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好!欢迎来到《莫愁》门户! 登录 免费注册 加入收藏 / 设为首页/ 关注莫愁微博 
文章详情
您所在的位置:《莫愁》门户本月编辑之星→正文
2012 年2月编辑之星——李婉莉《智慧女性》编辑

日期: 2012-2-7 10:41:26   阅读:

2012 年2月编辑之星——李婉莉《智慧女性》编辑

2004年进入媒体,2010年进入《莫愁智慧女性》,从事文字编辑工作。

编辑理念:像对待孩子一样处理每篇稿件,快乐工作,开心生活。

信箱:njlwl@163.com

 如此女丈夫

悦熙

闭上眼睛,遥想一下———

一百多年前的广州街头,行人如织,车马如龙。忽然,对面来了一位身着西式洋装、手执文明棍、脚蹬亮皮鞋的女人,高高地坐在由四个男人扛着的西式藤制肩舆上,目不斜视,望着前方,引得路人纷纷侧目。

她就是张竹君。

每次她都以这种方式出行,有时候把手里的文明棍换成一本精装的洋书。朋友好奇地问她:“被人扛在肩上,能读得了书?”“哦,根本没看,就是装装样子。”

人们不理解,父亲是清朝的举人,官宦之家的大小姐,循规蹈矩才是常理,怎么如此这般抛头露面。

清末民初的广东,风起云涌。几千年来的封建专制摇摇欲坠,国门大开,以孙中山为代表的先进人士正在中国大地上掀起民主新思潮,年轻的张竹君也深受影响,对西方医学情有独钟。

经过13年寒窗苦读,1900年张竹君从夏葛女医学堂毕业了,便在其父和好友徐佩萱(黄兴夫人)的资助下,在广州荔枝湾畔和漱珠桥旁开办褆福、南福两医院,由此,成为中国第一个女西医。

而每到星期天,她就演说,听的人一天比一天多。她最常说的话是,“我们如今的责任,是把西洋那些好规矩,好学问,慢慢的栽下种子,等日后能生长出来,慢慢的真能比人强了,再讲自立……”这番宏论,让人耳目一新,听过她演说的人惊叹:“23岁的姑娘,怎么高明到这步田地!”

当时不少社会名流如胡汉民、马君武、卢少岐等对她肃然起敬,成为“演说会”的常客。之后,张竹君长期租用一条大船,取名“紫洞庭”,邀请他们一同游弋珠江,促膝侃谈,指点江山。

辛亥年,武昌起义爆发,武汉革命党人群龙无首,呼唤革命党领袖黄兴驰赴前线督战。但由于关卡检查严密,黄兴根本无法到达武汉。徐佩萱找到了张竹君。彼时的张竹君已经到了上海,继续开办医院,兴办女学,是上海滩声望颇高的公益人士。

几经商榷,迅速组成了“赤十字会救伤队”二十余人,由张竹君领队,黄兴和徐佩萱混迹其中,果然躲过沿途的检查。黄兴抵达汉口,担任战时总司令,使岌岌可危的形势稳定下来,各省纷纷独立,清****垮台。

张竹君凭借她的胆识演出了一幕精彩的惊天逆转大戏,成了辛亥革命中的幕后英雄。

“赤十字会救伤队”在武汉地区竭力救治伤员,“饥渴劳瘁,虽苦不厌,军士感之,至为泣下”。待张竹君从武汉回到上海时,各界举行了欢迎英雄凯旋式的盛大欢迎会。上海《申报》称赞她为“南丁格尔”。

中华民国成立后,张竹君的好友纷纷担任要职,她却专心地在南市医院当院长,很少在公共场合出现。终生未嫁的她陆续收养了二十几名孤儿,视同己出,把一片爱心倾注在孩子们身上。

她的故事流布遐迩。据《大公报》报道,“某女士患时疫,病已垂危,忽有人读《张竹君传》,竟跃身起坐,曰:中国竟有此女丈夫哉!我辈庸庸,可以观,可以兴矣!自是病遂霍然。”

浓重的传奇色彩,折射了人们对张竹君的景仰之情。

 

 

只要一盏灯为我而亮

口述/阿敏   记录/方妮

阿敏  32岁  广东深圳  电子商务

  都市的霓虹灯很美很亮,只是,不知何时,能有一间属于我的小屋,也能有一盏灯为我而亮。来到深圳已经十多年,经历过无数次搬家,也曾经有过亲密的朋友,只是,我的心头总有一块空落落的。

