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好!欢迎来到《莫愁》门户! 登录 免费注册 加入收藏 / 设为首页/ 关注莫愁微博 
文章详情
两个人的饭局

日期: 2015-1-4 15:34:34   阅读:

两个人的饭局  
文/阎连科
有人怎样讨厌饭局,就有人怎样加倍的想念饭局。
饭局不仅是为了吃饭,还为了会友、叙情、说事,商洽和攀附的升迁。贿赂大多是从饭局开始的。合同也多是在饭桌、酒杯间签下来的。情人相遇也多在饭局的谈笑风生与眉来眼去间。
如果说地方的饭局只是地域的一隅官场、商场、情场和文化场,那么北京的饭局就是全国的政治、经济、文化、外交和金融、汇率、房价及改革开放政策讨论、民议的会议桌,也是中央各种政策下发前后争论、辩驳和统一思想、激化矛盾的训练场。
在北京,几乎没有不谈政治的饭局。
饭局无论大小,饭菜无所谓好坏,议题是最为重要的。当然,组局的人,会根据自己的能力、面子、性格,公款还是私款,点出大菜和配菜,白酒或洋酒,高档茅台或官民皆宜的二锅头,再加上作为饭局必备的社会新闻和事件,这也就是饭局和饭局场。
在当下,一个人饭局的多少,是他的地位、能力、身份、人际关系好坏的象征和演示。某个人从早到晚埋头工作,没有饭局,那是他的悲哀和卑微;而饭局不断,一天到晚都在外面忙着奔局吃饭的人,无论请吃或被请,也都是一个人成功或将要成功的明证和开端。几乎所有的女性或妻子,都有一些讨厌饭局过多的情人或丈夫;可百分之百的情人或妻子,又都百分之百地蔑视始终没有饭局的情人和丈夫。
几天前,我有一个年轻的科研朋友突然来电话,说他组一饭局,务必请我到场。因为多年不见,话又中肯,加之我饭局较少,就在那天依约赴局了。
那天黄昏,开了一个半小时的车,到北五环一片林地雅处的一家会馆里,我大约迟到了半小时,走进一个豪华包间才知道,来赴这场饭局的其实只有我一人。而其他朋友的同学和朋友,都因为无法推掉别的饭局没有来。
在这豪华的包间里,望着朋友点好的一大桌菜和倒好的茅台酒,我俩相视一笑动筷举杯时,他把他的手机递给我,脸上挂着苦笑说:“我结婚几年没人请我吃过饭,因为没有饭局老婆瞧不起,一来二去闹到快要离婚了。等一会我老婆打电话过来时,你就说我在饭局上喝多了,说张局长、李厅长都喝得不省人事,还约着明天、后天都要请我到别的地方喝,要和我一块讨论升迁或生意的事。”
我接过朋友的手机望着他,想了一会,点点头,突然很想和他抱在一块哭一场。
编辑 陈陟 czmochou@163.com
 

用户登录| 用户注册| 关于我们| 联系我们| 广告业务| 法律声明| 投稿须知

Copyright @ 2008 江苏《莫愁》杂志社 All rights reserved 技术支持:路特软件

社址:南京市草场门大街101号文荟大厦7楼 邮编:210036 电话:025-86203706

未经许可禁止复制或建立镜像 建议使用1024*768分辨率 苏ICP备1105270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