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好!欢迎来到《莫愁》门户! 登录 免费注册 加入收藏 / 设为首页/ 关注莫愁微博 
文章详情
您所在的位置:《莫愁》门户看《莫愁》《天下男人》天下男人201512→正文
“城会玩”释放涂鸦的天性

日期: 2016-1-5 10:33:48   阅读:


“城会玩”释放涂鸦的天性
依江宁
在涂色书的风潮下,“城会玩”玩出更多个性的、好玩的、创意的画画减压方式出来:比如涂鸦时尚杂志,把手头的时尚杂志用彩笔涂鸦的方式进行二次创作,使之变成或诙谐、或俏皮、或张扬的“漫画大片”;铝粉刮本,以各大知名景点做范本,涂上一整片铝粉,给你一支刮笔依轮廓把粉刮下,刮下同时会露出底下的金色光泽,让这幅画在黑夜中发光;“禅绕画”,更像是一种心灵治愈的绘画活动,在作画的同时,心灵呈现冥想状态,进而达到自在、心静的效果。相比之下,像《秘密花园》这样在别人预设的线条里面涂色的玩法已经OUT了。


手抄本绘画,静如止水地完成一件事
实践者:缈沨  上海

豆瓣上有一个“手抄本绘画的艺术”的小站,创办人就是缈沨。
创办之初,手抄本在国内的相关领域几乎是空白,缈沨在大学时修读世界美术史,写这方面论文的时候,能找到的中文参考资料是极其有限的,一般来说手抄本只会作为中世纪美术中一个小小的分支附带提一下。为了了解原版古籍,缈沨通过各大图书馆寻找书籍资料,在网上尽可能地购买原版书,委托国外的好友辗转寄回一些。
1390年的《圣母子》画像是缈沨的第一幅古代手抄本临摹作品。一袭蓝裙的圣母怀抱圣子,在金色背景的烘托下,端庄优雅,背景中黄与红的花纹交织出了古典风的细腻精致。
对于这幅看起来已经很精致的作品,缈沨谈到临摹中存在很多实际的问题。比如,没有具体的书籍系统指导,只能自己一步步尝试。“当时我还只会用丙烯颜料,那种颜料的特征是快干、覆盖力强,但是颜色纯度不高,画出来的效果比较暗沉,不出彩。”在此之后,缈沨开始尝试矿物颜料。
事实上,矿物颜料虽美丽,但把粉末在纸面上涂均匀是制作过程中难度最大的环节。精细切割的每个色块都很小,有的宽度不足一毫米。而色块之间可能有颜色渐变的关系,因此不能平涂带过。每个区域都要反复铺色两三遍,每一层矿物色必须等待前一层完全干透后再叠加。
刚开始研究时,作品的进展比缈沨想象的要缓慢得多,仅一片叶子就有三层不同的深浅度,并且藤蔓的颜色也不是单一的,得先用蓝色铺一层底色,再用白色上第二层亮部,没有一个细节是一次性完成的。
每天画完,缈沨都感到眼睛和颈椎不适,必须要有极大的耐心才能完成整幅作品。而之后,贴金和用矿物色的金粉做装饰过程同样精细繁复。因此,画了三年,缈沨也只有十几幅作品。
也就是在一边追求精细,一边试验的过程中,缈沨得以不断修正和积累经验技巧。缈沨自2014年起开始尝试自行设计手抄本。中古时期,人们还只是简单地表达,没有过多装饰,但缈沨会在里面加入更有装饰性的细节,比如衣服花纹的走向就可以按自己设计的来,许多细节可以自己发挥,很有成就感。
2014年年底完成的一幅《O lumen Ecclesiae》,是她自行设计的第一幅手抄本,描绘了三位道明会修士歌唱圣咏的场景,装饰和细节都是她在翻阅大量资料后设计布局的。如今这幅作品被委托转赠给美国加州奥克兰道明会的阿尔伯特修道院,为后者收藏,这也是缈沨做的最有成就感的一件事。
“画手抄可以让人静如止水地阶段性完成该做的事情,就和抄经一样,是件修心的事。”对于时下盛行的填色书,缈沨并不是很感兴趣,在她看来,即便画得再烂,自己亲手画或临摹一个新事物,和只是往别人画好的固定的线稿里填色,前者要有意义得多。“涂鸦是每个人的天性,不管天资高低,对画画的渴望是每个人都有的。可能现在大家接触比较多的是填色书,但填色终归是被局限在别人的作品里,我个人觉得,如果有可能的话,大家最好还是自己来画。”
每晚睡前的三小时是缈沨最沉静的时候。灯下,用贝壳盛好矿物颜料,执起羽毛笔,摊开纸,对照中世纪手抄古籍的作品开始临摹。随着《秘密花园》等填色书风靡一时,缈沨用高大上的玩法惊艳了还在填色书上兢兢业业的普罗大众。

