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好!欢迎来到《莫愁》门户! 登录 免费注册 加入收藏 / 设为首页/ 关注莫愁微博 
文章详情
那年的梦想

日期: 2017-1-3 16:07:28   阅读:

那年的梦想
J 鲁西西

  记忆中,我的童年是孤独的。父母忙着各自的工作,我像一只落单的小羊,穿着开裆裤在奶奶家的院落里四处晃荡。
  有时候噙着大拇指,坐在门槛上发呆。有时候蹲在树下观察蚂蚁,一蹲就是大半天,日子过得漫无目的且百无聊赖。直到有一天,我不知从哪个旮旯翻出一本黄旧的小人书。当时的我还没认字,可这并不妨碍我用想象去“阅读”那一帧帧情节连贯的画面。
  仿佛无意中打开了一个光彩炫目的新世界。我不再晃荡了,每天抱着那本书,爱不释手地看了一遍又一遍。
  妈妈看我这么喜欢小人书,又找了一些回来。她偶尔会给我讲解,更多时候,我通过画面一知半解地猜测情节,记得当时翻得最多的是一本京剧故事的小人书,我至今不知道那本书的名字,然而,书中一些黑白画面仍然隐约地闪耀在我遥远的童年记忆里。
  后来上小学识字以后,每天一放学我就绕到报刊亭,站在那儿将一本本新杂志翻个遍,直到老板忍不住开口驱逐,我才罢休。
  我的零花钱很少,又那么爱吃零食,却舍得将不多的钱用于买杂志。我最常买的杂志是《童话大王》。那一个又一个让人脑洞大开的故事,引领着年幼的我,最大限度地打开了想象力,沉醉于童话的美好世界里。
  我喜欢皮皮鲁与鲁西西两兄妹的故事,他们各种奇妙的经历,让我无比的羡慕。当时的我总是想,我要是能有个像皮皮鲁那样的哥哥就好了,我要是能经历那么多有趣的事就好了!可我只能将它看了一遍又一遍,让有趣的文字弥补我无法身临其境的遗憾。
  我用零花钱不断买《童话大王》,随着时间的推移,终于攒下了一个小纸箱的书刊。一有空,我就会将它们从床底下拖出来,这本翻翻那本翻翻,那是我当时最重要的宝贝和财产。
  有一次,学校要求我们每个人捐两本书给阅读室,我百般纠结,最终忍痛割爱捐出两本《童话大王》。之后,每回阅读室一开放,我都要跑进去看一看它们。看它们是否还在那里,看它们是否安然无恙。
  终于有一天,我将那两本《童话大王》藏进冬天的衣服里,将它们又“偷”回了家。请原谅年幼的我,不会有人比当时的我更爱那两本书了。
  然而,那一年我期末考试成绩很不理想,妈妈将我成绩下滑归咎于平时看太多课外书,将我整整一箱的《童话大王》全部付之一炬。记得那一刻,我对着火焰焦急地跺脚、歇斯底里地痛哭,那真是从未有过的悲伤。
  我不能在家看《童话大王》,只能在学校里偷偷看。当时我的同桌,家里也屯了很多《童话大王》,我开始向他借阅,利用在课间的时间匆匆看完,再还给他。借的次数多了,他慢慢地不太乐意借给我了。
  好在我同桌有个爱好,收集“火花”(火柴盒上贴的各种图案)。为了看他家里的杂志,我只能投其所好,和他商定我每次以两张“火花”的代价,向他借一本《童话大王》。于是,那段时间,我将家里所有火柴盒上的“火花”都揭了下来;每天上学放学路上,我总是东张西望看看地上有没有别人丢弃的火柴盒;甚至去垃圾堆里翻捡,只是为了获得更多的“火花”,可以从同桌那里换来更多的杂志。
  随着阅读能力的增进,我不再满足于童话书刊了,阅读面越来越广;也不再满足于只做一个读者,开始尝试自己动笔写。
  当我的作文被老师当作范文在班上朗读,当我的投稿变成铅字印在杂志上,当我出版了自己写的书……我知道,这一切都是读过的那些故事书刊给我的回报。阅读改变我的世界,也改变我的人生。
  一天,我在自己公众号的作者简介上写道:大家好,我是一个写故事的人。因为小时候喜欢皮皮鲁与鲁西西,所以我取笔名为鲁西西。很多年前,那个爱读《童话大王》,幻想自己是鲁西西的孩子长大了,开始写我喜欢的故事。我希望将来有一天,有人也会因为喜欢我的故事,用我故事里人物的名字做笔名,写自己想写的故事。
编辑 朱璐 zhulu83@126.com

用户登录| 用户注册| 关于我们| 联系我们| 广告业务| 法律声明| 投稿须知

Copyright @ 2008 江苏《莫愁》杂志社 All rights reserved 技术支持:路特软件

社址:南京市草场门大街101号文荟大厦7楼 邮编:210036 电话:025-86203706

未经许可禁止复制或建立镜像 建议使用1024*768分辨率 苏ICP备1105270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