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好!欢迎来到《莫愁》门户! 登录 免费注册 加入收藏 / 设为首页/ 关注莫愁微博 
文章详情
您所在的位置:《莫愁》门户看《莫愁》《智慧女性》智慧女性201612→正文
身边都是黄药师

日期: 2017-1-9 16:31:11   阅读:

 

身边都是黄药师
董改正
孩子的古筝出了问题,我打电话给琴行,让他们派人过来调一下。琴行答应了,我就到楼下等,两小时过去了不见人来。再打电话,琴行说:“你这人咋这样着急呢,不是在路上吗?”我忍不住发怒了,失态了,都忘了旁边小槐树下,收废品的老牛在干活。
眼镜有啤酒瓶底厚的老牛,黑马脸,瘦高个,看人眼睛眯着。他一边捆纸壳,一边龇着牙笑,“一般忽悠人的都说在路上,其实还在家。”我和老牛不见外,他收到有点价值的旧书,都会直接送到我家里。一天活干下来后,他就靠在门前的躺椅上翻书,蘸唾沫翻,我都说了好多次这样不好,他改不掉。要么他就是喝茶,或者和旁边米店里的小个子陈三下棋,或者自个儿拉二胡。
一次有位老爷子技痒,回家讨来一根笛子,要和他“笑傲江湖”。两人合奏了一会,老牛停下了,拿过老人的笛子,眼看着他,将刚才的曲子吹了一遍。老人大惭走了,他是省音乐协会的。
老牛的老婆是个美人,年近五旬了,不比三十四五岁的女子差。有人开玩笑说,她一定是老牛买来的吧。女人笑,“可不是,他花一根笛子买来的。”
老牛扎好了废品,拍拍手说:“要不我给你调调看?”我看了看他的手,“那你先洗手。”上了楼,老牛这儿紧紧,那儿松松,这儿拨一下,那里划一声,眉头紧蹙,像是那么回事。十点半时,他抬起头,酒瓶底晃得我头晕。他说:“准备中饭吧。我喝白酒。”
事情还真就成了。临了,他弹了一曲《高山流水》,就上席吃饭,吃相凶狠。他埋头跟一只鹅翅纠缠时,不肯抬头,闷声说:“给我老婆子送一份饭菜去。”
小个子陈三穿上增高鞋只有1.52米,头大脖子粗,脸的面积惊人。他的米店开了有十年了,生意不好不坏。我跟他说,李嘉诚原来也是开米店的,他要努力才是。他回:“贾平凹原来也写豆腐块文章——关键是要快活,李嘉诚有我快活吗?”
陈三骑着比他高的、后座加宽的电动车送货,酷似无人驾驶。这是他的原话,他敢拿自己开玩笑。敢拿自己短处开玩笑的人一定是自信的。
陈三跟人说故事:“到了那家楼下时,车自行停下,无端下来了陈三,吓了漂亮的女人一哆嗦。她觉得不礼貌,说‘陈师傅,我觉得你像一个侠客’。像谁?江南七怪中的一个吧?”陈三的老婆比他高,儿子比他高。一次老婆的同事来家里串门,见床上睡着父子两人,惊讶道:“嚯,红英,你生了对双胞胎啊。”
陈三的棋艺下遍小区无敌手。一次在街上遇到摆残局的,其实是骗局,输赢挺大。陈三上去,硬是下赢了。棋局的托儿提酒带烟找来了,陈三正和老牛下棋。那人恭敬地叫了一声三爷,可把我们都笑坏了。陈三也笑,放下棋子说:“终于做了回爷。”他客客气气地对来人说:“您才是爷,我可不敢去街上骗人,还是卖米好,人类将来去火星了,还要吃米,这个行业我是不会放弃的。”那人赔笑,“有了您,我们就不用骗了啊,真刀实枪,让人心服口服。咱们合作吧。”陈三再三不答应。
老卞住在我家前面一栋,瘦削,脸上斧劈一样没有肉,鼻尖有个钩,简直可以挂两三两东西。一年前,我家隔壁的老头忽然瘫痪了,他儿子家庭困难,可愁坏了,住院门槛费两千元都交不起。他就想到老卞了。老卞带着一个长条盒子来了。不一会儿就出来了,一家人跟在后面,千恩万谢的。再过些日子,竟然就见隔壁老头拄着拐棍出来散步了。
老鲍住在卖散装酒的那栋房子三楼。那天早上,我听见一阵阵呼喝声,原来是偷狗的贼又来了。去年一年,他在我们小区杀了有小十条狗,大伙恨之入骨。偷狗贼风一般跑着,过了陈三米店就到大路,那就抓不到了。这时候老鲍拎着两条鱼迎面走来,大伙叫:“老鲍!偷狗贼!”老鲍侧着耳,作仔细听的架势,“啊?说啥?”小偷已近前了,老鲍恍然,鱼也没放,一个扫堂腿,小偷栽倒了。后来才知道,十多年前,老鲍是市散打冠军。
我拿我们小区的事跟朋友吹嘘,朋友笑了:“呵呵,身边都是黄药师啊,我们这里也差不多,哪个人没有两把刷子呢?人活了四五十岁,谁没有故事呢?”
说的也是,人各有天赋,只要藉此能活下去,不自卑,不奢求,按照自己舒服的方式活着,谁都可以成为特立独行的黄药师。
(编辑  赵莹  zhaoyingno.1@163.com
 

用户登录| 用户注册| 关于我们| 联系我们| 广告业务| 法律声明| 投稿须知

Copyright @ 2008 江苏《莫愁》杂志社 All rights reserved 技术支持:路特软件

社址:南京市草场门大街101号文荟大厦7楼 邮编:210036 电话:025-86203706

未经许可禁止复制或建立镜像 建议使用1024*768分辨率 苏ICP备1105270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