  我还在上中学的时候,每年春节刚过就看到村子里的的男男女女拎着包坐上长途汽车去广东打工,我很羡慕他们就此走出小山村走向大都市。广东,那是一个神秘的地方,离香港很近。那时我天真地以为,到广东就可以看到刘德华和张学友了。我并不知道,那些打工的人在广东全部天地也只是某个小镇的工厂而已。

  就这样,带着对打工一族的羡慕、对外面精彩世界的向往,我在中考时坚决选择了读中专。我以为拿个中专文凭,就可以快点出门打工,缓解家里的经济压力,妈妈不用每日为我和哥哥的学费而愁眉苦脸。而且,哥哥一直以来成绩比我好,我读中专是一个有利于全家的选择。殊不知,这一纸中专学历,为我日后的爱情和工作都带来了阻碍。

  1998年8月5日,刚毕业的我独自揣着小包,里面藏着妈妈给的300元钱,从湖北踏上了去深圳的列车。尽管是一个人第一次出远门,我却一点都不害怕,即使有那么一丁点害怕,也被即将踏入深圳这个花花世界的兴奋而冲淡。随后几年,一路跌跌撞撞艰难生存。2003年,我进入一家公司做文员,在那里,我认识了做程序员的他。也许是日久生情,半年后,我们便走到了一起。恋爱期间,他对我的照顾无微不至,我感动于他的细心、体贴,心中有了“执子之手,与子偕老”的念头。因为公司不允许办公室恋情,我们一直保持着“地下”状态。两年后,我提出见他的父母,他却支支吾吾找不同理由敷衍我。原来,他的父母知道我只有中专学历并且父母没有养老金和医疗保险时,以“日后负担太重”为由拒绝我进门。我们以为,坚定的爱情能够感动他的父母,就这样,我傻傻地和他保持着地下恋情,却不知他家庭对他施加的影响损耗了这份爱情的浓度与韧性。

  直到2008年的某个深夜,“没有爱了啊。”从他嘴里轻飘飘地滑出,如一记重锤一下一下地敲打着我的心扉,痛得我无法呼吸。我冷静下来后突然清醒,我这是在干什么?岂图挽留一颗已远走的心?最后一次通电话时,我感觉到他的刻意掩饰和不耐烦,我突然意识到我是在挑战他的耐心,任性地利用他性格上的善良。他还愿意接我的电话跟我聊天,不是因为他对我还存有点感情,而只是因为他不忍心拒绝我。

  几年来,我们分手、复合、再分手,经历过无数次这样的煎熬,最终我还是失去了他。四年多的感情一朝破碎,带来的痛足以在我的心里留下烙印。也就在同一时期,公司解散我失去了工作。六年的职场生涯对人生也许不算长,但离开公司的时候,尽管已预知这样的场景,我还是流泪了。我是在这家公司认识他的,失恋后离开老东家,也算是丢失我们共同记忆最后的一个地方。

  2008年底,接近两个月,那种锥心彻骨的痛令我辗转难眠,食不下咽,潜意识想逃离这个世界。我吃不下东西,不停地吐,一直吐到晕过去。唯有身体的疲惫才能让心理上的伤痛减轻一些。很长时间我都走不出他带给我的伤害,朋友劝我,“你是在跟自己谈恋爱,所以伤自己很深。”现在想来,相恋半年如果得知他家人反对,我坚决地说分手,而不那样自信满满地觉得爱情至上;如果在得知他进退维谷时,我能果断一点,直接找他家人谈判,或者忍痛舍弃;如果在得知他的心慢慢抽离,我能坚强一点说“byebye”;如果在失去他的时候,我能努力学习,努力工作,更上一层楼;如果当初在得知他的心蠢蠢欲动时,我不曾那么极端,而是用柔情锁住他,也不会有今日的“只见新人笑,不闻旧人哭”。但这一切,只是如果……我接受了分手的事实,仍希望他能伤痛一段时间,哪怕只是一个月好好哀悼我们失去的爱情,但是他没有,一转身就投入了别的女人的怀抱,只留下一个绝情的背影。

  分手后的三年,日子其实没有那么难熬。时间一晃而过,眼看就要错过大好年华,我决定相亲。某天,朋友介绍一男,我们通过网络增加了解。开始,大家相聊甚欢,他折服于我的善解人意,我欣赏他的幽默大度,正当双方准备聊到见面时,不知何故说到属相、星座,得知我比他大一岁,从此,他的QQ图像就变成了灰色。

