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好!欢迎来到《莫愁》门户! 登录 免费注册 加入收藏 / 设为首页/ 关注莫愁微博 
亲人职业病工亡,法律援助帮其讨公道

日期: 2009-1-8   阅读:

亲人职业病工亡,法律援助帮其讨公道
/ 刘爱武
日前,由江苏省司法厅、江苏省法律援助基金会联合举办的“2007年度江苏省法律援助十大优秀案件”揭晓,“孙其陆职业病工亡待遇赔偿案”成为扬州市唯一入选的案件。听到这个消息,江都吴桥镇35岁的朱翠萍女士百感交集,因为孙其陆正是她的丈夫,而江都市法律援助中心的坚强支援,让她得以绝处逢生。
 
丈夫患了职业病,用人单位拒治疗
 
朱翠萍原本有一个幸福的六口之家,敦厚老实的丈夫孙其陆,活泼可爱的一双儿女,还有吃苦耐劳的公婆。江都是远近闻名的皮鞋之乡,孙其陆夫妇一直依靠在皮鞋厂打工,维持着小日子。
2002年2月至2005年8月17日,孙其陆夫妇在扬州乾龙鞋业有限公司(化名,以下简称乾龙公司)工作。2005年夏天,由于家里建房,他们开始间隔休息,厂里有活就去做,没活就在家里忙。这年8月,厂里新进了一批工人,顶替了部分老职工的工作,其中就包括孙其陆夫妇。他们被安排到了工资比较低的岗位。
8月17日,被换下流水线的老职工与单位发生了冲突,气愤地决定全部辞工。孙其陆夫妇去得比较迟,没有参与冲突,但也被辞退了。
因为是熟练工,第二天,夫妻俩就来到了江都市维多利皮鞋厂(化名,以下简称维多利厂),孙其陆从事制鞋贴底工作。
五个多月后,孙其陆出事了!2006年1月23日,孙其陆忽然出现了头昏、体虚、心慌乏力、走不动路的症状。几天之后就是春节,孙其陆的病情越发严重,去邻家串门都难以走动。在妻子催促下,他去当地乡镇卫生院作了检查。医生震惊地发现,孙其陆血液中白细胞、红细胞、血小板的数量极低,仅是正常人的五分之一。看着脸色发白的孙其陆,经验丰富的医生劝他去大医院检查一下,看看是否苯中毒。
朱翠萍立即陪同孙其陆到了南京的某医院。医生诊断其为慢性重度苯中毒,情况十分危急,必须尽快住院。面对高额的医疗费,夫妻俩傻了眼。好心的医生提醒他们,这可能是职业病,应该由厂方出钱。
等朱翠萍找上门,维多利鞋厂却不肯拿钱,而且摆出了两个堂皇的理由:一是怀疑孙其陆病情未必严重,可能是小题大做;二是孙其陆曾经在乾龙公司工作多年,病应该是在那里得上的。朱翠萍欲哭无泪,多方努力下,才从维多利鞋厂借到一点钱。之后,她带着丈夫,踏上赴苏州的求医之路。
钱很快花完了,孙其陆的治疗陷入困境。他愤怒,也很无助。在一个知情人的指点下,朱翠萍抱着试试看的态度,于2006年2月28日下午,走进了江都市法律援助中心。
 
