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好!欢迎来到《莫愁》门户! 登录 免费注册 加入收藏 / 设为首页/ 关注莫愁微博 
文章详情
您所在的位置:《莫愁》门户看《莫愁》《智慧女性》智慧女性201612→正文
虚拟60万元引发的家庭命案

日期: 2017-1-9 16:32:40   阅读:

 

虚拟60万元引发的家庭命案
须濡
2016年8月3日,天津北辰区发生一起血案:弟媳将嫂子从五楼阳台残忍推下,导致对方当场身亡。而引发此悲剧的,是一句谎言,一笔虚拟存款。但背后拷问的,却是人性与孝道……

公公编织临终谎言

2013年9月,家住天津北辰区的陈炳仁肺部癌细胞已经扩散,医生预言只能活一个月。比陈炳仁更悲痛的是老伴韩巧云,老两口相濡以沫四十二年,即将阴阳两隔。韩巧云看着形销骨立的老伴,喃喃自语:“你走了,我怎么办?”
陈炳仁和韩巧云都是天津人,陈炳仁退休前曾担任一家电器设备公司的工会主席,韩巧云曾是天津电风扇厂的职工。他们有一对双胞胎儿子陈文峥和陈文嵘,都已成家。
两个儿子还算孝顺,隔三岔五来医院照顾父亲。两个儿媳却表现得相当冷漠。陈炳仁唯一放心不下的是老伴:67岁的她患有高血压、冠心病等多种疾病,每月退休工资只有一千多元。自己在世,两个儿媳不敢明目张胆地欺负老伴,可以后不知她们会怎样对待老伴。陈炳仁内心没有半刻安宁。
9月27日,陈文峥和弟弟来医院看望父亲。陈文峥有意无意地问:“我和弟弟已尽了全力,趁您现在还清醒,有什么要交代吗?我们一定照办。”陈炳仁内心一阵悲凉:儿子肯定被媳妇吹了枕边风,来探听遗产。他和老伴都是工薪阶层,供两个儿子读书、结婚成家,还为他们买房支付首付款,根本没积蓄。陈炳仁想将实情告诉儿子,可担心儿媳以后怠慢老伴,他突然有了主意。
沉默片刻,陈炳仁郑重地说:“我和你妈省吃俭用一辈子,手头还有60万元积蓄。以后你们谁孝顺她,这笔钱就归谁。”
儿子们走后,韩巧云焦急地问丈夫:“咱哪有那么多钱?”陈炳仁说出了自己的顾虑。他再三叮嘱韩巧云:“把这个谎言隐瞒到你去世为止,我希望你能平安度过余生。”韩巧云泪眼婆娑。
60万元对只是公司普通职员的儿子儿媳们来说,是一笔巨款。随后,两个儿媳对老人的态度来了个180度大转弯,每隔两天就来看望公公,还变着法子安慰婆婆。
10月13日,陈炳仁走了。刚料理完后事,陈文峥和妻子乔荟就带着蜂胶、核桃粉等营养品来了。乔荟对婆婆说:“妈,我和文峥商量好了,准备接您和我们一起生活。” 乔荟嫁入陈家十年,绝少叫“妈”,她突然表现出的过分热情,让韩巧云很不适应。韩巧云平静地说:“我和你们生活习惯不一样,不想给你们添麻烦,你们的好心我领了。”不管陈文峥和乔荟如何相劝,韩巧云坚决不跟他们一起生活。
大儿子大儿媳刚走,陈文嵘和妻子李海芳用保温桶装着猪脚桂圆汤赶来了。担心婆婆被哥哥抢走,李海芳表态:“妈,自古爷娘疼小儿。文嵘一直与您感情最深,您就和我们生活吧。”韩巧云也拒绝了。

