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好!欢迎来到《莫愁》门户! 登录 免费注册 加入收藏 / 设为首页/ 关注莫愁微博 
文章详情
裸辞之悲

日期: 2012-1-4 15:37:02   阅读:

裸辞之悲
 文/一鸣
裸辞,是指在还没找好新工作的情况下,突然辞职。安徽小伙姚诚军就是一位典型的裸辞族。裸辞后,他陷入了创业失败,找工作不顺的窘境,身心备受煎熬。最终,他为自己的冲动付出了惨痛代价!         

屡屡受气冲动裸辞

今年28岁的姚诚军出生在安徽宿州农村。大学毕业后,姚诚军来到合肥打拼,办事机灵又肯吃苦的他很快被合肥一家商贸公司录用。在收获第一份工作的同时,姚诚军也收获了甜蜜的爱情———他与公司文员张怡墨一见钟情,两颗年轻的心很快碰撞出幸福的火花。
可公司有规定,同事间谈恋爱,其中一方必须离开公司。姚诚军大度地让女友留在原来的岗位上,自己辞去了工作并成功应聘到合肥一家基金公司当业务员。
由于业务部招了不少新人,部门举行了一次全体会议。轮到姚诚军发言时,副主管高仁斌突然打断他的话说:“发言简练点,别把鸡毛蒜皮的小事都说一遍……”说完,还狠狠地瞪了姚诚军一眼。自己刚进公司,又没得罪高仁斌,他为何要让自己如此难堪?姚诚军心里有些不快,但考虑到自己是新人,他最终选择了隐忍。
会议结束后分配客户时,高仁斌将一些优质、有潜力的大客户都分配给了别人,轮到姚诚军时,只剩下一些小客户。姚诚军没有抱怨,为了在公司站稳脚跟,他开始耐心地一个个拜访这些客户。
工夫不负有心人,姚诚军的诚意打动了其中一位客户,并顺利签下了一笔大单子。在业务交流会上,主管张进点名表扬了姚诚军,并鼓励他再接再厉。谁知,副主管高仁斌却说:“一次好业绩算不了什么,偶然性因素太大……”自己刚进公司,副主管就两次为难自己,这让姚诚军感到莫名其妙,不过,他决定以业绩说话,让高仁斌心服口服。
在姚诚军的努力下,他的业绩越做越好,虽然,高仁斌还是经常刁难自己,但姚诚军一再隐忍,并凭着出色的业绩逐渐在公司站稳了脚跟。有了不错的收入的同时,姚诚军和张怡墨的感情也飞速发展,经过商量,姚诚军拿出全部积蓄,在合肥按揭买下了一套两室一厅的房子。
2010年2月,主管张进被调任,高仁斌升迁为部门主管,张进跟老总提议让姚诚军担任业务部副主管。可高仁斌却认为姚诚军资历浅,还要多磨练。老总在经过认真衡量后,最终决定提拔姚诚军为业务部副主管,这让高仁斌非常不爽。在随后的工作配合上,两人经常产生分歧,一再忍让的姚诚军气不过高仁斌一而再,再而三的刁难,在言语上开始顶撞高仁斌,两人的关系进一步恶化。
为了挤走姚诚军,高仁斌挑拨下属说:“姚诚军是靠关系上位的,他经常在老总面前说你们的坏话,你们要当心他……”不明就里的业务部员工们渐渐地开始抵触姚诚军,这让姚诚军在部门开展工作时遭遇了极大的阻力,高仁斌借机对老总说姚诚军管理能力差,不能胜任这个岗位。
2010年5月17日,由于姚诚军的疏忽,导致一笔资金无法收回,在部门会议上,高仁斌借机发挥,冷嘲热讽说了姚诚军一通。虽然姚诚军也进行了激烈的辩白,但给公司造成了损失是不争的事实,这让他的话多少显得有些底气不足。最终,年轻气盛的姚诚军一拍桌子站起来大声地说:“我对不起大家,我辞职谢罪……”

