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好!欢迎来到《莫愁》门户! 登录 免费注册 加入收藏 / 设为首页/ 关注莫愁微博 
文章详情
微信救婴,牛妈斗贼妈

日期: 2015-1-5 14:30:02   阅读:

微信救婴,牛妈斗贼妈
远方

长途列车上,一位年轻妈妈看到另一位妈妈照顾婴儿的细节不合常理,怀疑对方可能是贼妈。随后六个多小时的路途中,她只想着一件事——宁可犯错,绝不放过,要争取各路资源救下孩子。呼啸千里,一路惊心,中国列车上罕见的温情剧惊险上演……

细微处隐约显露阴谋

2014年6月22日,傍晚,武汉大学(河南)教育培训中心主任尹宁与二十余位同事一起,乘坐2150次列车前往山东日照出差。按号落座之后,她就忙着低头摆弄智能手机,待眼睛有点疲劳时,她抬头休息,目光恰巧落在洗手台旁边的女子身上。
那女子身着少数民族服装,皮肤有些黑,瘦瘦的,吃力地抱着一个用被子紧紧包裹的婴儿。36岁的尹宁也是一个3岁孩子的妈妈,见对方表情疲惫,眯着眼,很是同情,便走过去,热情地邀对方坐下。
普快车厢十分拥挤,空气异常闷热,穿着短袖的尹宁没站几分钟,就感觉有微汗溢出。百无聊赖中,她扭头看了下那女子怀里的孩子,鼻头上有浓浓的黄疸,尹宁很怜惜,孩子可能太热了。下意识中,她轻轻摸了下小孩的颈部,小孩的衣服竟然像浇了水,全是湿漉漉的冷汗。更令尹宁心惊的是,尽管车厢里各种味道杂陈,可她能清晰地闻到孩子身上发出一股馊味。这妈妈是怎么带孩子的?尹宁忍不住提醒:“大姐,孩子太热了,你可以将包被拿掉。”那女子没吱声。
尹宁对座的同事们听了,也跟着劝说:“车厢里闷,空气又不好,孩子会捂出病来的。”可你一言,我一语,那女子仿佛没听到,无动于衷。尹宁好奇起来,难道对方在山区没见过世面,做事生怯?可仔细打量,女子神态沉稳老道,怎么看都不像胆怯。
尹宁决定跟她套套近乎,消除生分再来劝她。“大姐,你是哪里人?”“四川的,彝族人。”“那你到哪里去?”“我女儿刚生下来22天,我带孩子去费县见我老公。”才22天?尹宁更是吃惊,孩子还没满月,当妈的怎么这样粗糙地对待她?
没等她继续往下再说,突然“哇啊”孩子哭了,可能是不舒服或饿了。那女子不慌不忙,没像一般妈妈撩起衣服喂奶,而是拿出一瓶花生奶饮料,倒进奶瓶,直接塞进孩子嘴里。孩子不吃,不停地哭。一声一声,狼嚎似的,周围人听着非常难受。过了好一会儿,孩子可能累了便不再哭了。
这时,那女子掏出手机,用少数民族语言打起电话来。通话时间挺长,而这过程中,她根本没正眼看过孩子,眼神里也丝毫没有一点母爱。尹宁心里“咯噔”一下,越想越可疑:如果她刚生完孩子,即使没有母乳喂养,也不应该给婴儿喂饮料啊。何况,她穿戴并不寒碜,打扮也不错,怎么看,都不像连袋奶粉都买不起啊。
就在尹宁想如何质疑对方时,那女子起身抱着孩子去了厕所。20分钟后,女子回来了,不但没给孩子拿掉包被,反而包裹成了双层。尹宁想:太不合情理了,难道她发现我有怀疑了?
根据一系列推测,加上刚才长时间的通话,尹宁估计对方很可能有同伙在这列火车上。