法律援助伸援手,职业病鉴定成铁证
 
朱翠萍这一步走对了。援助中心的工作人员经过精心选择,指派江都市正宇法律服务所许俊主任提供援助。
许俊在职业病维权方面具有丰富经验。他提出先去苏州看望一下病床上的孙其陆,因为所有的援助工作都是围绕孙其陆进行的,必须知悉最新病情,才能做到心中有数。
看过孙其陆后,许俊火速赶回江都,与厂方接触。他没有立即去谈法律问题,而是建议对方与他一起去看看孙其陆。他说:“只有他们知道孙其陆病情的严重性、紧迫性,才能推动救人工作的开展。”果然,看到事情的严重性超出想象,厂方有点重视了,陆续又借了一些钱给孙家。他们明白,如果中断治疗,对谁都没好处。
解决了医疗费用的危机后,许俊开始奔走于各个部门,为孙其陆进行职业病鉴定申请。2006年3月29日,扬州市疾病预防控制中心检查认定:孙其陆为职业性慢性重度苯中毒。维多利鞋厂不服,要求重新鉴定,还要求开听证会。5月30日,扬州市职业病鉴定委员会经过听证,作出最终的职业病诊断鉴定书。这为孙其陆最终得到赔偿,走出了关键性的一步。
职业病鉴定的结果成了铁证,工伤认定也水到渠成。6月16日,孙其陆被江都市劳动和社会保障局认定为工伤。6月29日,他又被扬州市劳动鉴定委员会鉴定为伤残四级。
证据在握,作为孙其陆的代理人,许俊向江都市劳动争议仲裁委员会提出仲裁申请。维多利鞋厂感到责任重大,提出乾龙公司也应当承担部分责任。
之后,仲裁委员会查明:孙其陆在两家公司都没签书面劳动合同。同时,在两家公司里,孙其陆都大量接触苯、甲苯、二甲苯等有毒物质。有关部门检测两家公司时,也都发现空气中部分毒物浓度超过国家标准。
据此,仲裁委员会认为:乾龙公司对孙其陆的发病也有不可推卸的责任。
但两家公司一直相互推诿,都拒绝再借钱。而孙其陆的病情进入了更危险的境地,治疗地点从苏州换成了扬州,从扬州换成了江都,最后换到了乡镇医院,只能借助于输送营养,维持生命。
孙父见儿子一天天地虚弱下去,不顾年老体衰,跑去找厂方讨说法。对方对这事已经十分厌烦,竟然朝老汉说:你这么老了,你怎么不替你儿子去死?
不能为儿子解决难题,反而被人侮辱,孙父感觉活着太没意思。跌跌撞撞地回家后,他趁家人不备,自杀身亡。
听到父亲因自己而死的消息,孙其陆怒火攻心,两个月后也离开了人世。
家里的顶梁柱都没了,朱翠萍异常焦虑,准备与年迈的婆婆吴素华,带着年幼的一对儿女到鞋厂封堵闹事。这段日子里,许俊始终与这个家庭站在一起,不断地安慰她们,阻止她们做出过激行为。他说:“相信我,这个官司一定会赢的。”
许俊真诚、坚决的态度,渐渐稳定了婆媳俩的情绪,她们耐心等待着法律援助中心的帮助。
 
终审判决显威力,弱女手捧赔偿金
 
因为孙其陆去世,申请仲裁的人发生了变化,请求内容也发生了变化。市法律援助中心将孙其陆法定继承人定为新的受援人,第二次提供援助。由于申请赔偿数额加大,维多利厂与乾龙公司的争执也越来越激烈。
2006年10月18日,江都市劳动争议仲裁委员会作出裁决,要求两家公司共同支付医疗费、工亡补助金、抚恤金等。
乾龙公司不服,把维多利厂、孙其陆的法定继承人告到江都市法院,要求判决自己不承担责任。乾龙公司亮出两个自认为有力的证据:第一,被检测出厂区空气中苯超标,是因为当时厂房刚刚油漆;第二,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职业病防治法》有关规定,无法证明职业病是先前的职业危害的,由最后的用人单位承担一切责任。
法院审理认为:企业没有依法给职工办理工伤保险的,应承担职工工伤保险责任。两家公司对孙其陆的病有不可推卸的责任。因为具体责任多少无法认定,两家公司各负50%的责任,且双方互负连带责任。《中华人民共和国职业病防治法》并不排斥由两个或两个以上用人单位共同承担责任。
法院作出如下判决:两家公司各赔偿吴素华、孙心宇、孙星辰、朱翠萍工伤医疗费、差旅费、鉴定费、丧葬费等98839.39元,扣除之前的公司借款,限判决生效之日起十日内给付。自2006年8月起,两家公司按照孙其陆工资的30%标准,每月支付陆母吴素华抚恤金,直至吴素华去世;另支付子女孙心宇、孙星辰同等数额抚恤金,直至两人满18周岁。
宣判后,乾龙公司不服,于2007年3月26日向扬州市中级法院上诉,称自己经营鞋厂长达数十年,从无一例苯中毒现象。而且2004年9月,孙其陆接受过体检,一切正常,说明他的中毒和自己无关。
中级法院审理后认为:《职业病防治法》第三十二条规定:“对从事接触职业病危害作业的劳动者,用人单位应当按照国务院卫生行政部门的规定,组织上岗前、在岗期间和离岗时的职业健康检查,并将检查结果如实告知劳动者……用人单位不得安排未经职业健康检查的劳动者从事接触职业病危害的作业……”维多利厂承认没有对孙其陆进行上岗体检,无法证明孙其陆的病与乾龙公司有关,就应承担不利后果。
2007年6月13日,扬州市中级法院作出终审判决:一审判决适用法律不当,应予改判,维多利厂负有全部责任。
10月9日,手捧工亡补助金,朱翠萍哭着对九泉之下的丈夫说:“我们终于赢了!”
(编辑  赵莹zhaoyingno.1@163.com)

用户登录| 用户注册| 关于我们| 联系我们| 广告业务| 法律声明| 投稿须知

Copyright @ 2008 江苏《莫愁》杂志社 All rights reserved 技术支持:路特软件

社址:南京市草场门大街101号文荟大厦7楼 邮编:210036 电话:025-86203706

未经许可禁止复制或建立镜像 建议使用1024*768分辨率 苏ICP备1105270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