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好!欢迎来到《莫愁》门户! 登录 免费注册 加入收藏 / 设为首页/ 关注莫愁微博 
无法告别的小城之恋,17年后酿惨剧

日期: 2009-1-8   阅读:

无法告别的小城之恋,17年后酿惨剧
/ 阳光
这本是一段童话般的爱情,但在现实中,它不得不面对道义、责任。女主人公在漩涡里苦苦挣扎,想爱又不敢爱,想放弃又告别得拖泥带水。终于有一天,那个他手提夺命刀扑进她的怀里……
一次邂逅,17年后重拾小城之恋
 
2003年3月11日,吉林省汪清县县城。
某贸易公司经理文冬林下班后步行回家,经过一条巷道时,与他擦肩而过的一个女人引起了他的注意。对方特别像他的小学语文老师郭雨菲。文冬林回头看了很久,还是不敢确定,他犹豫着追上去,小心翼翼地问:“请问你是郭老师吗?”
文冬林猜测的没错,对面的人疑惑地点点头。文冬林激动得有些语无伦次:“我是文冬林,你带过的学生。”学生太多哪记得住,郭雨菲有点茫然。文冬林失望了,这17年来,他可一刻也没忘记过郭老师。“有一次我和别人打架把头打破了,是你带我去医院包扎的,还记得吗?”郭雨菲终于想起来了,当年的毛头小子已经变成了一个俊秀、挺拔的男人,难怪认不出来。
看着郭雨菲温婉的笑容,文冬林记忆的闸门一下被打开了……
那年文冬林13岁,上小学五年级。一天,班里来了一位语文老师,24岁,穿着粉红的碎花裙子,长发披肩,眼睛又黑又亮。文冬林一眼就喜欢上了老师,感觉语文课也变得有趣了。文冬林苦读语文,很快,成绩排到了前三。文冬林的努力没白费,郭雨菲渐渐注意到了他。她觉得文冬林有些内向,就总找机会让他回答问题。每次老师的目光投射在自己身上,文冬林心里就有种说不出的兴奋。
一次,被郭雨菲批评过的一个学生背后说她的坏话,被文冬林听见了。心目中的“女神”怎能被人亵渎?他狠狠揍了对方一顿,自己全身也有三处挂彩。他丝毫不后悔,甚至有些高兴,因为是郭老师带他去医院包扎的。牵着郭老师的手,文冬林的心砰砰直跳。
小学毕业后,文冬林再没见过郭老师,但她的影子一直在记忆深处徘徊。
17年后重逢,文冬林热情邀请郭雨菲到咖啡屋里坐坐,郭雨菲爽快地答应了。
闲聊中,文冬林得知郭雨菲已经是县里一所很知名的小学的校长,但生活很不幸,丈夫有精神病,女儿在上中学,家里的担子都压在她身上。
共同的记忆把两人的距离拉近,文冬林陷入回忆,“我还记得你最爱穿碎花裙子,冬天喜欢系一条白色的羊毛围巾。”“你记得这么清楚?”“只要关于你的,我都记得一清二楚。”文冬林看着郭雨菲,心里潜伏已久的一些东西开始复活。
从此,文冬林经常约郭雨菲出来。文冬林的出现,也给郭雨菲的生活带来了一股清新的风。这些年,整天面对病歪歪的丈夫、大堆大堆的公事,她的心都老了。
2003年6月的一天,文冬林和郭雨菲一起回到当年的小学。站在操场旁的梧桐树下,文冬林情不自禁地说:“以前,我常躲在这,看你改作业。”说完,他用炽热的目光紧盯着郭雨菲。郭雨菲尴尬地低下了头。文冬林一把抓住了她的手,“现在我长大了,有能力给你幸福。你丈夫又那样,何必委屈自己?”郭雨菲红着脸说:“我们不合适。”“我不在乎!”文冬林很坚定。
几天后,文冬林把一封信交给郭雨菲。信中写道:“和你在一起,是我17年前的愿望,17年后,这个愿望依然没变。如果你不接受我,我就一辈子不结婚,这个梦我要做到生命终结的那一天。”
多日来,郭雨菲一直活在矛盾当中,道德感不允许她背叛这个家,可她舍不得文冬林。这封信让她完全沦陷了。
在文冬林看来,老师和学生17年后重遇而且相爱,这样的事只会发生在童话里,而他把这个美丽的童话变成了现实。
 
