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好!欢迎来到《莫愁》门户! 登录 免费注册 加入收藏 / 设为首页/ 关注莫愁微博 
房价跌跌不休,公司经理一怒砍女友

日期: 2009-1-9   阅读:


房价跌跌不休,公司经理一怒砍女友
飘文

近大半年来,全国楼市房价拐点凸现,大部分开发商开始降价售房,导致先期购买的许多业主房屋资产出现了严重缩水,尤其以深圳最为明显。据资料显示,大凡在2007年上半年深圳房价最高峰时购房的业主,如今都已缩水30%以上!
深圳有一个年轻人,在房价疯涨时,被急于结婚的女友逼着买了一套100平方米的房子。没想到后来房价大降,他们的房价缩水三分之一!两人的感情因此发生危机,女友提出分手。在争吵数月后,他一怒之下将女友砍成了重伤!这幕悲剧发生后,人们纷纷议论:房价拐点到底该由谁来买单?

为结婚,公司经理做了“房奴”

1974年出生的李南金是广东河源人,在深圳市南山区一家调节阀销售公司当经理。2004年底,公司来了一个名叫欧洁琳的应届女大学生,并且成了他的助理。半年后,李南金与欧洁琳产生了爱情,随后开始租房同居。
2007年春节,李南金去河北省沧州市拜见欧洁琳的父母。欧的父母同意将独生女儿嫁给李南金,但提出了条件:“你要是真心想和她在一起,就应该先在深圳买一套房子,然后结婚……”
李南金非常郁闷,虽然女方父母的要求并不过分,但当时深圳的房价都在万元以上,他根本无能为力!
回到深圳后,欧洁琳告诉李南金:“我爸妈说了,我们在一起也两年多了,如果今年还不买房,他们就在家乡给我介绍一个条件好的。他们还说,现在房价越涨越高,再不买,今后就更买不起了!”
在欧洁琳的施压下,李南金最终决定买房。他们去南山区几家楼盘看了房子,但都在每平方米1.5万元以上,买套80平方米的两房,需要120万元。而李南金只有20多万元积蓄,连付首期款都不够。两人一合计,决定借钱买房。
第二天,欧洁琳把准备买房的事情告诉了自己的父母。父母却提出了一条意见:“80平方米太小了吧?至少也得三个房间呀,以后你们有了小孩,住起来也舒服点……”父母还表示,可以借10万元给他们。
李南金不禁浑身冒汗。要知道,一套100平方米的房子总价是150万元,最低首付是45万元,贷款30年的话,月供也要7000多元!尽管他和欧洁琳两人的月收入加起来已达万元,但他还是感觉压力很大。他想等一两年再说,而且也有朋友对他说:“你别太心急了,这几年房价涨得太凶猛了,就像炒股一样,它总有跌的时候!”可欧洁琳说:“深圳的房子永远都是个宝,买下来肯定会升值的!”想想这几年深圳的房价疯涨了两三倍,他听从了欧洁琳的意见,并向亲友借了8万元凑够首期。
2007年4月中旬,李南金买了一套100平方米带装修的三室两厅。由于欧洁琳大学毕业后户口挂靠在石家庄人才交流中心,当时无法拿到集体户口簿,所以最后只能以李南金一个人的名义签购房合同。为了安慰欧洁琳及其父母,李南金主动写了一张10万元的欠条给欧洁琳,并说:“放心吧,反正今后结婚了都是属于我们俩的……”
由于他们买的是期房,要到2007年10月底才能收楼,所以他们决定等到2008年春节再结婚。

