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好!欢迎来到《莫愁》门户! 登录 免费注册 加入收藏 / 设为首页/ 关注莫愁微博 
文章详情
把好艾滋病防治的第一关

日期: 2017-1-3 16:05:51   阅读:

把好艾滋病防治的第一关
——访江苏省疾控中心艾滋病确证中心实验室主任徐晓琴
J 本刊记者 刘建淑


  艾滋病是一种危害性极大的传染病,自1981年世界第一例艾滋病病毒感染者发现至今,二十多年间,艾滋病在全球肆虐流行,已成为重大的公共卫生问题和社会问题。截至2015年底,中国估计有81万人感染艾滋病,江苏省已报告艾滋病病毒感染者及病人1.6万多例,儿童正在治疗的有近30人。
  在医疗卫生系统,有很多人默默无闻,却以一颗爱心守护着人们的健康和安宁,在12月1日“世界艾滋病日”来临之际,笔者采访了江苏省疾病预防控制中心艾滋病确证中心实验室主任、江苏省疾病预防控制工作先进个人徐晓琴,听她讲述艾滋病检测背后的故事,给广大读者包括为人父母者一些常识,为了家庭为了孩子,我们必须警钟长鸣。
  徐晓琴是江苏第一批艾滋病实验室检测员,1992年大学毕业后,她在医院从事临床流行病的检测工作,2000年,她被调到江苏省疾病预防控制中心艾滋病检验室——当时全省唯一的艾滋病确证实验室。
  十几年一直奋战在一线,徐晓琴亲眼目睹了一个个感染者的生活。徐州一个病人感染后,独自住在离村比较远的小屋里,靠别人送饭过去,身体虚弱得几乎不能下床;印象更深的是一个中年妇女,那天她来到检测室,进门先趴在桌子上大口地喘气,等缓过劲来,她突然大哭:“医生,人家都说我不行了,请您救救我!”多年之后,这个因为输血感染的妇女一脸蜡黄、浑身无力的样子还留在徐晓琴脑海中,那时,我国还没有针对艾滋病毒治疗的药。
  我国从2004年开始进口抗病毒相关药品,并加快了自主研发的步伐。用药后,徐州一位原先卧床的感染者可以下地干活了,那位妇女的身体也有了很大恢复,很多感染者都开始接受有针对性的治疗,这让徐晓琴心里有些安慰。
  2002年的一天,实验室闯进一个三十多岁的青年,手里提着文件袋,身穿考究的西装,他一进门就说:“医生,我要检测一下,我怀疑自己得了艾滋病。”他的紧张焦虑害怕都写在脸上,采血的时候,胳膊一直在发抖。
  当时,每次做检测,徐晓琴和她的同事都会主动跟检测者聊天,讲解关于艾滋病防治的知识,缓解他们的心理压力。因为感觉到这个检测者内心的恐慌,徐晓琴和同事们跟他聊了一上午。原来,他有一个幸福的家庭,一次高危性行为后,他总觉得自己得病了,感觉身体哪里都不舒服。检测报告要等几天,临走时,他感激地说:“我现在感觉放松了很多,周五来拿报告,如果是阴性,我一定请大家吃饭。”
  不知为什么,看着他离去的背影,徐晓琴有一种莫名的担心。检测结果出来的那一刻,看到是阴性,徐晓琴松了一口气。艾滋病感染者或者艾滋病患者中的大部分人平时不愿暴露个人感染的真相,不愿意留下真实姓名或者电话,徐晓琴没法第一时间告诉他检查结果。到了拿报告的日子,他没有来,又过了几天,他的家人来拿报告。徐晓琴得知,没有等到检测结果,他就选择了离去。那几天,徐晓琴和同事的心里很难受。
  徐晓琴总觉得,如果他对艾滋病有更多的了解,或许就不会做出这样的选择。出于恐艾心理,人们接受这方面的信息确实比较少。为了充分利用检测机会,徐晓琴总是和同事一起,尽量对每一个检测者给予更多的专业辅导,最初的艾滋病防治知识,就通过他们传播到一个个人及相关的人群中。
  面对艾滋病毒,有的人怕连累别人,有的人却无所谓。有一个检测者的检测结果显示不确定,需要复检。徐晓琴跟他交谈,向他普及艾滋病防治的知识,让他这段时间保护好自己,也要保护好家人,尽量不要发生性行为。一个月后复检,结果已经是阳性,可怕的是,才刚刚怀孕一个月的妻子也被感染!后来,江苏省把单阳家庭配偶纳入检测范围。
  每个艾滋感染者的背后都有一群人,他的配偶、家庭,他的社会交往圈。在这个圈子中,一个人感染,其他人也有可能被感染。因为隐私保护的需要,不能透露他们的信息。不再扩大传染面,只能期待于感染者的良知。


