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好!欢迎来到《莫愁》门户! 登录 免费注册 加入收藏 / 设为首页/ 关注莫愁微博 
文章详情
您所在的位置:《莫愁》门户本月编辑之星→正文
7月编辑之星:家英宏 《天下男人》执行主编

日期: 2011-7-19 17:58:46   阅读:

7月编辑之星:家英宏 《天下男人》执行主编

 

 

 

家英宏
2002年4月进入陕西省东方新闻出版研究所,从事图书、期刊策划编辑工作。
2004年6月进入《莫愁·天下男人》从事编辑工作至今。
 
编辑追求:细心、创新、拼搏
 
 
 
雪灾英雄,用热血温暖整个严冬
/李鑫金
 
在男性仍为主导群体的当今世界,他们的彪悍或懦弱,似乎可以决定这个国家和民族在世界上的地位。
上海社会科学院社会学所研究员张结海在《中国男人精神问题白皮书》中指出:“中国男性患了精神阳痿”。在一些大城市,花样男孩满大街比比皆是:扭屁股的、翘兰花指的、说话用小舌头的……千姿百态的21世纪男孩在生活中扮演着越来越中性化的角色。
许多人担心,如果在未来20年到50年,中国的男人变得比女人还娇弱,中国将变成一个什么样的社会?如果发生战争,谁能担当起勇猛的斗士角色?
且慢,是男儿,总有英雄情结!不要只看到花样男孩,他们不是社会的主流!更多的中国男人,是随时拉得出、过得硬、打得赢的钢铁汉子!不信,在刚刚过去的寒冷冬天,在这次席卷全国南方六省的特大雨雪冰冻之灾,一个个顶天立地的好男儿就可以证明!面对危急的灾难时刻,一个又一个真汉子,站出来了!
他们用自己的行动,诠释着男人的责任、勇气与爱心。
 
爱心——准新郎徒步20里冰雪路救活两条人命
1月16日,深圳一家知名电子公司的员工沈德云回老家岳阳结婚,公司包专车委托他和司机小王将患病的打工妹柳燕带回湖南。结果,途中恰遇湖南遭受50年来最严重的冰冻灾害,车子因没有防滑链被困雪峰山分水坳……
沈德云决定步行去县城购买防滑链。
这是一条山间的羊肠小道,积雪和冰冻更加厉害。他在冰雪中异常艰难地跋涉着,手和脸都被山林间的树枝荆棘划破,渗出血来,被山风一吹,伤口痛得要命。不一会,脸上的汗水和伤口上的血水就结成了冰。在翻滚中右脚的鞋子丢了,无处可找,只好脱掉左脚的鞋子,赤脚奔跑起来,跑一阵歇口气,再接着跑,硬是翻越了20里冰冻的山脉。当他来到县城郊区时,再也支撑不住,休克在地。被人发现救醒时,已是晚上8点多钟,他在山路上整整走了3个小时。他问医生:“哪儿能买到防滑链?”医生摇头。他急中生智,立即拨打110求助。辰溪县武警消防中队派出一辆捆了防滑链的消防车跟沈德云一起进山救人。
打开车门,大家惊呆了:车上的两个人已经完全冻僵,柳燕已处于休克状态,小王也已经奄奄一息。
经过一夜的抢救,小王很快脱离生命危险。柳燕直到19日上午才恢复心跳。医生说,如果再晚一二十分钟,两个人都有冻死的危险。柳燕的母亲跪倒在沈德云面前,流着眼泪感激他救了女儿的命。
经全面检查,柳燕的身体严重失血,需马上输血。当柳燕的爷爷要求抽他的血液救孙女时,沈德云挺身而出说:“你老人家年纪大了,天气恶劣,献血容易出意外,我年轻,身体好,抽我的血吧!”
……
彼时彼刻,身在岳阳的未婚妻李玲娟心急如焚,不停地拨打沈德云的手机,但怎么也打不通。她又拨打他所在的深圳公司的电话,公司称沈德云早在16日就返回湖南了。“怎么还没到家呢?”公司也急了,担心他在路上出事……
23日是举办婚礼的日子,从这天早上起,所有亲人都在焦急等待着沈德云的出现。他们一直等到下午1时30分,无奈的主持人不得不将“顶包新郎”推到新娘面前,准备行拜堂礼。就在这时,一个雪人气喘吁吁地从门口冲了进来……
冰天雪地里,除了亲情、爱情,还有一种情同样让我们感慨万千。这是一种大公无私、至高无上的人间真情,沈德云,这个男子汉的爱心,在冰天雪地中闪光!
 
