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好!欢迎来到《莫愁》门户! 登录 免费注册 加入收藏 / 设为首页/ 关注莫愁微博 
爱上宋美龄

日期: 2010-1-4 11:20:10   阅读:

爱上宋美龄
 /段奇清
不知他是否盼着这一天早些到来。
是的,漫长而短暂的人生终于快要结束了,临终前他说,尘世间芸芸众生的生活方式和理念都不可能完全一样,他能理解别人,也希望别人能理解他。他,一心希望别人理解的,是他的爱。
那是1931年,仲春。也许在依然春寒料峭的日子里,他却看到了绽放的花,飞舞的蝶……
那一天,作为南京黄埔军校本部一名学员的他,按照上级命令排好了方队,等待校长来检阅。
场上一阵拂动,他更是觉得心中有一股热血在翻涌。他几大步跨上前去,在众目睽睽之下,情不自禁地拉住了正陪同校长蒋介石检阅的宋美龄那白皙温软的纤纤玉手。
猝不及防的宋美龄既羞又怒。
回府邸后,侍卫长王世和秉承宋美龄的旨意率兵立即将他拘来。
“夫人安好!”他仿佛觉得自己并不是被作为“犯上”的罪人捉来,而是被宋美龄请来作客的,脚尚未站稳,便忙不迭请安,以至声音激动得有些打颤。
宋美龄似乎未看破他的心思,秀目怒睁:“你说说,你为何羞辱于我,亵渎校长尊严?不忠不义,该当何罪!”他“啪”地一个立正,痴痴地望着她,嘴唇翕动了几下:“夫人……实在……太美了!”
千罪万罪,爱慕没有罪。宋美龄心头不禁一热,理解的花儿顿时在她心头绽放,片刻,已是一片花团锦簇……
宋美龄由此把他视作座上宾,像姐姐一样与他谈心,不觉时间已经飞逝,日光已经西移。宋美龄留他在自己的府邸吃晚饭,并亲自为他下厨。二人一同用餐后,她又打电话给黄埔军校本部长官,责令其不得为难于他。
要说在检阅场上,他只是惊羡宋美龄的美丽,而此时此刻,他更是为她的人品、修养、才学所折服了。年轻的他原本并不知道,一个人的美丽,原本是离不开人的品性、才华来作底蕴的。
有人说他歪打正着,幸运地缠绕上了一根好裙带。因为同窗们还在排连级的职位上苦苦煎熬时,他已升任为团长。当那些人好不容易升迁到营长、团长的位置时,他已是一位中将师长了。
宋美龄也总是不遮不掩地关心着他,抗战刚爆发那年,她把他调到了自己的身边。她公开的理由是,在抵御日军的太行山战役中,他立了大功。
是的,太行山一战,已升任师长的他,不仅布署周密,指挥得当,而且在紧要关头,能身先士卒,奋勇杀敌。由此他声威大振。
他在前线的英烈表现,除了他的爱国心外,据说还有一个无法言说的缘由,这就是:他“错误”地爱上了宋美龄。那种日夜萦绕着的相思,将他折磨得太苦了。倘若老天爷能成全他,血洒疆场、马革裹尸,于他,未尝不是一种很好的解脱!
要说冰雪聪明的宋美龄对他的这一心思毫无察觉,那或许只能是自欺欺人。她费尽周折,将其弄到自己的身边,只不过是对他这一片痴情的自觉回应罢了。
宋美龄更加对他关怀备至。也许正是这种心在咫尺,可身隔天涯的景况,让他的心更加破碎不堪。本来在仕途上可以飞黄腾达的他,却选择了离开。1947年,他脱下将服,去了美国,做了一名商人。
在离开宋美龄的数十年间,他流过太多的泪,可那是滂沱的心雨,心雨再大,也只能淋湿自己的爱与伤心。
在美国,宋美龄专门去看过他。早在上世纪50年代,在迈阿密经商的他已拥有百万身家,自然有许多人为他介绍女友或情人,可他一一拒绝。当宋美龄来到他那清寂的住所时,他将自己几十年来搜集的有关她的、足可以办一大型展览的图片与资料给她看。他说,有了这些,他怎么还会觉得孤独?
宋美龄苦口婆心地劝他:人生苦短,不能再这样犯傻了!有一个合适的女人,一定要娶过来,成家立业,才能享受天伦之乐。
可他总是答非所问,傻傻地凝视着宋美龄,一如从前,令宋美龄百感交集。
《卡萨布兰卡》中唱道:“世界上有那么多的城镇,城镇中有那么多的酒馆,他却走进了我的。”也许这种情感,正合宋美龄那一刻的心情。
他,名字叫韩诚烈,是一名湖北汉子。
不是所有的爱的花朵,都可以在阳光下绽放,很多伤心的爱,只能搁置在心中,一任自己,独自去浇灌。
韩诚烈总在寻求别人的理解,直至生命的尽头。
———至少宋美龄理解他了!
其实,他也得到世上所有懂得爱的人的理解:有些爱留在心中,比起那些同床异梦的所谓爱,不知会高尚美丽多少!
编辑 陆艾涢  luaiyun920@sohu.com

用户登录| 用户注册| 关于我们| 联系我们| 广告业务| 法律声明| 投稿须知

Copyright @ 2008 江苏《莫愁》杂志社 All rights reserved 技术支持:路特软件

社址:南京市草场门大街101号文荟大厦7楼 邮编:210036 电话:025-86203706

未经许可禁止复制或建立镜像 建议使用1024*768分辨率 苏ICP备1105270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