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好!欢迎来到《莫愁》门户! 登录 免费注册 加入收藏 / 设为首页/ 关注莫愁微博 
文章详情
您所在的位置:《莫愁》门户看《莫愁》《天下男人》天下男人20179→正文
去曼扎塘听草长花开

日期: 2017-9-30 14:50:08   阅读:

去曼扎塘听草长花开
朝阳
父亲的草原母亲的河

2017年6月中旬,我和朋友在川西草原游玩。离去的前一晚,来过此地的朋友发信息说,有个地方比红原俄木塘花海更美,叫做曼扎塘,离四川阿坝县城大约三四十公里。我连忙将图文转发给同行的朋友,大家看了欣喜万分,决定天亮后驱车前往。
曼扎塘是我国最大的高原湿地——若尔盖草原湿地的主要组成部分,是长江、黄河两大水系分水岭地带,是长江、黄河重要水源涵养地和生态功能保护区,被赋名“地球之肾”。
曼扎塘草原湿地大约在麦尔玛与唐克之间的公路沿线,一路上我们边走边问,也没有问到具体位置。同行朋友打电话联系了一位在阿坝工作的驴友,我们才发现已经走过了几十公里。在返回的路上,我们遇到两位骑摩托车的中年人,忙拦下来问路。真是幸运,这两位就是曼扎塘的牧民,是一对夫妻,男的叫扎哈,女的叫辛措。曼扎塘那片最美的草原就是他们和另外两户牧民共有的牧场。
当我们的车驶入曼扎塘,我有些坐立不安。这里虽然也有几辆牧民的汽车,但我觉得现代汽车不适合在这里久留,怕会玷污这里的纯净空气,也怕汽车声音与节奏扰乱了牦牛的悠闲踱步。
我和扎哈商量,问他能否带我们上山拍片,晚上住他们的牧场大帐篷。夫妻俩十分热情好客,爽快地答应了。下午,扎哈就带着小女儿和邻居的孩子为我们当向导,当我们爬上山坡,终于领略到曼扎塘草原的辽阔、壮美。
从山坡上远望曼扎塘,一条玉带蜿蜒镶嵌在绿丝绒一般的草坪上,盘桓的河流划出优雅的曲线,就像艺术体操运动员手中挥洒的那条飘带凝固在空中。远远地看不到水流动,河流仿佛从草原上被刻画出来,即便是满天云朵遮住了太阳,依然泛着白花花的光耀。这时席慕蓉笔下的《父亲的草原母亲的河》在我的脑海中响起,看着此情此景,我不管不顾放声高歌了一曲。我眼前这条凝固的河,此时此刻已经成了流动的乐曲,那河边悠闲低头的牛羊似乎成了点缀在五线谱上的音符。

倾听草长花开的声音

曼扎塘水草丰茂,至今良好地保存了原始的生态环境。
每年5月到10月,春天的气息在开阔的田野里渐渐复苏,弥漫之际,牧草生长犹如青竹拔节,当你靠近草根,似乎可以听到这种奇妙的声音。当所有的牧草以曼妙无比的姿态展现出条形身段时,春天的脚步声便渐渐地远离了曼扎塘。
我是踏着城市夏日热烈的节奏来曼扎塘的,可是,一到这里,夏的酷暑便隐匿得无影无踪,感受到的依旧是春的清凉,接踵而来的是秋的爽朗。牧草早已长得亭亭玉立,如少女般一列列整齐地踮着脚尖,跳着芭蕾,婀婀娜娜地汇聚成绿野仙踪,为的是让我能听清从草根到草尖的美妙律动。在俄木塘、羌塘、措娜尖,那些我曾经走过的草原,也许都曾经给予我牧草随风而动的节奏,可我从未耐心地去关注与倾听。在曼扎塘,我却似乎听到了草长的声音。
我们来时,野花也在竞相开放。有时花开的声音要盖过牧草,因为她为单调的绿增添了热闹。
在曼扎塘,无声无息的是天上的云,来来回回都不动声色,在白与灰之间变幻着无法名状的形态,自然而然地表达着自己的心情。不知道哪一种情形算是云的好心情,有时碧空蓝天只丢下一枚洁白羽毛,让你觉得她是生命中不能承受之轻;有时又是灰云层层密密,水墨淡描浓泼,让你觉得她是世上唯一的丹青妙手;有时又故意砸下几点雨来,再弄出点声响,闹出些情绪,最后却又在天际展开一脸笑意,撑起一片彩虹。
雨过天晴,我盯着天边那一小段彩虹,躺在花草上,一边架着相机,一边在脑海中构图:有一道完整的彩虹跨过天际,半山的花海,蜿延的小河,白色的帐篷,成群的牛羊……半小时过去了,彩虹不但没跨过天际,却慢慢消失了。
万事不可强求,只能随遇而安。我仍不愿意站起身来,想象的场景没有留在感光原件上,但却深深留在了我的脑海中。

像牧民一样简单生活

花开草长时节,牧民的帐篷零星散落在草原边缘的坡地上,在周围高山的映衬下洁白如哈达。每去一处草原拍摄,我期待的,不仅仅是成群的牛羊、奔跑的骏马,更多的是勤劳的牧民,可爱的小精灵。在曼扎塘,扎哈一家十分自然地成了我作品中的主角。
一天下午,扎哈难得清闲,趴在厚厚的草地上,嘴里嚼着青草,看着女儿玩,悠然自得。妻子辛措每天都要拎着桶去挤牛奶,她肤色黝黑,目光透着坚毅。她每天都要重复同样的劳动,也许收获相当微薄,但她对这样的简单生活很知足。
扎哈的女儿和她的小伙伴自然是曼扎塘的小主人。两个女孩差不多高,十来岁模样,穿着薄棉衣,裹着围巾。小女孩在山坡上奔跑、追逐,在花丛里翻滚、爬行,在草尖上抖着长围巾跳跃,草原民族的豪放性情在孩子们身上展露无遗。然而,当我们近距离拍摄她们时,孩子们脸上却露出了羞涩的笑容,毕竟我们是陌生人。
我舍不得度过这份闲暇时光,希望时间的脚步慢一点,再慢一点。于是我们又在草原上安放桌椅,泡一壶浓茶,索性把这宽阔的草原当成温馨的家。
晚上,我们回到扎哈家的帐篷。为了让我们更好地交谈,扎哈让辛措请来岳父陪我们,因为岳父汉语讲得好。草原之夜浪漫而温馨,但山坡上停留的汽车终究要回到它的来处。离开曼扎塘前,我们分别和扎哈一家合影留念,拿出手机互加微信。我们会把拍摄的照片和城市风光通过微信传给他们,他们也会将每个季节的美景拍下来传给我们。
曼扎塘,一个值得我们留恋的花海湿地,以扎哈一家为代表的藏族朋友是永远值得想念的朋友。只要停下脚步,我就会回味沉浸在曼扎塘花海里的慢生活。
图片由本文作者提供   编辑 吴忞忞 mwumin@qq.com

用户登录| 用户注册| 关于我们| 联系我们| 广告业务| 法律声明| 投稿须知

Copyright @ 2008 江苏《莫愁》杂志社 All rights reserved 技术支持:路特软件

社址:南京市草场门大街101号文荟大厦7楼 邮编:210036 电话:025-86203706

未经许可禁止复制或建立镜像 建议使用1024*768分辨率 苏ICP备1105270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