想爱又不敢爱,“摆渡”爱情有谁懂
 
2003年10月的一天,郭雨菲和文冬林在家里相拥着看电视。这时,房门被打开了,放学归来的肖婷见妈妈和陌生男人搂在一起,一时没明白过来,愣愣地看着。郭雨菲忙推开文冬林,红着脸解释:“文叔来帮妈妈做点事,刚才妈妈眼里进了沙子……”
肖婷深深地看了妈妈一眼,一头扎进了自己的卧房。房门发出“砰”的一声巨响。郭雨菲羞愧地垂下头,女儿的眼神像椎子,深深地扎进她心里。
晚饭后,郭雨菲正洗碗,女儿走了过来。“妈,求你不要离开爸爸。他身体不好,你再不要他了,他以后……”说着,肖婷哭出声来。郭雨菲一把拥紧女儿,泪如雨下,“妈妈会守着你们,哪也不去。”
晚上,郭雨菲翻来覆去睡不着:文冬林是真爱自己,还是为圆童年的一个梦?当自己变成老太婆,他还会爱下去吗?郭雨菲想断绝和文冬林的交往,一时又下不了决心。
为了讨肖婷欢心,几天后,文冬林买来一条漂亮的格子裙作礼物。肖婷看都不看一眼,“你少来我家,我们跟你不熟。”文冬林尴尬地把目光投向郭雨菲,以为她会解围。谁知郭雨菲淡淡地说:“你年轻,又有钱,什么样的女人找不到?以后别来找我了。”
文冬林一腔热情慢慢冷却下来。三个月后,他和另一个女人举行了婚礼。结婚前一天晚上,文东林把郭雨菲约了出来。几天没见,郭雨菲憔悴了很多,想到面前这个男人就要成为别人的丈夫,她的心隐隐作痛,像小女孩一样在文冬林怀里抽泣。
文冬林结婚后半个月,突然收到郭雨菲的来信,信上还有点点“血迹”。自从文冬林结婚后,郭雨菲总感到空落落的,鬼使神差之下,她写了这封示爱信。为了让对方相信自己的心意,她用红墨水冒充血迹滴在信上。
看着“血书”,文冬林平静的心再掀涟漪。妻子察觉到丈夫心里有另一个女人,没多久,两人就结束了婚姻。
拿到离婚证的当天,文冬林就打电话给郭雨菲,让她马上到家里来。郭雨菲不断劝自己,不要去,不要去,一去之后永难回头。可她还是去了。
郭雨菲也想过离婚,但有三道坎她闯不过去:一是女儿不同意;二是丈夫有精神病,她不忍心;三是她头上顶着校长的乌纱帽,舆论压力太大。但这样不明不白地和文冬林相处,郭雨菲很不是滋味。特别是白天面对学生,那一张张纯洁的脸让她想到了17年前的文冬林,她觉得自己简直在犯罪。晚上回家,又要面对女儿怨恨的目光,她的良心备受煎熬。几经犹豫,郭雨菲决定斩断情丝。
2004年初秋的一天,她把文冬林叫到家里,在场的还有一个年轻妇女。郭雨菲想通过给文冬林介绍对象,让他对自己死心。对方名叫何香秀,是个离过婚的女人。
郭雨菲借故离开了。文冬林看着何香秀不知怎么办,对方倒很大方,侃侃而谈。可能都经历过失败的婚姻,两人聊得很投机。郭雨菲一直躲在暗处观察,看见两人有说有笑时,心里酸极了。
几天后,郭雨菲问文冬林:“你和香秀相处怎么样?”文冬林如实回答:“人不错,我妈挺喜欢。”郭雨菲心里酸溜溜的,还说爱自己一辈子,这才几天,就变心了。她问:“我和她比,谁更好?”“各有各的好,不好比。”听到这个回答,郭雨菲更气了。
眼见文冬林和何香秀发展很快,快到谈婚论嫁的地步,郭雨菲急了。她冒出一个奇怪的想法:如果搅散他们,文冬林会不会回到自己身边?
一天吃饭时,郭雨菲对文冬林说:“我听人说何香秀有乙肝。”文冬林吃了一惊,“会不会遗传?”郭雨菲摇摇头,“不知道,不过听说乙肝治不好。”文冬林若有所思地点点头。  
文冬林和何香秀最终还是散了,文冬林心里再无“杂念”,一心对郭雨菲好。按理说,这是郭雨菲想要的,可她一边享受着宠爱,一边又怕被人知道,心里忐忑不安。
 
