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好!欢迎来到《莫愁》门户! 登录 免费注册 加入收藏 / 设为首页/ 关注莫愁微博 
文章详情
去上黄,不仅是旅游

日期: 2015-1-5 14:32:33   阅读:

去上黄,不仅是旅游

不能在湖边安居乐业,便在精神上临水照花
                     韩韩

溧阳的北大门外,有座镇,叫上黄镇;上黄镇有片湖,叫长荡湖。
去长荡湖之前,对这片水域没有感性认识。当车停下来,人站到了湖边时,竟生出我与湖相互惊扰的感觉。湖,惊了我的记忆。而我,也一定是扰了湖的清寂。几只白鹭从芦苇丛中飞掠而过,没入水天一色之中。
这就是传说中的长荡湖吗?瞬间,我竟有些恍惚,需要将自己从先前看到的华丽摄影图片中拉出来。眼前辽阔的长荡湖无比安静从容,在秋季没有阳光的天气下,灰白色的水面波澜不兴,其中点缀着几丛芦苇,一座弯曲的栈桥长长地伸向湖水深处。而那些秋风中轻摇慢逸的芦苇丛,倒像一个个俊逸的年轻母亲,放飞着那些不时飞进飞出的各式水鸟。
长荡湖包容性强,仅仅上黄镇的水面就含有3万亩特种水产养殖。这里是水产养殖的天堂,是各种珍禽的天堂,据曾在当地政府任过宣传委员的老涂介绍,光是飞鸟类就有七七四十九种。
长荡湖是安静的。尤其是看到了金坛地界上的长荡湖的宣传图片,白天不知什么模样,一到了晚上便金碧辉煌,张灯结彩,食客们纷至沓来,真是一个热闹得无法比拟的商品小社会。我知道,不久的将来,上黄镇的长荡湖也会发展成这样,或许还会超过今天的金坛的长荡湖,这是兴盛之事。时代前进的脚步谁也挡不住,需求催生经济发展。
可是,我更喜欢此时的长荡湖,她像一个还没有金粉施面的朴素姑娘,淡淡然的荷叶田田的故园模样,亲切,家常,本分中也不失独有的风情。
长荡湖湿地公园的湖水像首诗那样卧在省道239线边上。没有见到一位游客,不设门票,视野开阔,物产丰富。如能在岸边有间小棚居住,白日看风吹皱水面,夜晚落灯读书,晴天荷锄种菜,雨天听清茶呼应檐下清响。这种生活,既像禅,也像仙,总之是极好的。
倘若不能这样,便在精神上养一片湖,在现实生活中活得局促、伸展不开手脚的人,完全可以在精神上临水照花。当我站在长荡湖秋风飘浮的湖边时,首先想到的就是被胡兰成称作“临水照花”的民国才女张爱玲。倘若当年大上海滩上的小资代言人张爱玲在世,她会喜欢这清寂的上黄镇的长荡湖么?
我觉得,张氏会喜欢这里的。上海滩固然风情,但都市的风情多少带有物欲,难免让人觉得是种沉疴。而长荡湖的风情,像辽阔空地上的一棵树,静伫或者婆娑,衣袂飘飘或者沉静不语,她总是清风自扬、花香自来,无关去留,只存美意。这便是一种难得的好,一种完全放松、自在的好了。
所以这样一想,上黄镇距上海、杭州200公里,距南京、苏州、无锡约100公里,距常州40公里,长荡湖,倒真正应该是城里这样一群女子喜欢来的地方,那种有着类似于张爱玲特质的女子——孤傲、敏感、卓尔不群,但是却逃不开现实生活的樊篱的人,完全可以在这里,让一直居高不下的灵魂,放下身段,软下身子,就地轻松一下。人生,没有什么坡是非得要去爬不可的,也没有什么路是非得要去赶不可的。
这话不是简单的心灵鸡汤,如果你去看看长荡湖畔边上的水母山,看看那据称曾经是人类始祖中华曙猿繁衍栖息的遗址——中华曙猿遗址国家地质公园里的化石陈列,便知这世间哪一样能历经千年万年?无非两样,一种是自然,一种是文化。别的,只是这苍茫天地间的一种“经过”而已。
这世间的道理,多数已为世人所了解。只是有些道理,有时会忘记,会忽略,只有处于一种本真的自然状态下,那些道理才会被激活,重新回到人的生活中来。如此说来,站在水母山下,站在那一潭蓝得像钻石一样的水波面前,人会轻易明白,这一世究竟什么才是真正想要的。
上黄,是江苏面积最小的镇。但她所给世人提供的生活经验却非常丰富。独对长荡湖看景,站立水母山下怀古,这都是长荡湖独有的本真之美。而最具有推广价值的是,上黄镇后山村,是座长寿村。我们去看了看,村庄里非常干净,白墙青瓦,绿树成荫,生机盎然。我喜欢这样的村庄,因为她是自然的,没有像通常有些被开发得过度的村庄,游客永远不应该是村庄的主角,家常生活才是村庄永恒的价值观。
长寿村长寿的秘密在哪里呢?这可能是很多人关注的话题。
我站在村里那颗最古老的大树下,看看头顶上的蓝天白云,心下想,这长荡湖上的风清洁了上黄的空气,而水母山的人类始祖的传说,赋予了上黄一种超自然的灵性,再加上长荡湖生长的茨菰、野马蹄、野鸭蛋等等天然绿色食品,都是滋补人的好食物。人是闲适的,如此这样,哪还有不长寿的道理呢。
去长荡湖时,路过水产市场。车子停了停,好大的螃蟹在水桶里待售,个个都是四两半以上。问了下价格,八十元一斤。陪同的朋友介绍说,长荡湖的螃蟹本地人不太容易吃得到,太畅销了,一部分出口日本,一部分销往上海。长荡湖的蟹要到11月初才正式上市,味道鲜美,肉质紧致。这自然是不必多说了。我想说的是,长荡湖还有一景,就是这螃蟹,它们喜欢沿着簖网慢慢往上爬,爬着爬着,有的掉下去了,有的就停在网上,悠悠地晒太阳。然后就看到,刚刚掉下去的那只,又在努力地往上爬。随行的朋友说,我们长荡湖的蟹好吃,除了水质好气候好之外,还因为它们都爱晒太阳,晒太阳就是补钙,所以这里的蟹味道正,营养丰富。大家都为他的机智和风趣快乐地笑起来。
在长荡湖,静静地站在岸边,看蟹们一只只上来,再掉下去,再努力着上来。而这样费劲地周而复始,就是为了晒会儿太阳,我心里猛然涌起许多对生命的悲悯。这个秋冬,或许应该去上黄镇呆上一天,那座江苏最小的镇,几乎没有通常意义上的旅游景点,但这就是上黄吸引我的地方。难道,我们出行,不是为了寻找一个让我们的心,在安静之中得到补充能量的机会吗?这个想法,或许赞成的人少,自古以来,临水照花的人,她们总是小众。

用户登录| 用户注册| 关于我们| 联系我们| 广告业务| 法律声明| 投稿须知

Copyright @ 2008 江苏《莫愁》杂志社 All rights reserved 技术支持:路特软件

社址:南京市草场门大街101号文荟大厦7楼 邮编:210036 电话:025-86203706

未经许可禁止复制或建立镜像 建议使用1024*768分辨率 苏ICP备1105270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