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好!欢迎来到《莫愁》门户! 登录 免费注册 加入收藏 / 设为首页/ 关注莫愁微博 
文章详情
您所在的位置:《莫愁》门户本月编辑之星→正文
5月编辑之星——《家教与成才》主编王淑娟

日期: 2011-4-18 8:52:23   阅读:

 

王淑娟:
1998年毕业于兰州大学新闻系,1998-2001年在丹阳日报工作;2001年至今年,在江苏莫愁杂志工作。
    所编辑稿件《当坏苹果落在你头上时》2006年获第七届全国妇女报刊好作品奖;《多少个性与灵气被一“轰”而散》2011年获得首届中国家庭教育新闻奖优秀言论奖。
    所负责栏目“黄金视点”2006年获第七届全国妇女报刊好作品“优秀栏目奖”;2009年获江苏期刊“明珠奖”特色栏目奖。
   

5月编辑之星——《家教与成才》主编王淑娟

 

 

 
多少个性与灵气被一“轰”而散?
 
周云龙
 
 
做电视采访的记者,别看他拍过高官,摄过百姓,神气活现的,他也有怕的,最怕采访一种人,那些被誉为“祖国的花朵”的孩子,因为他们在答记者问时,俨然一副课堂上回答问题的架势,而说的却多半是正确的废话,不是“今天听了这场报告会,深受教育”,就是“一定要好好学习,将来报效祖国”……语态也往往是背诵或者朗读的状态。
 
就在前年,北京一名13岁女生在接受央视《新闻联播》记者采访时称,“上次我上网查资料,突然弹出来一个网页,很黄很暴力,我赶紧把它给关了。”一句“很黄很暴力”,让2008年的网络热闹不已,人们议论的兴奋点在于,这句同期声极有可能是在记者授意下编造出来的台词。大家的潜台词是,一个孩子在面对镜头时是说不出来这样言简意赅的话的。
 
不过,孩子们在生活中的表达,其实是丰富多彩的。周日,和爱人去爬山,有趣的是,好多市民还带着他们的宠物狗一起来爬山,狗狗们倒是替主人长了不少脸面,个个勇往直前。一个年轻妈妈拽着小女孩艰难地向山顶进发,小女孩哭着闹着,就是原地不动,妈妈指着奔跑的狗狗,循循善诱:你看,小狗狗都爬上去了。小女孩哭得更厉害了:狗狗它4条腿,我只有两条,嗯哼。——你听,孩子的语言,多么生动有趣!
 
而在课堂上,孩子们的语言本来也是很生动很活泼的。小学科学老师给孩子们讲“恒星的一生”,老师照着课本介绍说,恒星的幼年期、壮年期,老师正念念有词,台下的学生插话说:还有“更年期”。同学们哄堂大笑,老师立即把那个孩子轰了出去。一个小孩接着说:应该是“青春期”,老师不由分说,又把他给轰出去了。童言无忌,第三个小孩站出来一本正经地说:“叛逆期”!老师当然还是要轰他出去,不过,这个孩子有些不服:我又没说错,轰我干什么?我不出去!
 
仅仅40分钟时间,老师就连续“轰”了三回学生,可以想像,他一定气得不成样子了,而那个课堂上的孩子,心里一定也很郁闷。其实,那位老师完全可以借题发挥,与孩子进行一次良好的教学互动,不妨就说说“青春期”、“叛逆期”和“更年期”,然而,可能是缺少足够的知识储备和心理准备,老师简单地选择了一轰再轰的下策,失去了一次启发学生科学思维的大好机会。在这个有些类似情景短剧的“课堂小品”里,我看到了今天一些孩子思维是多么活跃灵动,看到了一些灵魂工程师有时是多么的僵化刻板,也是从这个短剧里,我忽然明白我们的许多孩子今天为什么不能像孩子那样说话的了,因为他们接受了太多正规、严苛、刻板的训练。这种训练,或许强化了他们的纪律观念、提高了他们应对考试的能力,却让他们从不敢渐变为不能去正常地表达自己的思想,这正常吗?这与教育的本义,不是南辕北辙吗?语言是思想的工具,在那些干巴、苍白的表达背后,其实更有孩子们创新思维饱受打压的一段段“血泪史”!
 
在宽松、自由的教学环境里,才会有教学相长的良好互动,才会有学生全身心投入的灵动。而现在,面对孩子们急智的抢答,老师们却往往怒不可遏地把他们一个个“轰”出了教室,更有甚者,对学生施以口诛、笔伐、体罚。老师很生气,后果很严重。这个“后果”,不仅仅是被“轰”(被“诛”、被“伐”、被“罚”)的那个举动本身,老师“轰”走的是尊严,“轰”走的是个性,“轰”走的是灵气,“轰”走的是活跃的思维,“轰”走的是智慧的表达,“轰”走的也许是一个个“创新型人才”!
                                                编辑 王淑娟

 

 

