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好!欢迎来到《莫愁》门户! 登录 免费注册 加入收藏 / 设为首页/ 关注莫愁微博 
文章详情
您所在的位置:《莫愁》门户本月编辑之星→正文
11月编辑之星——钟健 《天下男人》编辑

日期: 2011-11-1 11:00:23   阅读:

钟健  (笔名: 煮酒的阿不  铜骨马)

2002年 入行,2010年进入《莫愁·天下男人》,现从事编辑工作。11月编辑之星——钟健 《天下男人》编辑

编辑追求:追求文字带来的快乐,并将这种快乐传递出去。

 

 


作品

尕海湖:高原上的一颗泪
文/铜骨马
知道尕海湖,是由一位朋友的一段哀婉故事开始的。他在那里结识了美丽的女友,但数年后,他们却没能走到一起。分手后的他,带着女孩留给他的书信再次来到此地,在湖边枯坐了一下午。在夕阳落山前,他游到湖心,将那些记载着他美丽哀愁的信件与记忆一起沉入湖底。他说,那一刻没有怨,只有伤。他要将自己最美好的记忆留在这世间最美丽的湖底。

飘过去,和湖面上的云一样
去甘南一定要去碌曲,到碌曲就一定要看尕海湖。
我们一行四人,一路驾车狂奔了数千公里,为的就是看这片忧伤的湖。尕海湖是甘南地区最大的淡水湖,离碌曲县城49公里,在国道213线400公里处,海拔3480米。尕海湖藏语称为“姜托措钦”,意为“高寒湖”,当地牧民群众称其为“高原神湖”。传说这里是山神掌管的领地,山神的妻子迷恋这里的清秀隽美,以至于在山神离开的时候,不忍离去。山神一怒之下,竟然施展法力将她冻成冰,最后,她化作了湖底盛开的小花。每逢春夏季,这里百花盛开,色彩斑斓,据说那时湖里的水草会开花,湖里的花与湖边的花交相呼应成为花的海洋。
盘山的路不知道拐了多少个弯,在下午4点多,那片让我们魂牵梦萦的湖终于出现在眼前,一路颠簸的辛苦瞬间消失。我们驱车缓缓靠近,就像怕惊醒她的沉梦一样。湖面上的云很低很低,这让我们想到了徐志摩的那首《再别康桥》——原来,只要你愿意,云是可以被带走的,因为它就在你的头顶上,似乎触手可及。
冬季,碌曲的气温可以低到零下20摄氏度,所以此时被冰冻的湖面更静,静得像远古以来都不曾有人来过一样。我们在冰面上一直走到湖心,耳边只有风和沙沙的脚步声。头顶的云与我们一起飘到湖心,阳光从云缝隙间射下来,冰面上四人成八人。
静下来,凝结成冰的剔透
从湖心走回来时已是黄昏,太阳以更温柔的姿态留恋着剩下的辉煌。我们登上不远处的小丘。夕阳将我们的影子拉得很长很长,结冰的湖面从湛蓝变成了粉红色。这样的景致是我等在江南都市里长大的人不曾见过的,大概只会在我们的梦中出现。
远处的牧场已经进入枯草期,在这一刻金灿灿地耀着,与粉红色的湖边对比,天上还有迟迟不愿飘走的白云。
遥望湖的另一边色彩斑斓的晚霞,我们索性坐下来目送着夕阳下山。同行的一位美眉竟然不知不觉中落下了泪,后来我们问她为什么,她却说不出原因。我想,那一刻她应该是被这从未见过的美景震撼了吧。
时间在这里也像湖水一样被凝结了,我们痴痴地坐在小丘上,恍然间我们听湖面下方结冰的声音;听太阳下山的声音;听云飘过的声音;听远处牧场上牛羊们回家的声音……
夕阳不断地展示着它绝美的渲染,湖面也又从粉红色变成紫色,而远处的牧场也由最初的金黄变成了橘红色。大片大片的暖色调让我们忘记了现在已经是零下十几摄氏度的寒冬。下一刻会比这一刻更美,拍照在此时是很多余的举动,因为如此的美景我们是不会忘记的,她已经深深印刻在我们的脑海里,是因为这样的景色在时时刻刻地变换着,让人根本舍不得将视线离开半秒。此刻我们只愿意静静地坐着,我们宁愿被冻结在时间里。
挥挥手,不带来不带走
夕阳下山了,我们开始颤抖,在零下十几摄氏度的环境里,在美不胜收的风景谢幕后,我们四个人终于领教了“姜托措钦”,她真的可以把过于留念她的人冻成冰,然后永远地留下来,与她一起成为风景。
本想继续在尕海湖欣赏夜晚的星空,但她却拒绝了我们。有路过的牧民说,晚上会有大风雪,让我们立刻离开。好吧,美好的总是那么短暂,这次与美丽风景的邂逅就像记忆长河里的一朵绝美烟花,短促而深刻。回眸时,尕海湖已转身离开,留给我们的是一闭眼就能再次看到的美丽。
挥挥衣袖,我们不带来什么,也不带走什么。此时车里响起齐秦的那首《一面湖水》:有人说高山上的湖水 / 是淌在地球表面上的一颗眼泪……
 

用户登录| 用户注册| 关于我们| 联系我们| 广告业务| 法律声明| 投稿须知

Copyright @ 2008 江苏《莫愁》杂志社 All rights reserved 技术支持:路特软件

社址:南京市草场门大街101号文荟大厦7楼 邮编:210036 电话:025-86203706

未经许可禁止复制或建立镜像 建议使用1024*768分辨率 苏ICP备1105270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