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好!欢迎来到《莫愁》门户! 登录 免费注册 加入收藏 / 设为首页/ 关注莫愁微博 
抗争“法院习惯性做法”

日期: 2010-1-4 10:45:37   阅读:

抗争“法院习惯性做法”
李德荣
2009年6月,湖北省枣阳市法院一次不寻常的执法事件,引发了一场全国舆论的质疑风暴。而在风暴中心,站着一位女子杨燕林。
认为自己受到不公正待遇,杨燕林像电影《秋菊打官司》的女主人公一样,拿起了法律武器,向法院的“习惯性做法”宣战。她说:“公民犯法要拘留,要坐牢,法官犯法了,难道就算了?法制社会不需要‘习惯性做法’!”

8公共场所摄像犯了哪条法

  杨燕林是枣阳市财富广场小区的住户。财富广场是枣阳最高档的商住小区,住着102户居民和98个商住户。
2009年6月12日下午,杨燕林听到外面有吵嚷声,到小区大门前一看,来了很多法院工作人员、公安民警、武警消防战士、城管队员以及医院救护车。
这是在做什么呢?她拿出随身携带的照相机,用摄像功能拍摄现场。正拍着,她的手机没电了,她随手把照相机交给邻居马耀军继续拍摄,她则回百米外的家中换手机电池。
马耀军正拍着,突然听到有人喊叫:“那个摄像的,把他抓起来!”几名法警冲上前将马耀军按倒在地,抢走了相机,删掉所摄镜头。随后,马耀军被戴上手铐塞进警车。
杨燕林从家中刚出来,就听到有人大喊:“把她(杨燕林)抓起来,她刚才也拍了录像!”四五个法警上前将杨燕林围住,强行扭住她铐上手铐,连推带搡地把她推进了法院押送犯人的囚车里。杨燕林剧烈反抗大声质问:“凭什么抓我,我犯了哪条法?”
杨燕林被扭送进枣阳市公安局拘留所。和她一同被关进来的,还有马耀军和另三名财富广场小区住户。马耀军的拘留决定理由是:“非法用摄像机录制法院的执行活动,干扰法院执行公务。”拘留杨燕林的理由是:“妨碍法院执行公务。”
第二天,在杨燕林等人据理力争之下,法院工作人员口头通知,只要每人写份“悔过书”,就可以提前释放,而且要罚的1万元也只是象征性写个罚单不用缴款,开这个罚单主要是给财富广场开发商看的。
为了尽快走出拘留所,杨燕林等人违心写下“悔过书”。
走出拘留所的杨燕林满心悲愤,她在博客中写道:为什么小小一件录像事件竟给我带来如此的灾难,我拍录像违反了国家哪条法律了?

8舆论风暴揭出“雷人语录”

  6月15日,杨燕林向襄樊市中级法院提出申请复议,请求撤销枣阳市法院错误的拘留罚款决定书。
杨燕林聘请的律师杨建新在代理词上指出:杨燕林、马耀军没有用暴力威胁或其他方法阻碍执法,没有阻碍开发商施工,更没有阻碍任何一部门工作人员执行公务。枣阳市法院滥用法律条款。更让人不解的是,当天财富广场开发商的工作人员也在现场长时间录像,法院为什么没有举措?
杨燕林翻遍中国所有的法律法规,都找不到“民事执行现场禁止录像,违者拘留罚款”的规定。尽管这样,她对能否胜诉一点底也没有。在她最迷茫的时刻,来自全国舆论的支持坚定了她的信心。
6月27日开始,《新京报》、《成都商报》、《南方日报》、《新民晚报》、新华网、人民网等媒体纷纷报道、转载了杨燕林录像被拘事件,一时间,评论和质疑声如潮水涌向枣阳法院。
枣阳市法院实行拘留的法律依据是《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第一百零二条第一款第六项:“拒不履行人民法院已经发生法律效力的判决、裁定的,可依法拘留、罚款。”
民众首先质疑的是枣阳市法院滥用法律条款,来自北京、广州的法律专家也纷纷发表评论,认为枣阳市法院的执法行为错误。
媒体和网络铺天盖地的质疑,引起湖北省襄樊市委高度重视,责成襄樊市中级人民法院进行调查。6月29日,中国法院网发布一条题为《襄樊中院调查“枣阳业主拍录法院执法被拘”事件》的消息,称襄樊市中级人民法院已成立调查组,赴枣阳调查此事。
身处舆论风暴中心,枣阳市法院如何看待舆论的追问呢?
6月26日,《成都商报》记者杜玉飞在采访枣阳法院院长田玉兵时,双方有这样一段对话———
记者:有没有“非法拍摄法院执行活动”这一规定?法院可以以此为理由,将当事人拘留吗?
田玉兵:目前这一规定倒是没有。但执行现场禁止拍摄,拍摄必须得到法院同意。如果法院告知当事人,当事人不听劝阻,就是干扰法院执法。法院是习惯性这么做的。
7月2日,田玉兵约请杨燕林到院长办公室谈话。田玉兵没想到,这次谈话内容被杨燕林录了音,而且部分内容后来被发布到网上,又引起全国一片哗然。田玉兵的话一时成了网络最流行的“语录”———
杨燕林:你们关错了,要给更正,还要给我道歉。
田玉兵:现在这个社会,有些事不要那么较真,你还很年轻,不要把大好光阴浪费在这个上面……忍一忍不就过去了。我相信一个月以后,这件事,你就不会那么看了,也不会那么愤怒了。
……
田玉兵:好,就算我们关错了,我个人对你道个歉,你看行吗?再按我们枣阳的水平,一天的误工费是30元……你觉得你为此事天天上访有用吗?你是一个很聪明的人,也很有才华,你认为你这样做值吗?