耗尽浪漫,告别一个怀抱有多难
 
2007年4月的一天,肖婷又在家里撞见了文冬林。从此,她不再叫郭雨菲妈妈,学习成绩一落千丈。
一天晚上,郭雨菲把女儿叫到一边,“你们班主任说你最近注意力不集中,就快考大学了,你可不能拿前途开玩笑。”肖婷打断了她的话,“拿我前途开玩笑的是你!如果你在乎我,在乎爸爸,就不会那么做。”郭雨菲把女儿搂在怀里,发誓:“给妈妈一点时间,妈妈不会让你失望。”
女儿的眼泪惊醒了郭雨菲。她把文冬林约了出来,决然地说:“我不能毁了我女儿,我们散了吧。”文冬林不死心,“等你女儿考完大学,咱们再在一起。”郭雨菲知道,六年的感情不是说断就能断的,得想一个办法。
两个月后,郭雨菲给文冬林打电话,骗他说:“我跟别人好了,以后你别再纠缠我。”文冬林信以为真,很受伤地问:“是谁?王长喜?刘雨生?”“不是,你别猜了。”“王又华?”文冬林不死心又问了一次。郭雨菲没作声。文冬林以为猜对了,愤怒地击了一下桌子。
2007年年底的一天,文冬林终于在郭雨菲家见到了郭的朋友王又华。文冬林表面上客气地寒暄,但每句话都带着刺。王又华被激怒了,两人大打出手。郭雨菲好说歹说才将王又华劝走。文冬林坐在一边,擦拭着嘴角的血迹。他伤感地说:“这辈子我为你打过两次架,一次是22年前,一次是今天,可你……”郭雨菲极力控制着自己,不让自己哭出声,其实要一刀两断,她的心痛一点不亚于对方。
此后,郭雨菲的态度有了好转,两人的感情又开始升温。但没过多久,郭雨菲又冷淡下来。
2008年2月27日,文冬林再次找到郭雨菲,希望恢复关系。郭雨菲正给女儿做饭,她劝着:“我现在年纪大了,就算跟你好,还能好几年?”文冬林来气了,“别给‘变心’找理由。早在我们开始时,你怎么不说?我离婚时,你怎么不说?找到更好的了,就想甩开我?”说完,他突然起身抱住郭雨菲,乱吻起来。
郭雨菲用力推开文冬林,重重地给了他一巴掌,哭着说:“我真看错你了,你给我滚。”文冬林在气愤中失去了理智,冲进厨房,拿起一把菜刀,就往郭雨菲身上砍去。郭雨菲直喊救命,可此时的文冬林什么也听不进去。
呼救声引来了邻居,在邻居的怒喝下,文冬林才止住手。看着奄奄一息的郭雨菲,文冬林害怕地逃了出去,在一块空旷的草地上割断了手腕上的动脉。他闭上眼,静静地等待死神。想到自己为了年少时的一个梦,苦守郭雨菲六年,却守得这样一个结局,悔恨的泪水顺着眼角滑落。
郭雨菲由于抢救及时,挽回了一条命。文冬林被家人发现,也送进了医院。2008年3月12日,文冬林因涉嫌故意杀人,被汪清县公安局依法逮捕,吉林省汪清县人民检察院以故意杀人罪对文冬林提起公讼。
 
编后:
女人是感性的,喜欢追求精神层面的东西,甚至穷尽一生去求索。女人又是现实的,在婚外恋中,她们更容易切入现实问题,比如孩子如何安排,彼此能否融入对方生活,经济上怎么处理。她们有渴望,又对家庭、社会富有责任感,这造成了行动上的犹豫、徘徊。而这种摇摆不定往往造成悲剧。
郭雨菲如果有勇气面对社会舆论,将丈夫安置妥当,争取女儿的谅解,也能爱得大大方方;又或者,她无法跨越自己的道德标准,不忍丢下家人,就应该快刀斩情丝,不给对方留下任何遐想。可惜,她的摇摆,让她走上了黑色的第三条路。
(为保护当事人隐私,文中人物用了化名,当事人部分个人信息作了处理。)
(编辑  赵莹  zhaoyingno.1@163.com)
 

用户登录| 用户注册| 关于我们| 联系我们| 广告业务| 法律声明| 投稿须知

Copyright @ 2008 江苏《莫愁》杂志社 All rights reserved 技术支持:路特软件

社址:南京市草场门大街101号文荟大厦7楼 邮编:210036 电话:025-86203706

未经许可禁止复制或建立镜像 建议使用1024*768分辨率 苏ICP备1105270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