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好!欢迎来到《莫愁》门户! 登录 免费注册 加入收藏 / 设为首页/ 关注莫愁微博 
身陷“抄袭门”,全国首例导师状告学生名誉侵权案

日期: 2009-1-9   阅读:

身陷“抄袭门”,全国首例导师状告学生名誉侵权案
李熠

“抄袭门”如今已经成为中国高校里的热门话题。在西南大学,一位从事哲学研究的资深学者、硕士研究生导师也不幸身陷“抄袭门”事件。在沸沸扬扬的喧嚷中,这位导师拿起法律武器,将一名他曾指导过的研究生告上了法庭,曝出全国首例导师状告学生名誉侵权案。

好心指导惹祸端,
硕导身陷“抄袭门”

蒋辉是西南大学政治与公共管理学院教授、硕士研究生导师、马克思主义哲学学位授权点领衔导师。2005年9月的一天,蒋辉接到一个电话,一位自称陆天海的二年级研究生要请他指导一篇论文。陆天海说,他的导师出差了,要很久才回学校,他写的论文“论马克思主义的生产力观”正好是蒋教授的研究对象,而且蒋教授是全国学界公认的在此领域取得突破性成就的专家,故冒昧请他指导。
蒋辉没有推辞,让陆天海把论文拿到家里来。
9月25日,陆天海敲开了蒋辉的家门,将论文交到他的手上。蒋辉打开文章一看,标题是《论马克思和恩格斯以人为本的生产力发展观及其现实意义》,他当即皱起了眉头,诚恳地对陆天海说:“这个论题,不仅没有新义,而且也极不准确,文章从这个角度立意,层次就低了,很难在高规格的刊物上发表。”并建议他,“我以前就给你们讲过,历来的教科书对马克思主义生产力观都有误读,应当从实践思维的角度来解读才能创新。”陆天海点头道谢,随后离开了蒋辉的家。
大约一个月后,陆天海将修改后的论文交到了蒋辉手中,问他可不可以发表了。蒋辉仔细翻阅之后,又皱起了眉头。因为陆天海的修改稿基本上是把文中所有的“以人为本的生产力观”换成了“实践生产力观”,而对“实践生产力观”的本质内涵并没有说清楚,反而造成了对这一概念的误解。蒋辉做了适当修改后,叫陆天海补充材料,继续修改。
陆天海闷闷不乐地离开了蒋家。此后,陆天海再也没来找过蒋辉。
2005年10月,蒋辉感到有必要廓清马克思主义生产力观的有关问题,他拟出了一个结构提纲,请研究能力较强的三年级研究生周予彬搜集材料,然后由他自己执笔撰写一篇相关论文。2006年11月,题目为《论马克思主义的实践生产力观》的文章在中国社科院主办的权威杂志《哲学研究》正式发表,署名“蒋辉、周予彬”。
蒋辉的文章在学界引起了很大反响,随后,他又写出了姊妹篇,在《哲学研究》2007年第6期发表。可谁也没有想到,这两篇在学界引起强烈反响的文章,竟然被指是抄袭和剽窃。
原来,2006年12月,陆天海在学校图书室翻阅《哲学研究》时,猛然看见了蒋辉发表的文章,他一看文章标题,正是蒋辉叫他修改的论文标题。他匆匆浏览了正文,发现好多地方与他的论文原稿如出一辙,他的一些提法,他查阅的一些资料,也被蒋辉引用了。
“这是剽窃!教授居然剽窃学生的文章!”陆天海再也无心看书,内心翻腾。走出图书馆,他找到自己的导师,愤怒地揭发了这件事。导师非常惊讶:“蒋辉怎么可能抄你的东西,你连实践生产力观都还没搞懂啊!”他劝陆天海不要性急,要仔细鉴别,慎重处理,先不要到处声张。
陆天海又找到学院的书记,向他反映蒋辉的抄袭问题。书记沉吟良久,不大相信他的话,没有直接答复。陆天海心中的怒火无处发泄,便向要好的同学说起此事,还找到蒋辉的研究生,向他们控诉蒋辉的“卑劣行径”。同学们根本不相信老师会抄袭他的文章,叫他不要随便乱说。
陆天海在校园一通声讨后,没有得到任何支持。他只好放下了此事,暂时不再声张。