  岁月真是不饶人,即使我可以用最好的护肤品,我能永远保持年轻的心态,只是在婚姻面前,被别人选择是令人无奈的事情。但我没有放弃,坚持着宁缺毋滥的原则,坚定地等待着那个人的出现。我没有鸿鹄大志,也不妄想大富大贵,只希望,在每次拖着沉甸甸的步伐回家时,抬起头望见自家窗口不再漆黑一片,哪怕只是微黄的灯光,也足以慰藉我在都市游荡了太久的疲惫的灵魂。

  我只想,那个叫“房子”的地方,有个人在等着我,那才是家。我心目中的他要成熟、稳重,懂得包容,身高在1.73米以上,有稳定工作即可。

(编辑 李婉莉 njlwl@163.com

 

 

只要你不屈服于房梁

讲述/媛媛 记录/方妮

媛媛 女 27岁 南京 国企职员

认识曹进的时候,我刚从失恋中走出来。前男友因为领导送了他房子、车子,所以他选择了领导的女儿而放弃了我。

2010年,我遇到了曹进,我们的命运极其相似。他也在跟前女友闹分手———哦不,应该说是前未婚妻,他们已经订婚了,女方家就是在上海也能算大户人家。而曹进是杨浦区的一名普通机关干部,如果他们结合,女方会在上海给他解决房子,并对他以后的仕途提供很大帮助。但曹进认为,两个人沟通上有很大差距。他实在难以忍受和这样的女人在一起生活,所以,在2010年12月份,他与那个富家女孩解除了婚约,然后恋上我……

曹进不是那种把甜言蜜语挂在嘴边的男人,他做党政工作,性格沉稳、思维缜密,思路清晰,说话很有分寸。他对我说,人生就是要找一个有共同语言的、刚一开口对方就能知道你想表达什么的默契伴侣!钱很重要,但不应该放在第一位,否则他不会放弃前面那个女友,而我,才是他想要共度一生的那个人。

我问他,喜欢我什么?他说,“喜欢你的聪明、大气、睿智!”总之都跟智商有关。他是个聪明人,所以喜欢同样够聪明的优秀女子。似乎预感着什么,当时我莫名地回了他一句:“有一天,我最吸引你的优点,也许会成为你最厌恶我的缺点。”

从今年1月开始,我们开始正式交往。每次都是他请一天的假,坐最早的一班动车,千里迢迢来到我的城市,跟我吃个午饭,聊一聊,然后坐晚上最后一班动车回去。他聪明又不失沉稳,让我感觉幸福就是这样简单而细水长流的生活。

然后,我们就开始规划未来。他说,我们都已经不年轻了,没有那么多时间可以浪费。今年9月他就到我家提亲,然后带我回他老家办婚礼,婚后我就和他一起去上海发展。听了他的计划,我暗自窃喜,终于有个彼此相爱又足够聪明优秀的伴侣了。

可自从有了这个计划,他便不时地问我,“你爸妈做什么工作?每个人一个月有多少收入?你家里是什么房子,值多少钱,卖掉的话不够我们在上海买房子?”他说他父母收入不高,只能凑出十几万,日后我们在上海定居,没房子怎么过日子,所以女方家一定得出一把力。我不敢跟他承诺什么,毕竟我不能做爸妈的主,并且,虽然我家还算小康,但要在上海买房子,谈何容易。知道这些情况后,他说,那先处着吧,总有办法解决问题的。

我们的相处就这样持续着,但是他一直不让我去上海,他的理由是,领导同事都见过他之前的女友,现在我突然过去了,对他的仕途有影响。“给我一点时间,最迟在下半年,我一定把你介绍给我身边的人!”但直到我们分手,他的同事我一个都没见过。

4月,我们因为一些小事开始争吵,如他所料,因为我够聪明,总能识破他的谎言,并且反驳得他无话可说。有一天,他说他妈妈问我们的情况,问他有没有想过我们以后在上海生活将面临的问题,问他有没有能力解决。“我知道这么问你显得我很没用,但现在我已经病急乱投医了,你能去问问你爸在上海有没有路子解决你的工作和我们的住房问题?”他的话让我心里很不舒服。我说:“我爸妈都是平民百姓,怎么可能在遥远的上海有路子?”“你去问问啊,说不定有路子你不知道呢?还有,你家存款到底有多少,你也得问清楚啊!我每次打电话,你不是在外面吃饭就是在逛街,我们俩的通讯费那么高你也能承受,你那么一点工资怎么够你这么折腾?你家条件一定很好啊……”我无言以对,只说了一句,“绝对没路子!”

