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好!欢迎来到《莫愁》门户! 登录 免费注册 加入收藏 / 设为首页/ 关注莫愁微博 
文章详情
您所在的位置:《莫愁》门户本月编辑之星→正文
8月编辑之星:朱璐《家教与成才》编辑

日期: 2011-8-5 9:45:58   阅读:

8月编辑之星:朱璐《家教与成才》编辑

朱璐
2005年8月进入《莫愁·家教与成才》从事编辑工作至今。
编辑追求:尽心尽力为每一位家长读者服务。快乐育儿,育儿快乐!
信箱:zhulu83@126.com

 

                              一颗颗化解尴尬的糖
                                                                       秦文君
我的父亲是一个身经战火,大起大落的人,但对孩子很温情,直到他去世的时候还说,他最难割舍的是和我母亲共同抚育我们的日子。在我小的时候,曾经一度认为父亲是个软弱的人。但其实他非常慈爱,很民主,教育孩子有自己独特的方式。
刚进小学时,我曾很抗拒学校教育,喜欢无拘无束的自在生活,所以常常从学校偷跑出来,在屋子后面的花园里鼓捣一些别的事,比如舀一勺蜂蜜洒在地上,聚集起几百上千只蚂蚁,然后全部圈养起来。父亲劝我回归学校,把那些蚂蚁都放了,说那样它们会很高兴。他把这件事处理得轻描淡写。
后来又有麻烦了,有一次我看到向日葵会跳舞,每当太阳升起的时候它真的会摇摆。但同学们不仅不相信,还说我是个爱说谎话的孩子,因为他们没有看到过向日葵跳舞。同学们都不相信我,我找不到认同感又不愿意去学校了。一天、两天不去以后就更不愿意去了,觉得自己已经是个逃学的坏孩子了,既要面子,又害怕去学校被同学嘲笑。父亲让我一定要面对这个难关。为了鼓励我重返学校,他想了一个办法,给我准备了两种糖,一种是给不问我问题的同学吃的,还有一种是给问我为什么不来上课的同学吃的。比如有同学问我:“你怎么不来上课呀?”我就给他一颗糖说:“请吃糖吧。”如果他还继续问,我就跟他说,“请吃糖吧”,再往对方嘴里塞一颗糖,父亲说这个叫“堵嘴的糖”。
这个办法果真很管用,我发现同学们问了几次后,就不再追问了。后来他们甚至忘记了我的这个“前科”。我用了这个办法融入班级后,变得非常珍惜失而复得的学校生活,终于成为一名品学兼优的学生。后来我才意识到,父亲给的“堵嘴的糖”是帮助我克服了尴尬。在成长中,我们会遇到很多很多的尴尬,如果处理不好,有时候一个尴尬可能就改变了孩子的人生方向。
父亲从不伤我们的心,他是最看重孩子的人,从来就是。于是我们从小就产生了一个朴素的愿望,做什么都不能让父亲失望。亲情和爱、信任,也是孩子不误入歧途的力量来源。
我很幸运,在人生的关键阶段都有父亲的影子。小学时,他让我在发挥天性的情况下,自由成长;少女时代,他告诉我,在外面吃饭,任何情况下都不能碰酒;等到我结婚前,他又告诉我,永远不要责备你爱的人。这些话都是很有道理的,影响我直到今天。
 
名人小档案:
秦文君:当代儿童文学作家,著有《男生贾里》《女生贾梅》等文学作品。1954年生,毕业于华东师范大学语言文学系。1971年赴黑龙江大兴安岭林场插队务农,1982年任上海少儿出版社编辑,曾任上海《儿童文学选刊》主编,中国福利会出版社总编辑,编审。现为中国作家协会全国委员会委员,上海市作家协会副主席,上海市少儿读物促进会理事长。
编辑   朱璐
 
