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好!欢迎来到《莫愁》门户! 登录 免费注册 加入收藏 / 设为首页/ 关注莫愁微博 
文章详情
您所在的位置:《莫愁》门户看《莫愁》《智慧女性》智慧女性201612→正文
勤工俭学吃糊涂官司

日期: 2017-1-9 16:32:18   阅读:

 


勤工俭学吃糊涂官司
龙门侃
当在校大学生吴风及一干务工者遭刑拘时,还闹不明白自己为何被抓。
办案民警告诉他们:明知服务的场所存在卖淫活动,仍然为其经营提供便利,已涉嫌触犯协助组织卖淫罪。他们如梦方醒:无知让自己糊里糊涂地犯了罪。
吴风今年19岁,家在杭州农村,因父母长期患病,家境贫寒。高中毕业,吴风考上了上海的重点大学,在当地可算凤毛麟角,乡亲们自发捐助,让他如愿跨入大学。
2016年1月,放寒假回乡,吴风念及家里困难,想趁假期出去打短工挣些生活费。刚巧,邻居赵卫方在杭州一家浴场做水电工,告诉他浴场正招服务员,月收入2400元,包吃住。
次日,吴风便动身进城。浴场老板看了看他,交代几句,就点头同意他立即上班。工作很简单,吴风每天按时或听客人召唤,到浴场二楼休息大厅,给休憩的客人送茶水。吴风感到知足。
一天,他送完茶水,路过收银台时,忽闻脆生生的喊声,“吴风,是你吗?”吴风侧头而视,熟悉的面孔映入眼帘,唤他的女孩是中学同学梁春红。两人惊喜寒暄,互诉近况,梁春红说自己中学毕业后就四处打工,现在这里做收银员。
吴风在浴场上几天班后,有位女技师主动来搭话。她自我介绍说叫王梅,来自重庆。她说,听赵卫方讲,吴风是高才生,自己文化程度不高,想向他学习知识。吴风爽快答应了。
这天,王梅请教吴风电脑如何使用,两人在一台电脑上教和学,不免有些身体接触。王梅身材高挑玲珑,脸上粉黛妩媚,散发着成熟女性撩人的风情,吴风禁不住面红耳热心跳。
教了一阵子后,王梅又请吴风吃饭表示感谢。王梅的热情落在梁春红的眼中,她特意把吴风叫到僻静处,提醒他别和王梅走太近。吴风没好气地说:“我们是正常接触。”梁春红以数落的语气说:“我怕你不明情况,染上那个贱女人身上的骚气。”吴风听了不乐意,书生气地说:“人没有高低贵贱之分,人格上大家都是平等的。”
梁春红白了他一眼,“你知道她是做什么的?”“技师啊,为女顾客做做推拿按摩。”梁春红嗤笑,“浴场有二十来个女技师,你看到有几个女顾客进来?她们一群人喝西北风啊?王梅就是做皮肉生意的。”吴风脑子嗡地一声响,惊愕地说:“不会吧……”
梁春红压低声音说:“这浴场就是靠卖淫女招徕顾客,你刚来不知道。注意一下王梅,她每天都要通过二楼后面暗道,上三楼几次。进三楼要用门禁卡。里面是一间一间包厢,专做这个生意。”
梁春红又拿出一张收银单,上面写着“加钟点650元、技师王梅”的字样,她指着说:“平常洗个澡就50元,做了那事就加收600元,按这里规矩,王梅可以分一半。”
吴风这下相信了,不由心生忐忑,“这里有卖淫活动,那我在这里上班,会出事吗?”梁春红斜睨他一眼,“我们在这里打打工,又没干啥违法的事,真要招来警察,那也是老板倒霉。”
顿了顿梁春红又说:“这里专门有人看监控,警察来时,会提前报信,没那么容易出事的。”吴风心稳当了,转动脑子,思考他所了解的知识,似乎自己的确没违法。
之后,王梅碰见吴风,又要他教自己电脑,吴风支吾着借故推脱。望着王梅生气离去的背影,吴风欲言又止,怔在原地半天没动……
吴风不想在这里干了,但还不到一个月,老板不会给薪水。他巴望着快点到一个月,领到钱就走人。
2016年2月初,吴风照例送茶水到二楼,三楼突然声音大作,接着有几人押着几对衣衫不整的男女出来。随后一群警察冲入浴场。原来警方经过侦查,里应外合捣毁了这一卖淫窝点。
吴风和一群打工仔被带至派出所时,以为只是协助调查,然后就没关系了。可民警调查后,明确说,他们已涉嫌犯罪,并把法律条文拿给他们看。
吴风的乡亲们闻讯后,以集体名义请求法官从轻发落。2016年5月,当地法院最终宣判,梁春红、赵卫方等人因犯协助组织卖淫罪,分别判处3年至5年不等的有期徒刑。吴风因涉案时间短,犯罪情节轻,被作出缓刑七个月的从轻判决。吴风所在学校从人文关怀从发,准许他继续读书。
法律是人立身处世不可触碰的红线,而学法、明法是守法前提。从此案看出,当下学校教育中法律教育的薄弱,普法工作在中国任重而道远。
(因涉及隐私,文中人物为化名。)
(编辑  赵莹  zhaoyingno.1@163.com
 

用户登录| 用户注册| 关于我们| 联系我们| 广告业务| 法律声明| 投稿须知

Copyright @ 2008 江苏《莫愁》杂志社 All rights reserved 技术支持:路特软件

社址:南京市草场门大街101号文荟大厦7楼 邮编:210036 电话:025-86203706

未经许可禁止复制或建立镜像 建议使用1024*768分辨率 苏ICP备1105270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