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好!欢迎来到《莫愁》门户! 登录 免费注册 加入收藏 / 设为首页/ 关注莫愁微博 
唠叨老婆节水狂

日期: 2010-1-4 10:46:22   阅读:

唠叨老婆节水狂
余萍
“懒虫起床!我都洗过脸了,水还热乎着,赶快来洗!”大清早的,老婆就开始叫嚣了。
大冬天的,又是周末,也不让我睡个踏实觉。拎我起床,就是为了洗她的剩水,唉!
哗,我拧开水龙头开始刷牙,一边哼着小曲儿,一边颠着脚颤着腿,一边欣赏白色的泡沫从口中漫出来。
“你怎么把水龙头开着不关呢?就这么哗哗的,刷一个牙得淌多少水?”老婆用茶缸接了一杯水,啪的往我面前一放,随手就关了水龙头。以后都这么刷牙,记着哦。她倒得寸进尺了,不给点颜色看看不行了!
“我20多年都这么刷的!”我申辩。“不行,历史要重新书写了!”她指着房门上大红的囍字,“你现在可是男人了,要懂得节约,要不,将来咱宝宝奶粉用什么钱买呀?”
噗———我嘴里的泡沫溅了满墙。靠省这点水费给宝宝买奶粉?我还生得起儿子吗?想骂她个狗血淋头,一扭头,她已经只剩半个背影了。无奈,摇头,咱好男不跟女斗!
吧唧吧唧,饭吃完了又把碗抱到厨房,打开水龙头。水哗哗地冲着,抹布还没拿到手,碗已干净了大半。正颠颠地乐着,耳朵就被拧成了麻花,老婆一声大喝从屋顶砸到脑袋:“不许这样开着水龙头,用盆接水刷碗,记住没有?”
“哦,小点声,记住了!”
找来盆,放了水,稀里哗啦,刷碗。刚要掀盆边,耳边炸雷又响:“水倒进卫生间那只大桶里去,可以冲马桶!”哎呦喂,巴掌大的卫生间,再放个大桶,屁股还有地儿摆么?抠门老婆!
终于把锅碗摆平。我擦擦手,回房间。
“老公———”一声甜甜的,颤颤的声音,直叫得我胸口发酥,小腿发软。
“哎———”我赶忙脆脆地应了一声。
“老公———该洗衣服了。”
“嗯嗯!”我小鸡啄米。
三下五除二,袜子从洗衣桶里拎出了。老婆变戏法似的举着拖把过来,一努嘴:“洗衣服的水拖地,锃亮,老公,给你一个表现机会!”这就是我的周末!
一星期才一个周末,又新婚燕尔,谁不想美美地搂着老婆睡个懒觉?我堂堂八尺男儿却被支得如陀螺团团转,还这规矩那规矩的,连个水也不让我用个痛快,苦命啊!
这么下去可不行!晚上,灯下,我决定好好教训老婆。
“老婆,今天我好像太累了。”
“我也是,腰酸,喉咙也疼。”
“谁让你的嘴铃铛似的响个不停?大清早到现在,你唧唧哇哇嘴巴歇过吗?刷牙洗脸你也管,淘米水留着洗菜,洗菜水留着刷碗,刷了碗还存进仓库留着冲马桶,洗衣服的水还要拖地,衣服洗了三遍,地板拖了三遍,差点把我滑倒!你倒说说,这样的日子还能过吗?”
俺老婆伏在我耳边软语呢喃:“老公,不是咱小气。咱这么做,从小处说,节约家庭开支,从大处说,也是为社会节约用水呀。你忘了吗?咱们度蜜月路过甘肃的时候,看着那里的娃儿干裂的嘴唇,就像脚下龟裂的黑土地一样,当时你还红了眼圈呢!”
嗯嗯,我的眼圈又红了,幸好老婆没看见。要不,她的铃铛嘴又要响了。
(编辑  洪素珍)
 

用户登录| 用户注册| 关于我们| 联系我们| 广告业务| 法律声明| 投稿须知

Copyright @ 2008 江苏《莫愁》杂志社 All rights reserved 技术支持:路特软件

社址:南京市草场门大街101号文荟大厦7楼 邮编:210036 电话:025-86203706

未经许可禁止复制或建立镜像 建议使用1024*768分辨率 苏ICP备1105270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