朝着郁金香的方向生长
                                                   张燕 
                                    换了同桌
     那天晚上,母女俩搂在被窝里亲热了一会儿后,舟舟跟我说:“妈妈,我换同桌了!”
“嗯,换谁了呢?”“是涛涛!唉,真是倒霉!”“怎么倒霉了?不是才坐一起吗?”“妈妈,你不知道呢,他可是班上最差的差生,我可不喜欢。”说完,舟舟又深叹了一口气。看舟舟这样鄙视一个差生,我又好气又好笑,这可不是善良之举哦。
思考了一会后,我想到了这样的措辞:“亲爱的,老师安排你跟成绩最差的学生坐,是信任你,并且是想要你帮助他提高呢!”我自以为说得冠冕堂皇又言辞恳切,谁知,她却回了我一句:“妈妈,近朱者赤,近墨者黑!”
哎呀,这可是我常说的一句话,这会儿倒给她用上了。
我一时语塞。
舟舟说完转个身就睡了,把我这个当妈的一个人抛在黑暗中干瞪眼。
舟舟是个非常敏感的孩子,她的神经系统似乎特别灵敏。在我眼里的一点点,在她那里全是大事。譬如,她睡觉了,就不许我们讲一句话;小时候生病打针,要几个人按住;梳个头发,一声接一声地喊疼……现在换了同桌,恐怕于她来说,真是要有大影响了。
不过还好,几天下来,总算没有再听到关于同桌的事,每天看她表情倒还淡定,她不说,我也就没问。
                               该来的躲不了
那天放学的路上,我正手握方向盘,陶醉地听歌呢,后座的舟舟发话了:“妈妈,今天那个涛涛把我橡皮弄丢了,害得我找了半天,差点耽误了交作业。”
“哪个涛涛?”我没心没肺地问道。
“还有哪个涛涛?就是我的新同桌呀!”
舟舟很是气愤,大约一是气同桌,二是气妈妈没把她的话放在心上。
哦,我赶紧关了音乐,洗耳恭听。
“妈妈,前几天都没跟你说呢,那个涛涛真是太讨厌了。上课总喜欢找我讲话,你知道今天上课他跟我说什么了?他说他奶奶家的小猫非常好玩,毛是白色的,爪是黑色的……他跟我说小猫,我当然要听了。所以,老师讲什么我都没听清呢。”说完,舟舟自己也不好意思地笑了。
“还有呢,英语课上,需要同桌合作读单词,读得好的能拿到小星星。可他每次都读不好,这就害苦我了,我受他连累,已经好几天都没拿到小星星了呢…..”
舟舟连发炮珠地跟我诉了一通牢骚。
我安慰她说:“你要帮助他一起学好。或者你要向毛主席学习,即使在马路上看书也能专心致志。”我知道,这对于气头上的她根本是不适用的,所以没再多说什么。只能暂时做她的听众,供她发泄。
后来有几次,舟舟甚至央求我去跟老师说,给她换同桌。这个我是不答应的,第一,不能一遇上什么事,就想逃避。第二,她自己的事就该自己解决,要说也是她自己去说。
舟舟暂时缺少勇气和胆量向老师提出请求,所以也只好就这样了。
一晃一个学期快过去了。
期末,舟舟虽然也拿到了三好生奖状,但是语文考得不理想,刚刚91分,差点与三好生失之交臂。惊险之余,她辩解道:“都怪那个涛涛……”
养了一盆郁金香
每年寒假我们都在上海过。在我们住处不远有一个花鸟批发市场,舟舟很喜欢跟我去逛,也总是要买回一些花花草草回家来侍弄侍弄。文竹,含羞草,太阳花,绿萝…….先后被我们带回了家。
那天,我们又去逛了,看见了郁金香。只见郁金香开着粉色的花朵,亭亭玉立地,特别是那长又直的花茎像天鹅的脖子,透着高贵的美。我和舟舟一致喜欢,就买了下来。
5元一支,我们买了三支。郁金香可以土植,也可以水养。
我们采取的是水养。一到家,我们就找了一个玻璃瓶,把郁金香球状的根小心放入。玻璃瓶的瓶口有点大,三支郁金香放入后,站不直了,各朝一个方向仰着。我们侍弄了好一会,还是那样,舟舟叹了口气说:“随它们好了,仰就仰着。”
可奇怪的现象发生了,第三天,我们再看郁金香时,发现郁金香的下半身还是仰着的,而上半身却已经直直的了,整个身段不是原先的笔直,而是呈弧形了。
舟舟发现后,惊奇得不得了:“妈妈,真是太神奇了。”
我也觉得不可思议。
“妈妈,郁金香是否一直是向上生长的呢?”
舟舟的疑问促使我们做了一个实验。我们找了一根红线,由舟舟亲自把郁金香轻轻地拢住。这样一扎,原本直直的花朵又呈半垂状态了,下面的歪处是勉强直了,但上面的脖子处又歪了。我们密切关注着郁金香的动态。仅仅过了一夜又一个半天,我们就发现,郁金香半垂的脑袋又挺直了,这下,整个长长的花茎就呈现出了浅浅的三道弯。我们再次把红线去掉,让它们又随心仰着了,想看看会不会再来一道弯?结果,郁金香不甘“磨难”再次在第二天又挺直了脑袋。
总之,无论我们怎样做,郁金香始终是高高地挺直了秀丽的脖子,无声地言说着它不容质疑的高贵和永远都要向上的精神品质。
舟舟感叹不已。
那个晚上,还是在温暖的被窝里,我跟舟舟说话了:“亲爱的,郁金香给你什么启示呢?”
“郁金香总是积极向上的!”
    “嗯,哪怕我们给它怎样恶劣的环境…..先是花瓶不符合它的身材,害它腰都伸不直,后是用线绑了……折磨了它好几次呢。”
嗯,舟舟点点头,抢着总结道:“无论我们怎样,都不影响它努力地向上生长着。”
“没错。”
“那你呢,同桌还换不换了?”
舟舟若有所思地笑了。
新学期开始了
很快,寒假结束了。舟舟又背着书包高高兴兴地上学了。
“妈妈,今天同桌跟我讲话,我没有跟他讲,而是专心致志地继续听课,哈哈,好玩的是,他说着说着看我不理他,他也就不说话了呢!”
    “嗯,舟舟做的很好!”
“跟郁金香一样!”她自己接了一句。
“其实,你同桌也有优点的吧?”
“优点嘛,让我想想……哦,想起来了,他人其实挺好的,有一次我忘记带卷子了,老师评讲的时候,他就主动把卷子给我一起看。还有一次,体育课后他看我很口渴,就把自己水壶里的水给我喝了呢。”说到这里,舟舟情不自禁地笑了。我也笑了。
舟舟停顿了一下,又说道:“妈妈,今天我帮助他念英语单词了,因为我想要拿个小星星呢。”
 “后来呢,拿到了吗?”
 “还没有,但是我想,只要我们一起努力,总能拿到的!”
“对,只要努力!”
郁金香啊,郁金香,尽管你现在的花朵已经谢了,但是你努力向上的样子我们永远都记在心上!亲爱的舟舟,希望你跟郁金香一样地生长哦!                  
编辑 朱璐


 
 
 
 

用户登录| 用户注册| 关于我们| 联系我们| 广告业务| 法律声明| 投稿须知

Copyright @ 2008 江苏《莫愁》杂志社 All rights reserved 技术支持:路特软件

社址:南京市草场门大街101号文荟大厦7楼 邮编:210036 电话:025-86203706

未经许可禁止复制或建立镜像 建议使用1024*768分辨率 苏ICP备1105270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