勇气——民工救起11名落水者后遇难
2月11日上午9时许,湖南省岳阳市至湖北省监利县的一乡村渡口。一辆中巴车在渡轮上转向的一刹那,车头向江中滑去。不到一分钟,车头已经入水,车尾半翘露在江面。车内的15名乘客全部涌向尾部。
最先逃出车内的乘客肖勇和傅绍移爬上一艘前来营救的渡船。但他俩回头看到有人在江中时沉时浮时,又返身跳入水里。一个人在车内,一个人在车外,把车内乘客一个接一个地托举出来……
一个、两个、三个……十一个……
许久,两个矫健的身影再也没有出现在水面上。后来,救援人员在离事故车5米的水底,发现了傅绍移和肖勇冻僵的遗体。
傅绍移年过半百的父亲傅官振老泪纵横地说:“儿子才刚刚结婚16天,媳妇还怀有身孕,没想到……”母亲胡官秀呆坐在儿子尸体旁,不断地用手去抚摸儿子已经冰凉的脸颊,悲痛的哭声撕心裂肺。
婚前,傅绍移在长沙名都花园高兴物业公司任保安,2007年11月26日,因为要筹备婚礼从公司离职。
躺在病床上的杨丽目光呆滞,她是从当晚的电视新闻中得知新婚丈夫遇难的,在此之前,没有一个亲属敢开口告知她这个噩耗。医生表示,杨丽和腹中胎儿已暂时脱离危险,但“随时有流产的可能”。
肖勇67岁的老父说,肖勇今年38岁,母亲在他19岁时去世,他一人务农拉扯姐弟3人长大,肖勇的妻子2004年患上癌症,借了4万元治疗,妻子最终撒手而去。这几年,肖勇到广东番禺做搬运工,养活两个儿子,偿还巨债。“他这么一走,两个儿子都成了孤儿……”
 
因为傅绍移和肖勇挺身而出的勇气和行动,才使这起事故没有向更坏的方向发展。”有灾难,有危险,就会有英雄。勇士就在我们当中,在平平常常的保安、农民当中。他们是真正的平民英雄!
 
责任——年轻交警倒在执勤岗位上
 2月24日上午,浙江省人民医院16楼的一间病房。淡淡的阳光透过窗户洒进来,病床上的姜军平双手反剪枕在脑后,就像熟睡了一样。妻子洪旭平和护士一边“引导”他翻身帮他擦洗身子,一边“自言自语”地和姜军平说话,眼里充满爱意:“我相信他会慢慢醒过来的!” 
        2月4日7时许,在杭州德胜快速路高架导流线尖端附近,一辆三菱小客车撞向正在执勤的交警姜军平。把他撞飞了约15米远,然后摔落在另一辆车的挡风玻璃上。几十米的冰雪路上,洒落着姜军平带血的警帽、对讲机和肩章……
经检查,姜军平脑部严重受伤,脑神经受到破坏,门牙磕掉三颗,右肾挫伤,被缝了11针,生命垂危。
姜军平的领导陆宝根回忆说,因为冰雪天气,那天德胜高架导流线接连发生了三起车辆侧滑事故。他给出紧急命令后,正准备交班的复员武警姜军平二话没说,马上赶往现场。“十多天了,姜军平只休息了半天,负伤前,他已连续三个通宵上岗执勤。” 
姜军平的妻子洪旭平说:“儿子天天在村口等着爸爸回家。那天早上,我正在外面给军平买衣服,准备晚上穿着新衣服一起回老家过年的,可是没想到会这样……”
 
人们在漫天风雪中见证了这位普通民警的付出。他日夜坚守在冰天雪地中,站着,是闪亮的“路标”;倒下,仍是铺路的钢梁。一切皆由“责任”使然。
 
 
爱心,让男人胸怀宽广;勇气,让男人一往无前;责任,让男人顶天立地。我们每个男人的内心深处,都蛰伏着一头雄师。关键时刻,比如在这百年一遇的冰雪灾难中,它就会在瞬间奔腾而出!沈德云、肖勇、傅绍移、姜军平这样的男人,就是身体里蛰伏的雄狮已然跃出的男人!冰天雪地是背景,是舞台,他们不愧为男性群体的领舞者。
为什么我的眼里常含泪水?因为我对这土地爱得深沉……在幕天席地的冰雪阻击战中,这批勇士用生命和鲜血演绎出人间无言的大爱,刷新了中华男儿的英雄形象。这些勇猛的平民英雄,让笼罩在雪灾中的南国人民心底无比温暖。
冬天已经过去,温暖的春天已经来临,但是,我们不会忘记这个冬天,不会忘记这个冬天里一个个顶天立地的真汉子,他们堪称国家的中流砥柱!            (编辑/家英宏)
 
 
 