揭发信件满天飞,
师生感情难再续

2007年元月,即将毕业的陆天海到涪陵党校试讲,他自我感觉很好,踌躇满志地等着录用通知。可一等再等,他期待中的好消息始终没来。陆天海赶到涪陵党校询问,学校答复他不予录用。他从一个熟识的朋友口中得知,西南大学的一个研究生来涪陵党校说过他的坏话,说他思想品德败坏,目无尊长,经常骂老师。陆天海认为,一定是蒋辉的研究生去说了他的坏话,他心中的怒火又慢慢燃起来。
随后,陆天海又到四川文化艺术学校去联系工作,又没被录用。陆天海断定,是蒋辉的研究生一直在跟他捣鬼,而这些行为肯定是蒋辉指使的。
2007年5月,陆天海进行毕业论文答辩,蒋辉也是答辩老师之一。答辩会上,答辩主席请陆天海阐述什么是实践生产力观,陆天海依据自己的理解进行了回答。回答完毕后,蒋辉发表了意见,认为陆天海并没有弄清实践生产力观的本质内涵,批评他完全没领会到自己的指导意图。
陆天海对蒋辉早已积下了强烈的抵触情绪,他否认受过蒋辉的指导。蒋辉显然不高兴,但他并没有多说什么,有人推荐陆天海的论文为优秀论文时,他也没有阻挠。可陆天海还是固执地认为,蒋辉是在利用手中的权力故意刁难他。
2007年6月,陆天海从西南大学毕业,他先后在重庆、四川等地联系工作,都不顺利。而蒋辉的研究生都找到了满意的工作。8月,他又到合川育才学院应聘,觉得希望很大,但最终还是没有被录取,陆天海更加恼火了。
正在这时,蒋辉在《哲学研究》上又发表了第三篇论文,文章还是阐述马克思主义实践生产力观。陆天海的自尊心受到极大刺激,他实在忍无可忍,决定把蒋辉的“抄袭事件”彻底揭露出来。
2007年9月9日,陆天海将写给学校领导的《揭发信》和《控诉信》贴在了西南大学网站樟树林论坛上。文章指名道姓说,政治与公共管理学院蒋辉教授抄袭他的论文并对他进行人身迫害。陆天海坚持认为,自己找工作不顺是因为蒋辉的百般阻挠……
这颗炸弹终于炸响了,语丝、天涯等论坛纷纷转载,跟帖者不计其数。好多网友在不明真相的情况下,对陆天海表示了同情,并辱骂蒋辉。可到这时为止,很少上网的蒋辉还不知道到底发生了什么事。
2007年9月13日,学院领导找蒋辉谈话,他这才知道,应届毕业生陆天海状告他剽窃论文,检举信已经寄给了教育部。关于这件事,在网上的各大论坛里,也早已遍布流言蜚语,其中大部分都是对自己的辱骂。也是到这时候,蒋辉才知道,陆天海已经将在他指导下完成的论文发表在了《广州社会主义学院学报》上,同时,还将修改前的原稿发表在了《西南大学学报》上。两文除概念不同外,内容几乎一样。
蒋辉感觉到自己的人格受到了极大的侮辱,他立即做出反击,迅速写成了《蒋辉教授对陆天海“诬蔑信”的回应》一文,对陆天海进行一一驳斥。“从实践思维理解和诠释马克思主义哲学,是我近些年所做的学界认为最有创新价值的研究工作。自1998年来(当时陆天海应该还在读初中),我已在很多学术杂志上发表相关论文20多篇,得到学界的充分认可……”
与此同时,蒋辉又在网上发表了《陆天海玩弄两种形式的“学术捣蛋”说明了什么?》一文,指出陆天海在不同杂志上发表两篇内容几乎一样的文章,欺骗了两个编辑部,说明陆天海缺乏应有的“学德”,是一个地地道道的“学术捣蛋”。
对于蒋辉的反击,陆天海也都一一进行反驳。师生在网上唇枪舌剑,硝烟四起。原本和谐的师生关系,竟变成了有辱斯文的粗口对骂,蒋辉也很痛心。