斗智斗勇一路惊情

尹宁让同事监视着那个女子,自己则走进了乘警室。
乘警闻讯,二话没说,就假装例行检查。可面对调查,那名女子说着含糊其辞的彝语,让乘警无法验证。周旋一番,警方只通过身份证得知,此女37岁,四川人,经公安内网查证,她没有任何犯罪记录。随后,乘警告诉尹宁,身份证信息有限,如果需要查证,必须联系地方公安,进一步对其身份进行审查。尹宁听了这话,急成一团。
列车穿行在茫茫夜色里,旅客们都沉浸在睡梦中,通过了乘警检查的女子居然抱着孩子,也心安理得地睡着了。而尹宁和同事们却不甘心,注定了今夜无眠。
尹宁的大脑再次飞转起来,然后举起手机,悄悄给对方拍了一组照片,发了几十条图文并茂的微博、微信,向朋友圈和网友求助:“今天可能遇到了人贩子,哪个妈妈这样对孩子的,你们帮我看一下。”疑点一提出,大家一起甄别,认为该女子是伪妈无疑。
凌晨一点多,郑州网友“大仙儿君”联系到尹宁,考虑到她通话不便,自告奋勇承担起联络人的角色,代她报警求助。
此时,火车进了河南长恒县站,可尹宁得到消息,“大仙儿君”打了110,然而火车一直在前行,而区域职责划分不同,对方无法接办。
眼见希望在眼前却又因报警无门而中断,尹宁又焦躁起来。此时那女子已经醒来,随时可能下车。尹宁和同事商量,最坏的打算是团团将对方围住,抢下小孩。
与此同时,网友们的心也被揪得紧紧的,不停地追问进展。“大仙儿君”也在全力努力,继续联系下一站。而看到列车一次次停靠再离开,尹宁一行焦急万分又无可奈何。
万分庆幸的是,凌晨两点,“大仙儿君”发来好消息,说联系到了前面山东费县火车站派出所的朱警官,他们已经开始部署了。原来,几次挫败后,“大仙儿君”想了一个办法,多跳过几个站打去电话。朱警官接到报警后,立刻向临沂市公安局汇报,并马上联系到尹宁,让她们先不要惊动可疑女子,一切以保证自身安全为主,有任何异动及时汇报。
大约5点多钟,火车快进费县站了。那女子开始整理行李,将拖鞋换成旅游鞋,换了上衣,又把孩子重新包了包,静等下车。尹宁激动极了,六个多小时,孩子一点奶都没吃,真是太可怜了,快点解救她吧。
20分钟后,列车到站。那女子与同伴五人一起下了车。火车站派出所与费县刑警大队,就以热心网友举报拐卖儿童为由,将六名嫌疑人带回调查。
经过几天漫长的等待,2014年6月25日,案情有了结局:六名疑犯中,只有一人与本案无关。其中吉牛、阿玲受人指使,将一名刚出生的女婴带至山东贩卖。其余三名妇女都怀有身孕,准备到山东投奔亲友,待孩子生育后再联系卖掉。目前,吉牛和阿玲被依法刑拘,三名孕妇被监视居住。被贩卖的女婴送至社会福利机构暂时代养。
听到这消息,尹宁欣喜落泪,8月的一天,她专门到福利机构看望孩子。孩子被照顾得很好,脸上黄疸只剩一点点,脸蛋也由苍白变成红润,不时舞动两只藕白的小手,可爱极了。截止本刊发稿时为止,专案民警已对女婴进行了血样采集,并输入全国公安机关DNA数据库进行核查比对,待查明其亲生父母后将予以送回。
编者案:公安部打拐办曾表态过:把专业打拐警力与民间反拐力量结合起来,充分利用微博、QQ等互联网平台,广泛发动群众举报犯罪线索,让人贩子无处遁形。但参与民间反拐的同时,我们也需要关注相关法律常识,小心“触雷”。尤其要有细腻的洞察力,判断消息真假或是否谣言,否则,需承担相应的法律责任。
(编辑  赵莹  zhaoyingno.1@163.com
 

用户登录| 用户注册| 关于我们| 联系我们| 广告业务| 法律声明| 投稿须知

Copyright @ 2008 江苏《莫愁》杂志社 All rights reserved 技术支持:路特软件

社址:南京市草场门大街101号文荟大厦7楼 邮编:210036 电话:025-86203706

未经许可禁止复制或建立镜像 建议使用1024*768分辨率 苏ICP备1105270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