业务精英揭开“房产中介”惊天黑幕
/红高粱
 
2007年11月,在震惊全国的深圳中天房产中介倒闭事件后,深圳房产中介行业面临有史以来最残酷的考验:大量店铺关门、经纪人被迫离职,市场的调整与行业的洗牌已经展开。在深圳打工的苏勇亲历了房产中介行业从兴盛走向衰败的全过程,日前,他因受不了良心的谴责,向笔者披露了他所亲历的房产中介如何昧着良心赚取暴利的内幕——
 
闯荡深圳,落魄之际谋到“高薪职业”
2004年7月,广西小伙苏勇大学毕业后,和女友到深圳找工作。可两个月过去了,他们一直没有找到合适的工作。
一天上午,两人手上的钱都用完了,苏勇只好去找一个老乡借钱。老乡听说他的情况后,把他介绍给一位在房产中介公司上班的朋友。这位朋友在中介公司做业务部经理,姓陈,他看了看苏勇的毕业证书,饶有兴趣地说:“你是工商管理专业毕业的,做业务员会不会委屈你?”苏勇忙说不会,因为他太需要一份工作了。
第二天,苏勇就开始上班。很快,苏勇发现,业务员根本不在乎底薪,而只看重业务提成,他身边平均每月业务提成上万元的业务员比比皆是。面对如此大的诱惑,苏勇每天都铆足了劲,可一个月下来,他只接了两笔租房的小单子。
当月发工资时,苏勇只拿了1000元。这时,陈经理找他谈话了:“当初招聘你是因为你老乡推荐,你可不能让他失望呀!”苏勇忙向他请教:“我付出的心血大家有目共睹,可能我还没悟出这个行业的诀窍,你就教我两招吧!”陈经理微笑着说:“既然你愿意学,那就好办了。你必须充分利用当前人们对购二手房的风险认识不足的弱点,以及二手房较便宜的诱惑,来鼓起看房者的购房欲望。当然,接单子也有学问,你要学会察言观色,能一眼看出哪些客户的成功率高。业务员永远不能等着机会上门,一定要学会自己去挖掘客户资源。”那一天,陈经理教了苏勇许多业务知识。
应该怎样挖掘客户资源呢?苏勇开始在网上搜索,他果然找到了一个卖房的客户。这个客户叫唐明,老伴去世后一直独居,他准备移民国外和儿子团聚。苏勇按照网上的联系电话打过去后,极力说服对方把卖房资料登记在他们中介公司。唐老听了他的一番鼓动后,就叫他过去看房。房子在南山区南油粤海路一个小区,苏勇找到唐老家里,这是一套在四楼的两室一厅的房子,78平方米,坐南朝北,地段不错,只是房子是1992年的。唐老期望的价格是68万元,苏勇面露难色地说:“现在二手房的生意不好做啊,您的房子这么旧,按我知道的行情,这套房子最多只能卖到60万元。”在苏勇的心理攻势下,唐老点头答应了。
为唐老办理过卖房手续后,苏勇马上找装修队把房子简单装修了一下,其实是简单地翻新,原本有些陈旧的墙面经过重新油漆之后焕然一新。做完这些后,他主动向经理汇报了手中的房源,公司第二天就把看房子的客户派给了他。
这是一对准备结婚的年轻人,他们看了房子后有些心动,苏勇利用自己刚学到的皮毛知识把房子的构造和优点吹嘘了一番。其实他心里清楚,这套房子虽然采光好,但年久失修,管道线路有些问题,新装修时用的油漆也是便宜货。
见这对年轻人还在犹豫,苏勇就主动在不同的天气状况下带他们去看房,因为他深知这套房子的优点——采光特别好。果然,在第三次带这对年轻人看房时,苏勇签下了第一笔售房单子。而这套房子的最终售价是65万元,除去装修费3000元,苏勇为公司赚了4万多元差价。就这样,他轻而易举地赚到了19500元的业务提成!
 