法律诉讼断是非,
一纸判决伤了谁

在蒋辉与陆天海进行口水战的同时,西南大学组成的调查组也展开了调查。经过认真调查和比照之后,调查组负责人找陆天海谈话,告诉他蒋辉抄袭的事实不成立,叫他停止散布抄袭的言论并做出必要的补救措施。陆天海当然不服气,执意认为蒋辉有抄袭行为并对他实施了打击迫害。
对于陆天海的所谓“打击迫害”,蒋辉也一一做出了回应。蒋辉在网上发表了文章,表示在9月13日以前,他根本不知道陆天海对他进行“诬陷”的事,他的研究生也没有跟他谈起此事,所以“打击报复”一说根本无从谈起;而在答辩会上,他并没有因为陆天海否认论文是他指导而阻挠,其他老师推荐陆天海的论文为优秀论文时,他也没有阻挠,怎么能说他在故意刁难呢?
“抄袭门”事件闹得沸沸扬扬,蒋辉的正常工作和学术研究都受到了影响,一些朋友和学界同事也纷纷打电话到学院,询问到底怎么回事。一些学生在不明真相的情况下对他的人品和研究能力产生贬低性评价。《哲学研究》编辑部也打来电话,要求他慎重说清楚这件事,作为这一领域内全国最权威的学术刊物,他们不能蒙受发表“抄袭、剽窃作品”这样的毁誉之词;而西南大学作为全国有影响的重点大学,抄袭事件的风传也影响了学校的声誉。
事态发展到这个地步,蒋辉决定不再纠缠于网上口水战,他要用法律手段维护尊严,孰是孰非,让法律来判断。
2007年12月,蒋辉委托重庆万友律师事务所的两位律师代理此案,将陆天海告到了重庆市北碚区人民法院,认为陆天海的行为侵犯了他的名誉权,要求陆天海在相关媒体上道歉,并赔偿精神损失抚慰金一元。
2008年4月16日,北碚区人民法院公开开庭审理了此案,被告陆天海因在人民大学参加博士生考试,没有出庭,他委托他的导师出庭应诉,导师也没有出庭。法院当庭做出了判决:是否抄袭和剽窃,不能以两篇文章在个别词句和引用材料上的相似来认定,而应当深入文章内容实质。原告蒋辉的文章在观点的深度、引用材料的详实程度和论证的力度上均优于被告陆天海文章的相关部分,且原告发表的文章与所用于教学的讲稿相一致。故不能认定原告抄袭的事实。法院因此判决:一、陆天海侵犯了蒋辉的名誉权;二、陆天海于本判决生效之日起五日内在樟树林论坛、新语丝、爱智论坛、天涯社区、凯迪社区、《重庆日报》上发表对蒋辉的道歉声明。三、陆天海于本判决生效之日起五日内付给蒋辉精神损失抚慰金一元。
  2008年6月,陆天海不服判决,向重庆市第一中级人民法院提起上诉。
  2008年7月21日,重庆市中院做出终审判决:“上诉人在规定时间内未交纳诉讼费,视为自动撤诉,双方判决一律维持原判。”
法律的公正判决,终于洗雪了蒋辉的冤屈,也为这烦人的“抄袭门”事件画上了终结句号。
目前,陆天海依然在焦急地寻找工作。他也开始反思,自己在求职道路上为何屡遭挫折?到底是别人进了谗言,还是自己心态浮躁?而官司败诉,无疑使他的求职之路雪上加霜。蒋辉虽然胜诉了,可他内心并不平静,他其实是整个事件的最大受害者:他一生清白为人、踏实做学问,竟平白遭到诬陷。他告诫所有诚心做学问的人:钻研学术,要保持平和的心态,千万不要把工夫耗费在学术之外。他希望这样的官司永远不要再发生。(文中人物均为化名)

(编辑 洪素珍 Hongsuzhen2007@163.com)

用户登录| 用户注册| 关于我们| 联系我们| 广告业务| 法律声明| 投稿须知

Copyright @ 2008 江苏《莫愁》杂志社 All rights reserved 技术支持:路特软件

社址:南京市草场门大街101号文荟大厦7楼 邮编:210036 电话:025-86203706

未经许可禁止复制或建立镜像 建议使用1024*768分辨率 苏ICP备1105270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