过了两天,在一次小争吵之后,他突然跟我说,“经过慎重考虑,我觉得我们不合适,还是分手吧。”“为什么?”“你吵架时说的话太伤人了,对我造成了心理阴影,我一辈子都忘不掉,我没办法跟你过下去了!”我笑笑,“没别的原因吗?”他义正言辞,“绝对没有别的原因,我真的是受不了你了!”“那我改,行吗?我跟你道歉。”至此,我还都很有诚意和他走下去。不曾想,又纠缠几个回合后,他说出了真相:“我妈不同意。她说你家不能帮我在上海解决房子,以后我们根本没办法在这生活下去……”

我决定无论如何要去一趟上海,“我们之间并没有原则性问题,你说我说话太犀利,而你也没有其他合适交往的对象,那么,我们再给彼此三个月的时间,试着再处处看,如果三个月后你还是没有改变,我们和平分手,如何?”追到上海的我,放下尊严,放下个性,放下固执,只因心里已放不下他。可他却说:“抱歉,实在不行,我过不了自己这一关。”

就在这时,他的一个同学,也是我的朋友,给我提供了确切的消息,“曹进不会跟你走到最后,他的父母我都见过,势利得很,绝对不会同意你们的……”这次分手事件的缘由不言而喻。而我,突然就笑了,堂堂七尺男儿,也不过屈服于三根房梁下。这个理由,我接受!

去年遭遇失恋时,我愤怒,抓狂,走极端……而今,仿佛人生重演,但我已很淡定,因为懂得了宽恕、怜悯,不再跟自己过不去;明白了还有更多重要的东西需要我们去付出,而不能把时间浪费在憎恨里。我只想在年轻的岁月里,能被我所爱的人尽早发现,悉心收藏。

我想找一名军官,年龄在32岁以下,身高1.75米以上,性格开朗,不将自己的压力加到我及我家人身上;愿意与我一起打拼一起建设自己的家庭生活,到了合适的时机,我愿意随军。

(编辑 李婉莉 njlwl@163.com

 

 

寻普通人家的甜蜜

袁媛 南京 32岁 自由职业

口述/袁媛 记录/方妮

2004年,我和他大学毕业。按照他家人的要求,我们一起回到他的家乡苏州。大学时候的我很单纯,只知道他家做生意,条件很不错,绝不是因为贪恋物质而选择他,况且我家条件算得上小康。

当时很多同学劝我别去,留在南京,留在父母身边。沉浸在爱河中的我听不进劝,到了苏州一家外企工作。我租房子单独住,他则回了家。2004年下半年,他父母一直没有邀请我去做客。直到过完年,我才第一次知道他家的门往哪个方向开。

他家的条件确实很好,但是他父母把我当成贪慕虚荣的女人,满口的苏北人、农村人,我很想反驳,南京什么时候变成苏北了?但这种辩白显然没有意义。

最终还是他的坚持,2008年,双方家长见面定下结婚的流程。按常理,应该是他的父母到南京提亲,但他爸说生意太忙,抽不出空,只能请我爸妈去苏州。在当地一家大酒店,两家人总算坐下来商议我们的婚姻大事。

他妈妈开口就说他们家是有身份的,在苏州有较高的社会地位,婚礼的档次一定不能差。随后谈到了我的嫁妆,我爸妈刚说要陪嫁什么,他妈妈立即就说他们家都有,完全不给我父母表心意的机会。一顿愉快、****的晚餐被他妈妈制造的凌驾、压制的氛围干扰得沉闷、压抑。

最终,在2008年下半年我们结婚了。他父母不知道是真心还是炫富,给了很可观的彩礼,当然我爸妈又原封不动给了我和老公,另外给我陪嫁了一套价值不菲的钻石首饰。婚礼的排场让外人艳羡,盛况空前,但我却很不开心。酒席上落座的都是和我无关的客人,甚至和我老公也没有丝毫联系,不是他父母的生意伙伴,就是****的要员。总之,这不是温馨浪漫的婚礼,而是一个秀场,一场社交晚宴。爸妈心疼我,我敬酒时甚至看到父亲眼里闪烁的泪光。

结婚后,婆婆不允许我再上班,理由是如果我继续在外企工作,他们会被别人笑话养不起儿媳。婚前我们说好要分开住,但每天晚上回公婆家一起吃饭。而实际上,我们节假日就得住在婆婆家,久而久之我们的婚房成了摆设。而我从娘家带去的车也成了他们的眼中钉———因为嫌档次低,婆婆不让我停在楼下,甚至不让我开进那所谓高档别墅区的大门。我固执地开着,那是爸爸送给我的,用他存了很久很久的奖金。

真正的悲剧从2009年开始,之前不管怎么样,为了老公,再委屈我都不会撕破脸。毕竟他对我很好,我不想他为难,我始终记得在大学里幸福的点点滴滴。

2009年,我第一次怀孕,起初婆婆对我无微不至地照顾,让我有些感动。岂料,怀孕24周四维彩超得知是女孩时,婆婆脸色大变。直到女儿出生,我再没看过她的好脸色。好在老公喜欢女孩,我们一家三口还是很幸福的。

生完宝宝,我的身体不好,老公常常放下生意照顾我,妈妈也请假到苏州帮我带女儿。虽然生活不如意,但那段时光我很满足。好景不长,就在女儿刚满六个月时,婆婆发难,“再生一个儿子,要不然我们把家产传给一个外人吗?”我心中苦笑:女儿竟成了外人?