婆婆患上老年痴呆

2014年2月,陈文峥召集全家开家庭会议,商量如何赡养母亲。两个儿媳针锋相对,各不相让。韩巧云知道,两个儿媳就是冲着那笔虚拟的60万巨款而来,不由别有滋味在心头。她想把实情说出来,可一想到老伴临终叮嘱就心有悲戚。她不敢想象,如果说出真相,两个儿媳会是怎样的反应。思量一番,韩巧云说:“感谢你们的一片孝心,我轮流在你们两家住,一家半年。”
3月2日,陈文峥和乔荟把韩巧云接回了家。在大儿子家,韩巧云享受着贵宾般的待遇,她只要一声咳嗽一个喷嚏,乔荟就会忙前忙后熬姜汤、买药。乔荟还买来高档染发膏,亲自给婆婆染发。
半年后,韩巧云住进小儿子家。李海芳对婆婆的孝顺与恭敬丝毫不比乔荟差。每周李海芳都为韩巧云测血压,买各种降压药。听说按摩足底有利于睡眠,李海芳花1000元买了一个带按摩功能的洗脚盆,每晚为婆婆打水泡脚。
见韩巧云丝毫不提存款的事,妯娌俩的心态渐渐起了变化。9月3日晚,乔荟假装关心地对韩巧云说:“妈,现在骗子专门骗老年人,您的存款可得保管好。”韩巧云脱口而出:“我没有存款,骗子怎么会找我?”乔荟心想婆婆真狡猾。李海芳也时刻惦记着那笔钱,她每天下班一回家就唉声叹气:“物价涨得太离谱了,我和文嵘每月不过六七千元,房贷就占去了一大半,这日子怎么过呀?”见韩巧云低头不语,李海芳便试探:“妈,我和文嵘想一次性还清房贷,这样可以省下一大笔利息。您能不能借我们20万元?”韩巧云左右为难,她越犹豫,两个儿媳越认为她在掩饰。
2015年7月,韩巧云一场高烧过后,记忆力严重衰退,经常丢三落四,被医生诊断为中度老年痴呆症。乔荟和李海芳心情复杂:婆婆还记得存折放在哪里吗?
8月2日晚上,乔荟直言不讳地问:“妈,爸留下的那笔钱您到底放在了什么地方?”乔荟一连问了三遍,韩巧云含糊不清地说:“都,都给文嵘媳妇了……”乔荟几乎昏厥。陈文峥想问个明白,可韩巧云哪里说得清楚。
已是夜里10点,乔荟拽着陈文峥气冲冲地赶到弟媳家。一进门,乔荟就向李海芳开火:“我和文峥抚养老人也付出了很多,你们凭什么独吞那笔巨款?”李海芳和陈文嵘一头雾水。明白了事情的原委后,李海芳一脸铁青:“你血口喷人!妈的存折我连见都没见过!”乔荟一口咬定韩巧云将钱交给了他们,李海芳去找韩巧云对质,可问了半天也没结果。两家人不欢而散……
妯娌残杀酿血案

乔荟再也无法接纳韩巧云,第二天就强行将她送到了李海芳家。李海芳背负着独吞巨款的罪名,满腹怨气,死命将韩巧云往外推。陈文峥兄弟俩商量,将母亲送回老房子居住,每家每月各出1000元,雇保姆照顾母亲。
2016年3月底,乔荟被诊断患了乳腺癌,必须尽快实施病灶切除手术。做手术至少需要12万元,这些年来,他们既要还房贷,又要养孩子,根本没积蓄。他们觉得,必须从弟弟弟媳那里拿回应得的30万元治病。
陈文峥和妻子来到弟弟家,乔荟哭着哀求道:“文峥文嵘好歹也是亲兄弟,你们就将那30万元给我们吧,我们等着这钱救命呢。”李海芳发誓:“我要骗你们,出门就让车撞死!”妯娌俩没说几句又大吵起来。陈文峥兄弟俩也跟着吵了起来……
因为凑不齐手术费用,乔荟只得保守治疗。8月3日一大早,乔荟明显感觉乳房里的肿块开始变大,连脖子的淋巴也隐隐作痛。她哭着告诉丈夫:“再拖下去我只有死路一条。”陈文峥满脸泪水:“我再去找他们。”
兄弟俩一见面,话不投机,动手打了起来。陈文峥被弟弟打得挂了彩,回到家,抱着妻子嚎啕大哭。乔荟一言不发地冲到李海芳家,见只有李海芳一人在家,她开始翻箱倒柜地找存折。台灯被砸碎在地,李海芳的裙子被撕破了,枕头、鞋子到处乱飞……
李海芳奋力将乔荟往外拉。两人披头散发,一路打到了阳台。乔荟抱起阳台上的花盆向李海芳砸去,花盆从李海芳的右脑勺擦过,鲜血顺着脸颊流下来。李海芳彻底失去了理智,她揪住乔荟的头发,奋力将她从五楼阳台窗户里推了下去。
小区保安赶紧拨打120急救电话,并报警。可乔荟已经死亡,李海芳涉嫌故意伤害,被警方刑拘。
8月6日,在警方协助下,陈文峥兄弟俩拿着母亲的身份证去银行查询她名下的存款。结果显示:母亲户头上只有2.4万元存款,且5年内没有发生过任何变动。陈文峥与陈文嵘除了心碎,就是懊悔。

【以案说法】
此案令人扼腕,背后折射的现实问题却在很多地方普遍存在。一方面,孝老敬亲本是儿女的本分,一些人却以金钱来衡量;另一方面,呼吁社会完善养老制度,为老人提供最基本的养老保障。
(编辑  张秀格
gegepretty@163.com
 

用户登录| 用户注册| 关于我们| 联系我们| 广告业务| 法律声明| 投稿须知

Copyright @ 2008 江苏《莫愁》杂志社 All rights reserved 技术支持:路特软件

社址:南京市草场门大街101号文荟大厦7楼 邮编:210036 电话:025-86203706

未经许可禁止复制或建立镜像 建议使用1024*768分辨率 苏ICP备1105270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