遭遇失败心不甘

递交了辞呈后,姚诚军给女友张怡墨打去电话,将自己裸辞的事告诉了她。张怡墨以为男友在跟她开玩笑,但当她知道这是真的时,还是忍不住责备道:“你太冲动了,为了这点小事,竟然辞职,你现在到哪再找这么好的公司,这么好的待遇,以后拿什么还贷款啊?”
逐渐冷静下来的姚诚军听着女友的话,顿生悔意,但事已至此,他只好离开公司。女友下班回来后,一直阴沉着脸,姚诚军安慰她:“你别太担心了,凭我这几年在外闯荡的经验,完全可以自己创业,再也不要受人管制了。”“你就做白日梦吧,你以为创业那么容易?我劝你还是向领导道个歉,老老实实上你的班吧。”不过,任凭张怡墨如何劝说,姚诚军还是下定决心要去创业。
经过几天的项目考察,姚诚军最终选择加盟一家房产中介公司,他将这几年辛苦攒下的几万元全部拿了出来,又向父母借了5万元钱,才让公司勉强开了张。
在挖来一些别的中介公司的资深业务员后,姚诚军的公司逐渐有了起色。看着手下的员工在公司里忙忙碌碌,姚诚军莫名兴奋,他甚至庆幸地想:“公司要是能做大,还真得感谢高仁斌当初的一再相逼呢,否则自己也许一辈子就是个打工仔!”
为了在高仁斌面前显示自己的成功,姚诚军约了几个过去的同事出来吃饭,席间,他故意将印有总经理字样的名片给每人发了一张,听着大家的恭维和吹捧,姚诚军的虚荣心得到了极大的满足。
当晚,姚诚军将跟过去同事聚会的事说给了女友听,张怡墨提醒他说:“做人要低调点,何况你的公司才刚起步,能不能做好还不知道呢。”果然,没过几天,公司有几名业务员在开展业务时违规操作,买方得知后,向房产部门举报了此事。姚诚军不仅要面对职能部门的处罚,还要承担总公司的违约赔偿,并被收回加盟权。无奈之下,姚诚军只得亏本转让了公司,三个月不到,他就白白损失了近10万元。
创业遇挫,张怡墨劝姚诚军还是去上班,可姚诚军铁了心要创业。为了筹得创业启动资金,他又用房子作抵押去银行贷款10万元。
有了第一次创业失败的经验,这次姚诚军谨慎了许多。几经考量,姚诚军仍决定走加盟路线,并选择了经常在某卫视上做广告的一家儿童玩具店。这是一家大型的连锁机构,总部设在北京,广告上宣传公司将对加盟商的门店进行统一装修,免加盟费,但进货需付款,卖不掉可以全额退货。姚诚军觉得儿童消费市场潜力巨大,有利可图,于是和对方取得了联系,并审查了对方的资料后,签定了加盟协议。
然而,让姚诚军没想到的是,当他收到对方发来的玩具时,却发现和电视广告上宣传的大相径庭,玩具质量严重缩水。预感到情况不对,姚诚军赶紧拨打对方的电话,可是一直无法接通。
不久,报纸上的一则消息让姚诚军彻底绝望了———这家玩具公司老板已经携款潜逃。不到一个月的时间,10万元贷款就打了水漂,接二连三的打击让姚诚军的心情坏到了极点,他从超市买来两瓶二锅头,坐在这些劣质玩具上,将自己灌醉……