房价“缩水”,引发感情危机

2007年6月,李南金开始供楼了。他俩的月薪交了按揭后,只剩下3000多元钱,可勉强支付两个人的房租、生活费、交通费。尽管日子过得很拮据,但李南金和欧洁琳心里还是很有成就感。
可是,自从2007年9月国家针对房价涨势过猛而发布了一系列强力调控措施后,深圳的房价开始持续下跌。国庆节期间,他们的小区竟打出“新一期洋房每平方米1.3万元”的售楼广告!李南金禁不住对欧洁琳发起了牢骚:“就是你!催催催,要是再等半年买,不是能节省20万元吗?”那段时间李南金特别郁闷,动不动就发脾气。
2007年10月底,拿到新房后,他们去家具城和电器城转了转,但都贵得要命,整套买下来的话至少得10万元,这让他们想都不敢想。为了节省房租,他们只得把现在的家具和电器搬过去,住进了新房。几天后,他们都有同感:买得起新房却买不起家具,跟住旧房有啥区别呢?
住进新房没多久,就有不少同事和朋友表示想去他们家里参观,李南金不得不以各种理由应付。11月的一天,有个朋友刚好开车路过他住的小区,打电话给他说要进来看看。人家都到家门口了,他只好硬着头皮接待,尴尬地说:“刚搬进来,还很简陋,我们准备结婚时把家具一次性买齐……”
客人走后,从外面回来的欧洁琳一进门就说:“我刚在楼下听人说房价又跌了,现在这里每平方米只要1.2万元了。唉,这世道怎么这样啊!”李南金正为丢面子懊恼着,又听到这个消息,更加火了:“你还好意思说!如果不是你逼我,现在也不会搞得这么寒酸!”欧洁琳反唇相讥:“你这句话已经跟我说过多少遍了?你不烦我还烦哪!这房子我也出了钱,你心疼难道我就不心疼吗?”
李南金哑口无言了。欧洁琳安慰他说:“这房反正已经买了,不管是涨还是跌,与我们又有什么关系呢?”可他的思想还是转不过弯来,心疼不已地说:“如果当初你不催着买房,我们现在再买的话,可以少花30万元!这30万元用来买家具,再买辆车也够了啊!”
2008年元旦,李南金的父母、哥哥来深圳玩。大家都催他和欧洁琳赶紧把婚事办了,可他说:“现在哪还有钱结婚啊!唉,都怪他们一家人逼着我去年买房,如果今年买的话……”听他一说,他的父母和哥哥也禁不住对欧洁琳唠叨:“你也真是的,干嘛就急着去年买房呢?弄得现在家具买不成,婚礼也办不了……”
哪里想到,已经听了无数次这种抱怨的欧洁琳心理脆弱到了极点,她冲到客厅,当着李南金一家人的面大声喝道:“我现在正式向你们宣布,这婚我不结了!我这还没嫁进你们李家,你们就一个个说我的不是,我到底错在哪里了呀?”她伤心地打电话向父母哭诉:“爸,妈,你们快过来吧!我受不了,他们一家人都欺负我啊!呜呜呜……”李家人顿时傻了眼!
欧洁琳的父母爱女如命,第二天就飞到了深圳,刚进门就与李家人当面理论。欧母说:“既然你们都这样对待我女儿,这门婚事我们绝对不同意了!这房子我们也不稀罕,你们把那10万元还给我们吧!”
李南金说:“我现在没钱!要还也只能还6.5万元,因为这房子现在已经贬值35%,你们的10万元也应该贬值到6.5万元。这风险总不该我一个人承担吧!”欧母听了更气,说:“这钱是我们借给你的,这借条上写得一清二楚,我们又不是出钱和你一起投资房产,你的房子贬值了,关我们什么事!”
李南金恼羞成怒,一口咬定没钱还。闹了两天无果后,他让父母和哥哥都回了老家,自己则搬到外面住,而且以业主的身份将欧家人赶出了新房,换了门锁,并很快将新房出租了。这一系列举动惹怒了欧家人,2008年1月底,欧家人气愤地将李南金告上了法庭。

警示:楼市“拐点”后
思想为何没有“拐点”

