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好!欢迎来到《莫愁》门户! 登录 免费注册 加入收藏 / 设为首页/ 关注莫愁微博 
文章详情
见字如面

日期: 2015-1-5 14:30:59   阅读:

见字如面
南在南方

一个人有间书房,架上有些书,就不是一个人了,而是济济一堂。这个感觉老早就有,那时,书房离我还远,最迫切的事情,是找间房子先把自个儿收藏着,安身立命要紧。
多年之后,有了间书房,做了一面墙的书架。之前收在纸箱里的书,都请上了书架。只是占据了其中几格,看着稍稍有点不好意思。
从乡下来,离庄稼远了,偏偏又念农事的好,买几本农科书,看《齐民要术》,看北魏时的种植,工具,果蔬,饮食,许多东西还在延续,这就有点与古人为伍的感觉。书里写芜菁,如今叫大头菜的,说,种一顷取叶三十车叶,正二月间,卖作菹,三车得一奴;又能收芜根二百车,二十车得一婢。初看时,以为奴比婢便宜,也不一定,卖作菹(腌菜)的叶,不是青叶,要结成辫子挂着,干了之后,堆码着待买。这般,便宜贵贱不好分别。《农政全书》广博,徐光启有慈悲心,书中列了诸多救荒草木,其中写到菖蒲,此物《吕氏春秋》里说孔子听说文王喜欢吃,缩着脖子吃,三年之后,不用缩脖子了。徐先生来一句,尝过,真难吃也!读之一乐,想着这么苦,用不着尝了。此外还看了《天工开物》,做瓦,造纸,都是我熟悉的,看着也亲切。
吃货遍地,我也不例外。《随园食单》可以一看,袁枚说素菜荤做,荤菜素做,深得我心。又说,喝酒吃菜,对不起菜,因为酒破坏了味觉,尝不出菜味,觉得也说得在理。不过我觉得吃菜不喝酒,对不起酒。最好玩的是他说芋头,“十月天晴时,将芋子、芋头,晒之极干,放草中,勿使冻伤,春间煮食,有自然之甘。俗人不知。”顿时大乐,这事我小时就晓得,顿时觉得自个儿不俗。元朝贾铭的《饮食须知》是本怪书,蔬果肉在他眼里差不多都有毒,唯胡萝卜有益,不过也有有趣的,他说,葡萄藤穿过枣树,则实味更美;栗子,同橄榄食,有梅花香;木耳,枫木上生者,食之令人大笑不止等等。又引用张华《博物志》里说:“人以冷水渍至膝,可顿啖瓜至数十枚;渍至项,其啖转多,水皆作瓜气也。”《倪云林饮食制度》,遍寻不得,甚憾。林洪《山家清供》未能找到书,在网上看了,好则好矣,难得成为盘中餐。汪曾祺写食最有烟火气,不宜作为枕边书,宜引馋虫,辗转反侧,难以成眠。  
周作人也写食,跟汪曾祺不同,给人感觉像是吃饱了看别人吃,可能跟他不下厨有关,隔了一层。周作人的书倒是收了很多,其中《夜读抄》看得最多,有篇他引用别人记骂人的过目难忘:“初开口如饿鹰叫雪,嘴尖吭长,而言重语狠,直欲一句骂倒。久之意懒神疲,念艺圃辛勤,顾物伤惜,啧啧奴奴,且詈且诉,若惊犬之吠风,忽短复续。旋有小儿唤娘吃饭,妇推门而起,将入却立,蓦底忿上心来,顿足大骂,声暴如雷,气急如火,如金鼓之末音,促节加厉,欲奋袂而起舞。余骇然回视,戛然已止,箸响碗鸣,门掩户闭……”这场面倒不鲜见,但文字这般鲜活,不叫绝都不行。
书房里的书慢慢多起来,坐在一把标着1954年铭牌的旧木板椅上看书,许多感受难以描绘,笼统地说,就是见字如面。又想着,这小小的书房会不会挤着它们?
宋元明清刊本,我一本也没有,只有两本《草木典》是影印的,时而翻看,它引用典籍甚多,片面满足了不能亲见的遗憾。其中引用袁宏道说赏花:“茗赏者上也,谈赏者次也,酒赏者下也。若夫内酒越茶及一切庸秽凡俗之语,此花神之深恶痛斥者,宁闭口枯坐,勿遭花恼可也。”最后一句最得花心。
有天,我沉默着将架上所有鲁迅和周作人的书摆在一起,将胡兰成和张爱玲的书也摆在一起,把梁实秋的书挨着鲁迅的书,这是我的一点小心意。
《诗经》里写:“风雨如晦,鸡鸣不已,既见君子,云胡不喜。”是写恋人相见,用在遇到一本好书上,也贴切不过。
(编辑  张秀格  gegepretty@163.com
 

用户登录| 用户注册| 关于我们| 联系我们| 广告业务| 法律声明| 投稿须知

Copyright @ 2008 江苏《莫愁》杂志社 All rights reserved 技术支持:路特软件

社址:南京市草场门大街101号文荟大厦7楼 邮编:210036 电话:025-86203706

未经许可禁止复制或建立镜像 建议使用1024*768分辨率 苏ICP备1105270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