冲动报复毁前程

那天,姚诚军很晚都没回家,张怡墨打他的电话也无人接听,担心出事的她便去店里探个究竟,这才发现躺在地上烂醉如泥的姚诚军,并将他带回家。姚诚军酒醒后,一句话也不说就开始大哭起来,趁张怡墨不注意,他起身奔向窗户边准备纵身跃下,幸亏张怡墨及时拦下。在女友的一再追问下,姚诚军才将被骗的消息和盘托出。
为了安抚男友的情绪,张怡墨鼓励他还是去公司上班,上班虽然赚的钱不多,但没有风险。姚诚军无奈地点了点头。
走投无路的姚诚军再次出现在了人才市场,并应聘到一家小型的电子商务公司。可入职后,姚诚军经常在同事面前高谈阔论,对公司的决定指手画脚,做事时也特别浮躁。很快,老总就将他辞退,并讥讽他说:“这里已经有老总了,你还是去别的地方高就吧。”就这样,姚诚军又失业了。
随后,姚诚军又应聘到了一家电器销售公司,收入不高,更别说有被提拔的机会了。渐渐地,他的脾气变得异常暴躁,经常和张怡墨发生争吵。
那天,姚诚军接到过去同事打来的电话,同事在电话里提到高仁斌时说:“他现在可春风得意了,前几天被提拔为业务总监,负责整个公司的运营,还享受副总的待遇呢!你当初冲动离开,真是可惜了……”挂断电话,姚诚军的心里五味杂陈,他后悔当初的一时冲动,内心对高仁斌的仇恨也达到了极点。
2011年2月13日,姚诚军突然接到父亲的电话,说母亲昏迷不醒,正在医院抢救,让姚诚军赶紧回老家。赶到医院后,父亲哭着对姚诚军说:“你妈妈去年就感觉身体不舒服,但家里的钱都给你拿去创业了,她一直忍着不去检查,结果……医生说你妈的时日已经不多了。”看着父亲老泪纵横,姚诚军的心里仿佛被利刃划过,莫名疼痛:冲动裸辞,创业失败,还将父母的养老钱搭了进去,如果妈妈走了,孤苦伶仃的父亲该如何活下去啊?姚诚军不敢再想下去。
为了给母亲筹集医疗费,姚诚军又回到了合肥,借遍了朋友,却只借到5000元,这点钱简直是杯水车薪。6月初,姚诚军的母亲带着无限的不舍离开了人世。从老家回来后,张怡墨看着失魂落魄的姚诚军,说:“你工作没起色,老家负担又重,我们还是分手吧。”“小墨,你不能在这个时候离开我,求求你……”可无论姚诚军如何哀求,张怡墨还是决绝地收拾完衣物离开了这个曾经充满温馨的爱巢。
母亲的离世,女友的离开,让姚诚军万念俱灰,他将眼前发生的一切都怪罪到了高仁斌的身上。当晚,姚诚军喝了酒后怒不可竭地给高仁斌打电话,要求他赔偿自己10万元损失费,两人还没说几句就在电话里对骂了起来。“也不看看你那熊样,开个小中介就说自己是老总,上班的事你都干不好,还开公司?真不知道自己是谁了……”高仁斌在电话那头不屑地说。钱没要到,还遭了一通数落,姚诚军气不打一处来:“如果当初不是高仁斌一再刁难,自己就不会冲动裸辞,如果没有辞职,就不会发生现在的一切,这一切都怪高仁斌,我不能轻饶了他!”他越想越气,索性心一横,去超市买了把尖刀。
2011年8月19日下午,高仁斌下班后刚走出公司大门不远,躲藏已久的姚诚军一下子从花坛背后跳了出来。仇人相见分外眼红,高仁斌仍旧傲慢地说:“怎么,找我算账来啦?小子,我不怕你……”“死到临头了,还这么猖狂,今天就让你尝尝我的厉害!”说完,姚诚军从口袋里抽出尖刀向高仁斌刺去。两人的打斗声惊动了大楼的保安,姚诚军见势不妙,丢下受伤的高仁斌夺路而逃。随后,姚诚军被赶来的民警控制住。目前,此案正在进一步审理中。 
编后语:面对快节奏的工作压力,裸辞已经成为一种现象,引发了人们的强烈关注。特别是在北京、上海、广州这些一线城市,裸辞族正在日益增加。许多裸辞者完全是意气用事,在工作中受到丁点挫折,就冲动辞职。在此,《天下男人》提醒在职场中打拼的各位,裸辞要慎重,更要理智,否则,冲动的裸辞,极有可能演变成一场职业裸奔,带给自己无穷的烦恼!(文中人物均为化名。)
编辑 陈陟 czmochou@163.com
  

 

用户登录| 用户注册| 关于我们| 联系我们| 广告业务| 法律声明| 投稿须知

Copyright @ 2008 江苏《莫愁》杂志社 All rights reserved 技术支持:路特软件

社址:南京市草场门大街101号文荟大厦7楼 邮编:210036 电话:025-86203706

未经许可禁止复制或建立镜像 建议使用1024*768分辨率 苏ICP备1105270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