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好!欢迎来到《莫愁》门户! 登录 免费注册 加入收藏 / 设为首页/ 关注莫愁微博 
文章详情
您所在的位置:《莫愁》门户本月编辑之星→正文
《莫愁》作者之星——卡玛

日期: 2012-10-8 14:59:42   阅读:

《莫愁》作者之星——卡玛

 

作者简介:
卡玛,专栏作家,知名博客。
通透,悲悯,务实。
对两性及两性之间的关系,有着浓厚的兴趣、细致的观察和独到的见解。
出版作品有:《毁掉中国人婚姻的18个问题》、《星·情——明星情感口述实录》、《悦己,是一种态度——像香奈儿一样做女人》、《心理咨询师手记》、《婚姻的50个提醒》(出版中)等。
卡玛邮箱:sanalia@vip.sina.com
卡玛博客:http://blog.sina.com.cn/xmdq
卡玛微博:http://weibo.com/ikama

 

女人的心,是水晶做的,那么坚韧,又那么易碎。
被摔坏音色的琴
                        卡玛
当年,在剧院,他们是令人艳羡的一对。他,英俊有才,年纪轻轻就创作了好几首歌曲,被全国人民传唱;她,美丽娴静,刚拍了一部担任主角的电影,出国访问,受到中央领导的接见。各自都在经历人生中最华彩的阶段。
他们的爱情是什么时候开始的呢?真是说不好,就像是桃花和春风,星星与夜空,这世上所有美好的事物都必然要相遇一样,他们相遇,他们深爱,他们成婚。
他送给她的定情之物,是一把马头琴。那是他在音乐学院读书时,恩师送给他的礼物,恩师对他说:“永远不要忘记你的民族,忘记你音乐的灵魂和源头来自哪里。”
他对她说:“从此,你就是我的灵魂和源头。”马头琴上,他用刀刻了一行小字:生生世世矢志不渝。
婚后不久,他们就有了一个可爱的女儿。他在家弹琴,她和女儿围着他翩翩起舞,邻居见了,说,真是神仙眷侣啊。只是,神仙,似乎只能存在于童话里,而现实,不是童话。
是从他被剧院送往莫斯科音乐学院留学开始的吧。艺术家总是多情,他在那里认识了一位来自蒙古的女高音歌唱家,两个有着共同爱好的异乡人,走到了一起。而她,独自留在国内,照顾女儿照顾婆婆,毫无怨言地放弃拍电影的机会,写信给他只是说:好好学习,照顾好自己,家里一切都好,你放心!
他和那位歌唱家的感情,日趋浓烈,终于,他写信给她,要求离婚。没人知道她接信后是怎样的心情,她甚至对婆婆也没提,她怕婆婆为了维护她,把这事捅到剧院领导那里,那么,他将失去一次难得的学习机会。她回信,只说:不同意离婚,你好好学习,我和孩子还有妈都等你回来。
他圆满完成学业,回来了,却从此对她心怀怨恨,怨恨她的不能成全。
他开始酗酒,在家里发酒疯,骂女儿,摔东西,对老人也不闻不问。她只是忍让,在他夜不归宿的那些日子里,她拉他送的马头琴,琴声悠扬苍凉。剧院的人听见,都说:她怎么夜夜不睡觉啊?
接着,就是文化大革命,他被关进了牛棚,别人都劝她离婚。她什么都没说,买了一张王宝钏的人物画贴在墙上,别人一看就明白了,哟,她这是要效仿苦守寒窑十八年等夫归啊。
那等待的一夜一夜,她睡不着,靠拉马头琴来打发时间。女儿在她脚头,少不更事睡梦酣甜,只有婆婆懂她,在暗夜里点一盏灯陪着她,听她拉琴,婆媳俩沉默相伴到天明……
由于受牵连,她从剧院台柱子变成了看管服装的后勤人员。这期间,婆婆又得了食道癌,除了米粉糊糊什么都吃不下。她那点微薄的工资,要抚养女儿,要给婆婆买米粉,还要买香烟、白糖寄给下放到牧区改造的他。
婆婆临终时,拉着她的手说:“有你这个媳妇我知足,只恨我那个儿子呀……”婆婆一句话没说完,就咽了气。她独自给婆婆办了后事,天黑的时候,她照例拿起琴,一拉琴弦,想起婆婆已不在了,叫了一声“妈”,流下泪来。
 
