欲拔地而去,随之又突然像被巨人狠吸了一下,轰响后沉重地塌下来。在桩子柱子椽子滋滋响中昏昏睡去,天亮时发现,自己横在床下,脑袋扎在青草中,上面的小花儿,近近地,惊奇地,看着你。然后叹,“世界到底还是没有把我们怎么样呀”。
还跟李娟去,寻访滴水泉古往今来的传奇故事;在零下几十度的雪地里,用碎雪搓揉,为自家的狗儿们洗澡;去感受蝗灾,一石头下去,草丛里哗啦啦溅起一大片;去河床卵石堆里捡拾漂亮的玛瑙石,捡半盆,带着好出嫁;去采野木耳,和一排排半透明并立在朽木上的它们,神秘敏感地静静倾听着世界……
还去听李娟一些生动诙谐的语言:“小孩子,惊天动地地大哭,四处找妈妈。找到妈妈后,妈妈顺手抽了他一个大耳刮子”;“阿玛克家的小儿子特别坏,老是朝我扬雪球。到了夏天就朝我扔石头。活该这个死小孩都长到一米七了还在上小学”……
一个女子的阿勒泰,激起的是满世界的喝彩,各类报刊争相发表她的作品,各种奖项向她纷至沓来。欣赏着这只阿勒泰精灵的吟唱,就是在欣赏着一个女子的生存智慧和哲学。走进《我的阿勒泰》,通过李娟的眼睛和感情,去体会“遥远阿勒泰角落里的一些寂静、美好、快乐”,你的内心会因此丰盈宁静美好许多。
(编辑  赵莹 zhaoyingno.1@163.com

用户登录| 用户注册| 关于我们| 联系我们| 广告业务| 法律声明| 投稿须知

Copyright @ 2008 江苏《莫愁》杂志社 All rights reserved 技术支持:路特软件

社址:南京市草场门大街101号文荟大厦7楼 邮编:210036 电话:025-86203706

未经许可禁止复制或建立镜像 建议使用1024*768分辨率 苏ICP备1105270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