朗读,成了我们家的美好时光和幸福回忆。在朗读声中,女儿不知不觉中长大了。
 
我们家的朗读时光
湖北 郑华蓉
凉风微漾,黄昏余晖,香樟树下,我和女儿对着天边灿烂的晚霞,开始了每日的经典节目——朗读。
“一朵花,一枝花,一束花,一园花儿香;一只莺,一队雁,一群鸟,一树鸟儿鸣;一滴水,一杯水,一池水,一江春水流;一棵柳,一排树,一片林,一座青山秀……”女儿的声音虽稚嫩,却抑扬顿挫,富有美感。
女儿能享受朗读的快乐,得益我从小对她的熏陶。
绕口令打开兴趣之门。女儿刚上一年级时,最先接触的是拼音,能准确掌握好前鼻音后鼻音边音平舌翘舌,是朗读的第一步。为此,我专门做了卡片,对一些易错的字进行归类,反复训练女儿的发音技巧。在女儿感到厌倦时,就和女儿比赛念有趣的饶口令,如:山里有个寺,山外有个市,弟子三十三,师父四十四。三十三的弟子在寺里练写字,四十四的师父到市里去办事。……这些绕口令一则对鼻音边音平舌翘舌的强化训练非常到位,二则在绕来绕去的快乐中打开了朗读的兴趣之门。
朗读中享受童趣童真的快乐。记得人教版第二册有一篇抒写童趣的诗《雨后》:嫩绿的树梢闪着金光,广场上成了一片海洋!水里一群赤脚的孩子,快乐得好像神仙一样。小哥哥使劲地踩着水,把水花儿溅起多高。他喊:“妹,小心,滑!”说着自己就滑了跤!他拍拍水淋淋的泥裤子,嘴里说:“糟糕——糟糕!”而他通红欢喜的脸上,却发射出兴奋和骄傲……
有一天下雨,女儿和小伙伴在雨中快乐地玩耍,踏起高高的水花,裤子上沾满泥巴,玩着玩着,女儿情不自禁地朗诵起《雨后》,其他小伙伴也跟着朗读起来,引得行人驻足倾听,那是只有童年才会有的一幅经典画面。
还有一次,记得女儿在家朗读丰子恺的《白鹅》。女儿反复地读,但感觉很平淡,感情未渗透到文字中去,她始终未体会到这种白描的高妙之处。我又给女儿细致地描述了鹅的神态,她还是不能进入情景。我突然想起了《动物世界》栏目,赵忠祥那声情并茂的解说,于是找出相关的碟子,和女儿一起反复地揣摩。星期天时,又专门带女儿到养鹅的农家去观察鹅的神态,吃食的动作,引颈傲慢的样子,女儿突然说,我知道该怎样朗读了。打开书,就在白鹅的旁边朗读起来,这也算是给动物配音吧!自然,童趣,童真,在朗读声中成为永远的回忆。
朗读中感悟经典诗词的魅力。诗词是中华文化的精华,只有反复地读,细细地品,才能领悟到其中蕴涵的古典之美,文学气质就从中而来。记得我教女儿的第一首诗是《黄鹤楼送孟浩然之广陵》,这是一首格律诗,朗诵这首诗时,应该注意每个字都要吐音清晰,淌出诗的节奏。每行诗句都可处理为三处停顿:故人/西辞/黄鹤楼,烟花/三月/下扬州。孤帆/远影/碧空尽,唯见/长江/天地流。念到“天地流”时,字音要适当延长,略带吟诵的味道,使听众能感觉出诗的音韵美和节奏感。有一次,她登上黄鹤楼,极目远望,长江,船只,来来往往的人群,她突然感受到这首诗的意境,就吟咏而出,节奏把握恰当,语调高低起伏,把分离之情展现得淋漓尽致,惹得周围的游客纷纷鼓掌,女儿感受到莫大的成功。也正因为朗读,女儿记住了许多古诗词,她常把古诗词运用到作文中,老师常夸她的作文有文彩。
朗读中体验日常生活的质感。现在有许多孩子对生活没有感觉,对父母没有感情,这一缺憾也可通过朗读来弥补。有一次,女儿学了萧红的《火烧云》,读得兴趣正浓,我叫女儿闭上眼,我也读了萧红的《呼兰河传》中的一段:是凡在太阳下的,都是健康的、漂亮的,拍一拍连大树都会发响的,叫一叫就是站在对面的土墙都会回答似的。花开了,就像花睡醒了似的。鸟飞了,就像鸟上天了似的。虫子叫了,就像虫子在说话似的。一切都活了。都有无限的本领,要做什么,就做什么。要怎么样,就怎么样。都是自由的。倭瓜愿意爬上架就爬上架,愿意爬上房就爬上房。黄瓜愿意开一个黄花,就开一个黄花,愿意结一个黄瓜,就结一个黄瓜。若都不愿意,就是一个黄瓜也不结,一朵花也不开,也没有人问它。玉米愿意长多高就长多高,他若愿意长上天去,也没有人管……女儿睁开眼,说:这不是写我们的菜园吗?我到菜园再朗读一遍。那个模样,真是有趣啊。落日余晖中的菜园,听着女儿朗诵,醉红了脸。看来,女儿真的爱上了朗读。
有时,我们一家给动画片配音,譬如,给《猫和老鼠》配音,女儿给猫配音,女儿她爸给老鼠配音,我呢,读旁白。把画面转换为声音,绘声绘色,非常有趣。既陪女儿看了动画片,又提高了朗读水平,还让孩子享受到家的温馨。
                                                         (编辑 王淑娟)
 
 

 

 

 

 

用户登录| 用户注册| 关于我们| 联系我们| 广告业务| 法律声明| 投稿须知

Copyright @ 2008 江苏《莫愁》杂志社 All rights reserved 技术支持:路特软件

社址:南京市草场门大街101号文荟大厦7楼 邮编:210036 电话:025-86203706

未经许可禁止复制或建立镜像 建议使用1024*768分辨率 苏ICP备1105270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