文革结束,百废待兴,像他这样有才华的人很快有了大展宏图的机会,成了剧院的业务骨干,又接受音乐学院邀请,担任了作曲系的客座教授,个人创作也进入了高峰期。他成了当地所谓的名流,三天两头在电视里露脸。他的身边,很快就多了一个妙龄女子,是他在音乐学院的学生,美其名曰“助手”。明眼人一看就知道,助手?哪有和助手成天腻一起的?
有人告诉她,他和那个女学生的事,她笑笑地听着,不置一词,人家都说:这女人是不是有点儿二百五啊?
女儿去北京上了大学,她也老了,剧院新排的戏轮不到她,闲时她就坐在家里拉琴。现在她的琴技很好了,甚至有剧院的小年轻跑来拜师学琴。时间长了,熟人都用异样的目光看她,多少有些看不起的吧?——你男人和别的女人都成双入对了,你还装作什么都看不见坐这里拉琴呢?
她的隐忍,他习以为常,觉得不管玩得怎样过火,她都会原谅他,所以毫无顾忌。有一次,竟将那女学生带到剧院里来,两人在琴房,女孩子坐在他的腿上,四手联弹。剧院的人都看见了,一时间,满城风雨。
她逃不过去也装不下去了,第一次质问他:你究竟想怎样?她把马头琴放到他面前,指着上面那一行字问他:“你说生生世世,这才多少年?一个大男人哪能说话不算话?”
他不耐烦地手一挥,琴重重跌落在地上,“嘣”的一声,弦断。她脸色惨白,迅疾蹲下身子,捧起琴,音箱上,有一道长长的裂口,她泪水掉了下来。
第二天,她说:“成全你,咱们离婚吧。”她的冷静和坚决让他不适应,说:“你想好了吗?这世上可没有后悔药卖。”她苦笑:“想好了,你放心吧。”
他们离婚了,那个女学生,当然没嫁给他,后来,他在很多女人之间来回,但没有一个能和他过到一块儿。他的毛病也确实是多:喝酒,脾气急,从不干家务,创作起来什么都不管,还风流成性……他把名声搞得很糟糕。
他快六十岁的时候,得了和母亲一样的病,食道癌,要做手术,身边却没一个亲人。她知道了,让女儿过去照顾他。女儿不肯认父亲,她劝:“照顾他,是你的责任。”女儿去了,在手术单上签字,手术很成功,可术后休养是一个问题。为了方便照顾他,她和人调换了房子,住到他的楼下来,每天去给他做饭、洗衣、打扫卫生。在她悉心照顾下,他恢复得极好。
他六十岁的生日,女儿为他张罗了一桌寿宴。他举着酒杯,当着众人的面哭了,说谢谢她,他才没落到众叛亲离、老无所依的地步。她笑:“我只当你是一位老同志,如果是别人,我也一样帮的,何况你还是女儿的父亲。”
他以为她又能原谅他,提出复婚的要求,她淡淡笑着拒绝。一次两次三次,她都是拒绝。那些当初劝离婚的老同事们也改了主意,劝他们复婚:都这岁数了,合到一起过吧,有个照应。连女儿也动摇了,劝她复婚,她还是摇头。逼急了,她就不发一言,抓过那把马头琴拉起来,琴因为被摔坏过,音色暗哑难听,不成曲调。劝的人,似乎明白了什么,悄然而退。
她一直照顾他。今年,他八十四岁,她八十岁,两个人相伴着每天早晨去公园散步,看起来真像老两口,但他们不是。这是他的遗憾,而这个遗憾,将伴随着他余生的日子,将要带进坟墓。
有时,他会感慨起来,对她说:“真拧啊你,以前怎么没看出你是这么拧的一个人呢?”
女人的心,是水晶做的,那么坚韧,又那么易碎。坚韧是因为爱情,她的付出和隐忍,都因为相信他只是一个贪玩的孩子,他对她的爱情,始终还是在的;易碎是因为爱情的幻灭,一旦那颗心,被伤尽了凉透了,她就会决绝地转过身去,再也不回头……就像那把琴,摔碎了,就再也恢复不到原来的音色。
编辑赵莹
 