  随着感染者基数越来越大,再加上其它各种因素,新发感染者数量一直在增长。2000年时,全省每年大约有几十例感染病例,后来每年以30%的速度递增,现在一年有几千例。徐晓琴检测过的最小的艾滋病毒感染者才5岁,当实验结果出来,她拿着报告单的手有点颤抖,她不敢想象,这个孩子以后会有怎样的生活。其实,感染艾滋病毒后,如果按照规定服药,降低病毒数量,其传染性就会大大降低,自己也能够维持正常的生活。但有些感染者认为自己的身体并没有什么变化而拒绝服药。徐晓琴介绍说,一个健康人从感染上艾滋病毒到死亡,一般分为三个阶段,每个阶段的表现不一样。
  第一阶段称为急性感染期,感染后,少部分感染者会出现类似流行性感冒的症状,如发热、咽喉炎、皮疹、淋巴结肿大等,在2—3个星期内,这些症状会自然消失。
  接着,感染者进入第二个阶段,这一阶段被称为无症状期,约占从感染到死亡整个过程的80%时间,这时的病人被叫作艾滋病毒携带者,表面上大多数感染者是健康的,与正常人没有区别,只是其体内的免疫系统正在与病毒进行着无形的斗争。
  艾滋病毒每天都摧毁大量的免疫细胞,而骨髓则通过加速生成新的细胞来加以补偿,但是,新细胞的补充速度总是赶不上细胞损失的速度。当感染者体内的免疫细胞已无法与艾滋病毒抗衡时,就标志着进入艾滋病毒感染的最后阶段,称有症状期,这时,感染者被叫作艾滋病(AIDS)患者,他们非常容易受到其他疾病的感染,一些平时根本不会对人的生命产生威胁的普通传染病如肺炎等,一旦进入AIDS的肌体就会无法控制,发病后基本就无可挽救。
  全省的血液采样都要送到省疾控中心来检测,因为检测送样的时效性问题,徐晓琴和她的同事们不得不经常加班加点,不管多晚,不管是否是周末,只要样品一到就开始检测,随时处于待命状态。因为从事特殊的行业,徐晓琴特别注意规范工作流程,避免职业暴露。尽管非常小心,但在一次使劲拔开管子时,血液样品一下溅到她眼睛里。她赶紧去水池边反复清洗,虽说医学常识告诉她感染的风险不是很高,但心里还是有一点忐忑,直到三个月后的检测结果出来,她的心才放下来。
  最揪心的是非典时期,那天下班后,她接到电话,让带上生活用品,马上到单位集合,她心里就明白了,江苏省组建非典病毒检测实验室,她被抽调到了。那时,女儿还很小,只能电话联系,忙碌的时候,甚至电话都没有空打。
  2008年,全国61个省市大调查,艾滋病毒感染者逐渐增多,江苏开始在全省组建实验室,目前全省艾滋病检测网络已扩展到1个省级确证中心实验室、18个确证实验室、13个市级筛查中心实验室以及687个艾滋病筛查实验室、1678个艾滋病检测点,形成了覆盖各个地区、各类重点人群的综合监测网络,每年监测各类高危人群近5万人。
  除了检测工作,徐晓琴更多是将精力放在了对全省检测技术人员的培训上,每年举办各类实验室检测技术人员培训班,开展艾滋病检测实验室现场督导和质量考评;加强对监测资料的分析利用,及时准确掌握艾滋病疫情变化情况和流行趋势,发表了近10篇有分量的学术论文,为制定和完善防治措施提供科学依据。
  因为懂得,所以慈悲。一个个检测者、一管管血样,徐晓琴都深知背后的分量,这么多年,她倍感艰辛,却从未放弃,她希望做好监测工作,把好艾滋病防治的第一关,帮助到需要帮助的人。
图片由本文作者提供
 

用户登录| 用户注册| 关于我们| 联系我们| 广告业务| 法律声明| 投稿须知

Copyright @ 2008 江苏《莫愁》杂志社 All rights reserved 技术支持:路特软件

社址:南京市草场门大街101号文荟大厦7楼 邮编:210036 电话:025-86203706

未经许可禁止复制或建立镜像 建议使用1024*768分辨率 苏ICP备1105270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