禅绕画,头脑SPA
实践者:韩玉琪  北京

韩玉琪是一位大学老师,有一次逛书店,她看到《快乐禅绕画》这本书,就被禅绕画这种全新的绘画方式迷住了。书中介绍,禅绕画被称为“来自美国的心灵画作”,并风靡欧美国家。盘曲缠绕的线条构成了禅绕画的基本纹样,多种纹样的自由组合则构成了一幅完整的禅绕画。禅绕画的绘制轻松有趣,简单易学。韩玉琪并没有多少深厚的绘画基础,但她想画的时候,只要一支黑笔、一支铅笔、一张纸,就可以随时随地尽情禅绕。
绘制禅绕画,是一个能让人平静的方式,在看书劳累或者遇到不顺心的事情时,尚就拿出纸和笔,通过慢慢的一笔一划让人静下心来。既然是禅绕而非缠绕,那必须得和禅、心灵、意境产生点关联。她把禅绕画当作是点、线、面在纸上的一种组合游戏,用不断重复的单一图形来作画,借由创造图样进入冥想。
人在专心画画时,身体自然会放松,焦虑和压力也能相对随之减轻或消失,自信心将会得到提升,达到身心平和的境界。而当你带着沉重的心事画画的时候,有些东西自然会宣泄在纸上。因此,禅绕画也被称作“头脑瑜伽”。
有时候朋友来家里玩,韩玉琪也会邀请她们一起绘制禅绕画,借此阅读朋友们的心情。禅绕画的每一根线条都应该画饱满的实线,特别是填色的部分更需要静心去画,填色应该是细细密密地一笔一划,但有些人很浮躁就会画得很不均匀。每个人的组合和画法都不一样,如果有人当时心情非常毛躁,画出来的东西也会比较粗糙,画面暗沉,韩玉琪和好友一聊天,果然发现她们心里装着一些闷闷不乐的事情。而画得精细的东西,说明绘画者心情是喜悦的,这天过得很开心。
禅绕画不一定都画在纸上,韩玉琪创造了一种新玩法,把禅绕画多变的图样印在了做衣服的布料上、帆布小口袋上和茶杯等陶瓷器皿上,客人看了都觉得很别致。
禅绕画的很多基础图形虽然都有自己的名字,比如“骑士桥”“新月”“尼巴椰子”“烈酒”等等,但这些名字只是便于记忆,其实图案并不是固定的,完全可以画自己的东西。就这一点,韩玉琪觉得玩禅绕画比涂《秘密花园》以及它的姊妹书《魔法森林》要好。填色书还有一个不好的地方就是太费时间,有很多人填色填到忘记时间,连觉也不睡一定要逼着自己画完,原本是舒压的,结果反而给了自己更多压力。韩玉琪的好多朋友都画到脖子酸痛,最后还要花钱去做SPA。而绘制一幅禅绕画30分钟就结束了,从线条的漫游中脱离出来,你并没有困在其中,而是那个头脑经过SPA后彻底放松后的你。
图片由本文作者提供  编辑 陈陟

用户登录| 用户注册| 关于我们| 联系我们| 广告业务| 法律声明| 投稿须知

Copyright @ 2008 江苏《莫愁》杂志社 All rights reserved 技术支持:路特软件

社址:南京市草场门大街101号文荟大厦7楼 邮编:210036 电话:025-86203706

未经许可禁止复制或建立镜像 建议使用1024*768分辨率 苏ICP备1105270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