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好!欢迎来到《莫愁》门户! 登录 免费注册 加入收藏 / 设为首页/ 关注莫愁微博 
只需一颗悲悯心

日期: 2009-1-9   阅读:

只需一颗悲悯心
马德

经常来我们小区清洗油烟机的,是一个长相周正的山东小伙子。他不但油烟机洗得干净,而且干活很利索,从来不在地面上留下任何油腻的痕迹。所以,这个小区里,谁家有了活,首先想到的,是给他打电话。只是,这个小伙子寡言少语的,常常闷着头来,再闷着头去,一句多余的话也没有。
  大家都觉得他性格挺特别的。
  家里的油烟机已经好长时间没洗了,那天,我一个电话打过去,小伙子便急匆匆赶过来。我们俩把油烟机从楼上抬下来后,他便一如既往地闷着头干起活来,我呢,在旁边有一搭无一搭地翻杂志。
  正做着,他口袋里的手机突然响起来。满手油腻的他,一时不知道如何是好。我凑过去,说,来,我帮你。说完,从他的口袋里掏出手机,接通后,贴到他的耳边。是老乡来的电话,他叽里呱啦的,说了好半天。
  他半蹲着,为他捧着手机的我,也半蹲着———我们的距离是如此之近,他身上散发出的浓烈的油腻与汗水混杂的味道,呛得几乎让人喘不过气来。
  末了,我把手机重新放回他的衣兜里。他接着默默地干活,我呢,仍旧在旁边无聊地翻那本杂志。
  过了一会儿,他转过身来,朝我笑笑,说:“谢谢你啊。”
  我一愣,颇有些意外。
  他顿了一下,再笑笑,极认真地说:“你为我拿手机,呵呵,你和别人不一样,真的,你挺好的。”
  或许,我刚才的那个举动,赢得了他的信任。一直沉默寡言的他,开始与我攀谈起来。他说,他在这座小城干四五年活了,服务过好多人,也见识了许多事,人生的酸甜苦辣,他都品尝过。
  “好多人都嫌我们脏呢,不愿意接近我们。你刚才帮我接电话时的样子,真亲切,就像我的一个大哥。”说完,他咧嘴,又是一笑。
  我也笑了。看来,我刚才的举动,的确给了他不少好感。
  “人和人是不一样的。去年冬天,数九的那几天,我给你们小区里的一家洗油烟机,”他打开话匣子,开始讲关于他的故事,“那天,天气特别冷,冻得我手指僵直。实在坚持不住了,我把摊移到了一层的楼道里。果然,背风的楼道里,暖和多了。我生怕弄脏了楼道,清洗的时候,特别小心。
  “就在那台油烟机快洗完的时候,底层的一户人家门开了,从里边走出来一个汉子,长得凶神恶煞的,他见我在楼道里干活,脸一沉,大声地喊起来,要我赶快搬到楼外去,说这样会弄脏他们的楼道,而且,会有油腻味钻到他家里。
  “我央求说,大哥,外边冷,这台油烟机很快洗完了,洗完后,我马上走。哪知道,他容不得我解释,骂骂咧咧,要我赶紧滚出去。我没办法,又一点一点把摊拾掇到了楼外。外边,老北风呼啸着,像刀子一样。但那一天,真正割在我心上的,却是汉子那一句句让人心寒的话。
  “说实在的,我一边往外搬,心里一边淌泪啊。”说到这,小伙子禁不住唏嘘起来。
  “不过,我也遇到过不少好心人。”小伙子很快控制住自己的情绪,“也是去年冬天,我在民政局大院干活,那天也很冷,我正冻得哆哆嗦嗦的时候,一个看门的老师傅看到我,他问我冷不冷,冷就到屋子里边来干。我连忙说,不冷不冷。人家越是好心,咱越要客气些才行。其实,多暖的屋子,也只能让身体暖一会儿,而一句善良的话,却可以让人抵御寒风啊。”
  那天下午,小伙子和我说了好多话,也为我讲了许多关于他的故事。我发现,他并不是一个不爱说话的人,也许,是少了悲悯的人心,丧失了人情味的世道,让他学会了噤声不语,是冷言冷眼冷遇,让他那扇原本该敞开给这个世界的心门,黯然关上。
  活在底层的人们,他们所需要的,真的不多。也许,一颗悲悯的心,对于他们来说,就是高悬在寒冷尘世的一轮暖阳。即便是这样遥远而微薄的温暖,沐浴在其中的他们,感受到的,却是这个善良的世界对卑微生命全部的理解和尊重。
(编辑 洪素珍
 Hongsuzhen2007@163.com)

用户登录| 用户注册| 关于我们| 联系我们| 广告业务| 法律声明| 投稿须知

Copyright @ 2008 江苏《莫愁》杂志社 All rights reserved 技术支持:路特软件

社址:南京市草场门大街101号文荟大厦7楼 邮编:210036 电话:025-86203706

未经许可禁止复制或建立镜像 建议使用1024*768分辨率 苏ICP备1105270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