2008年2月26日,深圳市南山区人民法院做出判决:李南金15天内偿还欧洁琳10万元欠款。可早已成为“负翁”的李南金,由于官司问题影响了工作,他和欧洁琳年前都被公司炒了鱿鱼,这时连银行月供都无法缴纳,哪里还能还得起10万元欠债啊。更要命的是,当他去中介打听二手房价时,得知由于楼市持续低迷,他的这套房子只能卖到100万元左右,另外还得扣除3万元中介费。也就是说,他现在即便卖了这套房子,也只够抵偿银行贷款,还是没钱还欧洁琳,而且他自己的几十万元亏得分文不剩!所以他哪里舍得这个时候卖房啊!
但不卖房又不行,一方面,他处于失业状态,如果银行按揭房贷连续断供三个月以上,不但房子会被收走,还可能要被罚款;另一方面,法院判决书已经生效半个月了,可他还没偿还欠款,欧家人已经等不及了。找不到他,欧家人就整天到他的新房去闹,弄得住在那里的租客不得不搬走,然后欧家人就呆在他的新房里,等他还钱。
这样僵持下去怎么行呢?2008年3月,李南金开始跟欧家人协商,希望他们能给自己半年时间,等房价回暖后再卖掉房子还钱,可对方伤心到了极点,坚决不退让。李南金越来越绝望。
4月4日,李南金再次跟欧家人谈判时,欧母说:“我们为了这10万元,已经放弃老家的生意,在深圳熬了三个月,我们已经损失很大了,你还是赶紧还钱吧!”一听“损失”两字,李南金又来气了,怒吼道:“你们害我还不够吗?别把老子逼急了!你们要是不答应的话,别想再要回那10万元,反正卖了这房子我也一无所有!”
李南金说罢,就准备出门一走了之。欧洁琳拦住他,和他争吵起来,并激动地抓挠他。在打斗中,欧洁琳的父母也围过来帮忙。李南金被彻底激怒了,他冲到厨房,拿起一把菜刀,疯狂地砍了起来。失去理智的李南金,朝欧洁琳的臀部和大腿疯狂砍了几刀!欧洁琳的父亲操起一把椅子,将李南金手中的菜刀打落在地。在欧母按响家中的报警器后不久,小区保安就赶了上来,随后警察也来了。
欧洁琳被送往医院抢救,臀部和大腿被缝了50多针,经法医鉴定为重伤。而李南金被民警当场带回派出所调查。4月10日,李南金的父母接到深圳市南山区公安局送达的逮捕通知书后,立即赶到了深圳,望着儿子失声痛哭:“孩子,你怎么做这种傻事啊!”
2008年6月,李南金的父母找到了一个做生意的老乡,以102万元的价格将房子卖了。然后,那老乡又另外借了15万元给李家,以偿还欠欧洁琳的债务和医疗、精神损失等费用……面对这样的结局,身在牢狱的李南金悔泪长流,痛哭失声!
此事发生后,在社会上引起了激烈的争论。有人说:“都是房价拐点惹的祸!可恨的房价,葬送了一段美好的爱情!”也有人说:“房价拐点不可怕,怕的是像李南金这样思想没有拐点的人啊!”
深圳市著名房地产投资管理专家谭翰桐先生说:“导致这起悲剧发生的真正因素,是这对情侣缺乏坚强的抗风险能力,以致风险来临后心态失衡。房价拐点并不是某个人的错,这是商业社会任何行业都会遇到的自然规律,因此男方在房价下跌后一味地怪罪女方是不明智的,太多的抱怨只会伤害到彼此的感情。其次,面对房产贬值,两个人更应该齐心协力工作增加收入,以消除心理阴影、度过难关,而不是互相抱怨。这起悲剧提醒我们,在目前这种高房价震荡的情形下,购房前一定要考虑自己是否具备抗风险能力,量力而行!”
(文中主人公为化名)
(题图由本文作者提供
编辑 陆艾涢)

 

用户登录| 用户注册| 关于我们| 联系我们| 广告业务| 法律声明| 投稿须知

Copyright @ 2008 江苏《莫愁》杂志社 All rights reserved 技术支持:路特软件

社址:南京市草场门大街101号文荟大厦7楼 邮编:210036 电话:025-86203706

未经许可禁止复制或建立镜像 建议使用1024*768分辨率 苏ICP备1105270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