所谓贤妻,不是什么活都不让丈夫干,而是,能够帮助、带领丈夫发现生活的乐趣。
照顾他不如折腾他
                                  卡玛
她是出了名的贤妻。丈夫不爱吃水果蔬菜,她每天就精心挑选好几种水果蔬菜,洗净,切碎,榨汁,丈夫每天下班回来,就能喝到新鲜的混合果蔬汁,保证维生素的摄入量。
她挂在嘴边的一句话是:你在外面这么辛苦,家里的事都交给我好了。
这样的爱与体贴,却没能留住丈夫渐行渐远的心,婚后第十年,丈夫为了另一个女人,提出离婚,净身出户。她百思不得其解,我哪点做错?哪点不如她?
好奇压倒一切。她决定去前夫的新家看看。
是一个周末的清晨,在前夫家楼下,她看见他提着刚买的早点,穿着拖鞋家居服,一副怡然自得的样子。她心如刀割:以前,我可是早晨都把牙膏挤到牙刷上、刷牙水晾到温度合适了才叫醒他啊!我可是把早点都端到桌上、筷子摆好才叫他吃早餐啊!我可是把西服领带都搭配好、皮鞋擦好,伺候他穿戴齐整才让他出门啊!
现在倒好,一个在外有头有脸的大男人竟弄成这个样子!可看他,似乎还挺享受呢。男人就是贱!她愤愤地想。
而她的前夫,买好早点上楼,将豆浆倒进白瓷杯子里,将小笼包放在印着蓝花的碟子里,再去将苹果切块,橙子切瓣,放在玻璃果盘里。然后,他和妻子共进早餐,饮了一口豆浆,享受着温热微甜的质感。这时,他看见清晨的阳光洒在餐桌上,一切都像油画静物般完美,他不自觉地微笑了。妻子问:傻呵呵乐什么?
他不知该怎么告诉她,之前的那次婚姻,他从未做过这些事情,从未享受过这种乐趣,他每天就是衣来伸手饭来张口,然后出门将自己化作一台工作机器。他从不知道,生活除了赚钱之外,是这般丰富,有这么多可以慢慢玩味的小细节。
在家呆着的感觉真好。他微笑着想。
这样的故事,在生活中并不鲜见吧?我们看见许多女人,她们甘当绿叶,甘愿牺牲。
是的,你把家里的事都揽过来,不让他沾一个手指头,那这个家和他有什么关系?也只是一个可口的食堂、舒服的旅店而已。有朝一日,有外力介入,他要离开这个家时,也不会有留恋之情。更可悲的是,到最后女人都不知自己怎么出局的。
就像是打造一个家,也许是他掏的钱,但那个为了一块合适的窗帘、一只别致的烟灰缸,一天跑三个不同的家居店的人,却是你。看着自己关于家的设想一点点化作现实,你心里满满的都是幸福。
你太自私了,这是多么享受的一个过程,而你,却以贤妻的名义,据为己有,不肯让他分享一点点。打造这个家的人,不是他;放弃这个家的时候,他也不会心疼。
让他去菜市场买买菜,让他陪你逛逛商场,让他为家人煮顿饭,让他为孩子换换尿布,让他为丈母娘捶捶背……这些俗世的小小琐事、小小欢喜,你也不能剥夺他的。
什么叫过日子?日子,是要一粥一饭烟火缭绕地过起来,才有滋味。你硬要将他隔绝在日子之外,他身上沾不着烟火气,他就不会对这种日子有感情。
是他挣钱养家没错,但钱放到你手里时,不过是一叠没温度的纸币。只有让他看到,他的努力工作,是怎样化作家人餐桌上的汤汤水水、身上的温暖衣衫、脸上的无忧笑容,他的成就感才是实实在在的。
幸福的构成,一定是两个人配合的完美舞蹈,而不可以将对方割裂出去,这样,会让他觉得自己只是一台取款机,是一个不被家庭需要的人。你以为是体贴他,却让他和你的距离,拉得越来越远。
所谓贤妻,不是什么活都不让丈夫干,而是,能够帮助、带领丈夫发现生活的乐趣。
                                             编辑赵莹
 

用户登录| 用户注册| 关于我们| 联系我们| 广告业务| 法律声明| 投稿须知

Copyright @ 2008 江苏《莫愁》杂志社 All rights reserved 技术支持:路特软件

社址:南京市草场门大街101号文荟大厦7楼 邮编:210036 电话:025-86203706

未经许可禁止复制或建立镜像 建议使用1024*768分辨率 苏ICP备1105270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