良知麻木,蒙骗购房者没商量
苏勇靠着在网上找到的信息,工作越做越顺。半年后,他每月至少可完成3单二手房出售业务,除掉开支,每月能攒3万元左右。面对如此轻松的赚钱之道,苏勇拼命地扩大客户群。从2005年下半年开始,他每个月的业绩都稳定在5单业务左右,拿着数万元的高薪!苏勇从一个刚出校门的大学生变成了一个巧舌如簧、思维敏捷的业务精英,各种战术在他手中运用得熟练自如。
2006年3月的一天,苏勇接到一个急于卖房的客户。他去龙岗区坪山镇一个花园小区看过房子后,发现这套房子在13层顶楼,正好和附近一家生产硫酸的化工厂烟囱相对。苏勇立时明白了房主急于出手的原因,因为毒烟会顺风飘过来,影响人的身体健康。
这时候,苏勇已经被高薪麻木了良知,在接单时更加不择手段。房主原本要价56万元,苏勇指出这套房子的缺点后,只出40万元。见他这么精明,房主叹了口气说:“实话对你说吧,这套房子因为‘风水’不好,已先后被三任房主以极低的价格亏本抛售。这套房子我买了后,没住几天就发现这个问题不敢住了,40万就40万吧,我可算是倒霉透了。”
和房主办好手续后,苏勇为这套问题房子费心起来。恰在这时,在龙岗区一家企业上班的大学同学林晓军主动找到他,让他推荐一套价格实惠的二手房。他犹豫再三,最终还是给林晓军推荐了这套问题房子。林晓军怎么也没想到,被他万般信任的大学同学居然会害他!
拿着高薪的苏勇,当时一点也不为做这种缺德事而愧疚,每做成一笔交易,他都要和同行一起分享成功经验,大家一起嘲笑被骗的客户傻,然后再开始下一轮“钓鱼”。
2007年上半年的一天,苏勇接待了一位叫王勇军的客户。王勇军想买一套二手经济适用房,但他没有深圳户口,而且他的存款只有20万多一点。从交谈中,苏勇得知他对房产不了解,心里很清楚,以他这种经济基础根本不适合买房。可苏勇为了自己的业务量,便一口承诺只要王勇军把中介费交齐,就可以为他办理深圳户口和房贷。在他的煽动下,王勇军办了中介手续。
两天后,苏勇打电话对王勇军说,由于房主要求一次性交齐60万房款,他必须得向银行贷款付齐房主的钱,才能办理其他手续。到了这时,王勇军已经别无选择:已经交到中介的几万块钱没有办法退,只能按照苏勇说的路往下走。于是,他交了18万元的首付后,再通过银行贷了42万元的商业贷款,交齐房款后,才算拿到了房子。而苏勇自然又得到一笔不菲的提成。
 
良心发现,拿什么向购房者赎罪
正当苏勇和许多同事为了早日完成业务目标而不择手段时,2007年下半年,随着国家连续出台的宏观调控政策,二手房市场开始大幅萎缩,许多小中介公司一个月都没有成交一单生意。只好关铺、裁员。
面对这种局面,苏勇和同事都显得很无奈。老板为了给业务员打气,常常用“留下来的都是精英”之类的话来激励他们。
与此同时,一幕幕“购二手房悲剧”开始上演。10月29上午,王勇军的妻子跑到苏勇的公司大吵大闹,说她老公还房贷的压力实在太大了,在昨天下午3时许爬上了自家居住的13层楼的楼顶,情绪激动地叫喊:“我活得好累!我不想活了!”小区保安看到有人要跳楼,赶紧打电话报警。消防官兵赶到后,苦苦相劝,他还是纵身一跃跳了下来,危急时刻,幸好被消防人员用气垫稳稳接住……王勇军的妻子指责苏勇欺骗了他们,要求他赔偿他们的损失。苏勇吓得不敢去公司上班,整日躲在家里。公司以苏勇没有上班为由,对王勇军的妻子不理不睬。
几天后,苏勇因为患重感冒去医院看病时,和大学同学林晓军不期而遇。林晓军满脸郁闷又带着怨恨的口气对他说:“我妻子在医院住院,被检查出患了肺癌!更可怕的是,我发现自己最近和妻子当初发病时一样,出现了胸闷、咳血和食欲聚减等症状……我都不敢去检查了啊!你介绍的那套房子便宜是便宜,可住在那里,几乎是与化工厂的毒烟为伍……”苏勇异常震惊,他终于良心发现,原来自己拿的所谓高薪都是昧心钱呀!在自责中,他把身上的5000多元钱全部给了林晓军,心虚地说:“我不知道那套房子给你带来这么大的伤害……”
此后,他夜夜做噩梦,常常梦到林晓军夫妇,弄得神经一天比一天衰弱。一天晚上,他看着天花板,忽然明白了自己最缺少的是什么,是良心,一个人的良心如果泯灭了,怎么会觉得快乐?
2007年11月10日,为了减轻心中的压力,苏勇辞了职,到海南三亚旅游去了。回来后,他从报纸上看到自己原来供职的这家中介公司被消费者联名控告的消息,老板在得知可能要付出巨额赔偿后,卷款连夜消失了。苏勇出了一声冷汗,虽然他提前离开了公司,但心中的愧疚、不安、忏悔,依然整日缠住他不放……(本文涉及人物均为化名)        (编辑/家英宏)
 

用户登录| 用户注册| 关于我们| 联系我们| 广告业务| 法律声明| 投稿须知

Copyright @ 2008 江苏《莫愁》杂志社 All rights reserved 技术支持:路特软件

社址:南京市草场门大街101号文荟大厦7楼 邮编:210036 电话:025-86203706

未经许可禁止复制或建立镜像 建议使用1024*768分辨率 苏ICP备1105270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