老公也劝我,再生一个也好,一儿一女凑个“好”字,人丁兴旺家庭更美满。做了很久思想斗争,我下定决心再要一个孩子。既然我们符合生二胎的条件,有儿有女很完满,而且老公喜欢孩子,我就遂了他的心愿。

去年上半年,我再度怀孕,婆婆又开始大献殷勤。她一副谄媚的模样,我看着直起鸡皮疙瘩。怀孕四个月的时候,我的父母来看我。一起吃饭时,婆婆又一次冷嘲热讽,含沙射影我们家占了便宜。意思是我嫁到他家,我们一家以后什么都不用愁了。我父亲本是火爆脾气,却一直强忍着,母亲也不多说什么。听到最后我受不了了,“呼啦”一下站起来说:“您可以瞧不起我,但不可以侮辱我的父母!我不觉得我嫁给你儿子是高攀了!”婆婆当即拍桌子恶语相向,老公劝了半天也没用,最终不欢而散。次日清晨,婆婆到了我们家,叫保姆收拾东西,让我们搬回去。理由是我教育不好女儿,更教育不好她未来的孙子。我不肯走,她们拉上行李扬长而去。等到老公回到家,我已经抱着女儿,在卧室里呆坐了很久。“孩子我不想要了,我想带着女儿回南京休息一段时间。我很累,也不想逼你是要老婆还是要老妈……”老公极力反对,我只能打消了引产的念头,但还是带着女儿回了南京。

没想到的是,不知道是因为情绪太差,还是来回奔波伤了胎气,刚到南京我就流产了。得到消息的老公马上奔到医院,后面跟着婆婆。她一口咬定是我打掉了孩子,还追着要看我的病历。医生、护士都说是自然流产,她不信,在医院里大吵大闹,说我们本地人方便找熟人,肯定跟医院串通一气说谎。我感到悲哀,她的武断和固执,甚至让老公都怀疑是我做掉了孩子。我百口莫辩。

身体恢复了,父母劝我别被长辈影响,和老公能好好生活就行。于是,我把女儿暂时交给父母,只身回到苏州。可是,到苏州才发现,我们的家已经空了,我必须要和公公婆婆住在一起。那天晚上,老公和我聊了很久。思考了半天,我说,“离婚吧,再这样下去,我会崩溃的。”老公不想离婚,让我再考虑考虑。

第二天早上老公刚走,婆婆就来敲门,让我别缠着她儿子,这样下去守着女儿也捞不到什么,不如现在离婚骗点钱。我已经很淡定了,随即收拾东西出门,没拿一分钱,净身出户。

在婆婆的逼迫下,我们草草办了离婚手续。之后的半年,前夫还是会打电话给我,也几次来找我,并以给女儿生活费为由往我的账户里存钱。父母怕我想不开,不让我工作,就当我还是小学生一样哄着宠着,甚至买我小时候爱吃的零食,只为了让我开心。

婆婆再没有跟我联系过,也许她满意了,因为她的儿子在这桩婚姻中,听从了她的“指导”。最近我又开始工作了,我觉得自己的精神状态好了很多。我现在只想好好地和女儿生活在一起,并补偿父母这几年为了我操碎的心。

  我从未想大富大贵,以后更不希望人生大起大落。现在的我只想寻个忠厚老实的男人,他一心一意对我好,不受外界的任何干扰,并有份稳定的工作,哪怕跟他在“蜗居”中,我也会一起努力与他酿造出生活的甜蜜。                        

(编辑 李婉莉 njlwl@163.com

 

 

用户登录| 用户注册| 关于我们| 联系我们| 广告业务| 法律声明| 投稿须知

Copyright @ 2008 江苏《莫愁》杂志社 All rights reserved 技术支持:路特软件

社址:南京市草场门大街101号文荟大厦7楼 邮编:210036 电话:025-86203706

未经许可禁止复制或建立镜像 建议使用1024*768分辨率 苏ICP备1105270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