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好!欢迎来到《莫愁》门户! 登录 免费注册 加入收藏 / 设为首页/ 关注莫愁微博 
文章详情
您所在的位置:《莫愁》门户看《莫愁》《智慧女性》智慧女性201512→正文
在地愿为连理枝

日期: 2016-1-5 15:16:58   阅读:

 

在地愿为连理枝
彭霞
人们都熟知传奇画家潘玉良与潘赞化的一段绝世情缘,却鲜有人知道潘玉良和另一位男人王守义的故事。
潘玉良的故事是个传奇。16岁,她成了青楼雏妓,本以为此生将老死风尘,谁料,红颜却不薄命。那年,她偶遇了人生中的第一个贵人——芜湖海关监督潘赞化,成为潘赞化的二姨太。命运由此转机,在潘赞化的关爱与支持下,她走上了艺术之路。
对潘赞化,她心中全是感激与爱。原以为,爱情可以朝朝暮暮地长相守,不料,潘赞化的大夫人处处排挤她,于是,她不得不与心爱的人挥手作别,孤身远赴巴黎。在巴黎,她一边坚持中西画的研究与雕塑创作,一边以卖画维持生计。
1940年,德国纳粹组织的铁蹄践踏巴黎,潘玉良创作与赖以生存的画室被毁,生活艰难到有时几天都吃不上饭,更不用说进行油画创作了。困境之中,她遇到了人生中的第二个贵人,漂泊法国的留学生王守义。王守义是一位爱国志士,为逃避国内白色恐怖来到巴黎,同朋友一起开办了一家餐厅,收入尚可。
王守义不仅出资为潘玉良重振画室,购置了绘画材料,为促进艺术交流,还帮她举办了艺术沙龙;陪她参观艺术宫殿,欣赏艺术珍品,野外写生;为她在法国、瑞士、意大利、希腊、比利时等国家举办画展。资金匮乏时,王守义多方奔走,设法筹资,让她在艺坛渐渐声名鹊起。
可以说,潘玉良的每一件作品都凝聚着王守义的汗水,每一枚奖章都饱含着他的心血。对王守义的深情厚意,潘玉良除了感动,无以报答。她心中牵挂的人,仍然是大洋彼岸的潘赞化。
“天长路远魂飞苦,梦魂不到关山难。长相思,摧心肝。”在盼望着踏上回乡之路的日子里,潘玉良得知自己魂牵梦绕的潘赞化已逝世,她伤痛着病倒了。弥留之际,她留遗嘱给王守义:将自己对潘赞化的情与对祖国的眷恋带回家乡,了却半生心愿。
王守义几乎倾其所有,以10万法郎重金在蒙帕纳斯公墓租下为期一百年的一块墓地,又为潘玉良举行了隆重的葬礼。此后,他马不停蹄地去完成她生前的夙愿。1978年秋天,年逾八旬的他,带着潘玉良的一张自画像、七大铁箱遗物、两千多幅遗作及她一直珍藏的印有自己和潘赞化照片的鸡心项链,风尘仆仆地回国,遵照潘玉良的遗愿,将部分遗物交给了潘赞化的后人,其余的捐献给了祖国。做完这一切,他的身体忽然垮下来了,居然是癌症晚期。
王守义去世后,家人将他埋葬在了潘玉良的墓穴中,墓碑上没有他的名字。
在潘玉良一生中,陪她时间最多的,不是她的丈夫,而是那个开餐馆的平凡男人;在她驾鹤西去后,与她同穴共眠的,还是那个开餐馆的平凡男人。而对王守义,潘玉良只有朋友般的信赖与亲近,以及亲人般的依赖,却唯独没有爱情。王守义对她,却用尽了所有的痴情来守候这份无望的爱,且无怨无悔。
(编辑  张秀格  gegepretty@163.com

用户登录| 用户注册| 关于我们| 联系我们| 广告业务| 法律声明| 投稿须知

Copyright @ 2008 江苏《莫愁》杂志社 All rights reserved 技术支持:路特软件

社址:南京市草场门大街101号文荟大厦7楼 邮编:210036 电话:025-86203706

未经许可禁止复制或建立镜像 建议使用1024*768分辨率 苏ICP备1105270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