8法制社会不需要“法院习惯性做法”

  枣阳市法院为什么要拘留杨燕林等人,杨燕林等人又为什么与法院发生激烈的抗争?事件背后,隐含着一场开发商与业主的占地纠纷。
财富广场小区是天行健房地产公司开发的一期工程。2007年12月,天行健公司二期工程开工,竟然拆除了一期小区内的十间停车场和自行车棚,把拆除地划归二期工程。
杨燕林等一期业主强烈反对。他们认为,依据《物业法》,一期工程规划土地和物产是业主共有财产,任何人无权处置。
业主和开发商僵持不下,反复打官司,而法院在审理中,均以开发商“施工手续齐全”为由,驳回了业主的诉讼请求。其间,开发商坚持要占地施工,业主方团结起来进行阻止。
2009年6月11日,开发商再次向枣阳市法院提起诉讼,要求杨燕林等13名业主“停止侵害,排除妨碍”。第二天,便发生了本文开始的一幕。
枣阳市法院遭到了诸多舆论质疑,尤其是院长田玉兵“法院是习惯性这么做的”这句话,被网友称作“2009年最雷人语录”。
杨燕林等人还列出了枣阳市法院很多“习惯性做法”———
2009年6月12日,枣阳市法院没有把民事裁定书等相关法律文书送达杨燕林等被告人,就强制执行“排除妨碍”。
6月11日,枣阳市法院拘留杨燕林等人时,应该先开具拘留决定书,并告知理由。而杨燕林等人是在被送到拘留所以后,法院工作人员才将空白拘留决定书送到拘留所填写。
6月15日杨燕林向襄樊中院申请复议,按法律规定,申请复议在中院立案后,应在5日内答复。而枣阳市法院接到通知后,应该立即将案卷上交中院。可法院无故拖延时间,在杨燕林等人强烈要求下,15天后才将案卷交给中院……
7月16日,襄樊市中级法院通知杨燕林等人领取复议决定书。中院认为:枣阳市法院对马耀军的拘留罚款,没有法律依据,应撤销;拘留杨燕林等人没有严格按照《民事诉讼法》规定程序执行,拘留罚款程序违法,应撤销。
杨燕林等人对这个结果很不满意,他们多次请求法官审查他们“没有妨碍公务”,但是,中院没有正面回答这个问题。
杨燕林在《对复议决定书的有关意见》中提出质疑:“为什么避重就轻,只谈程序,不讲实体问题……这份决定书让人看后,觉得杨燕林等人还是妨碍人民法院执行公务。”
因此,杨燕林虽然得到了枣阳市法院违法执法的结论,但她还要继续向违法法官申请国家赔偿,她还要弄清楚,她怎么“妨碍执行公务”了?
她觉得,弄清这些问题,既是为个人洗清冤屈,也是为了法律的公平正义。
(编辑  赵莹  zhaoyingno.1@163.com

 

用户登录| 用户注册| 关于我们| 联系我们| 广告业务| 法律声明| 投稿须知

Copyright @ 2008 江苏《莫愁》杂志社 All rights reserved 技术支持:路特软件

社址:南京市草场门大街101号文荟大厦7楼 邮编:210036 电话:025-86203706

未经许可禁止复制或建立镜像 建议使用1024*768分辨率 苏ICP备1105270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