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好!欢迎来到《莫愁》门户! 登录 免费注册 加入收藏 / 设为首页/ 关注莫愁微博 
文章详情
您所在的位置:《莫愁》门户本月编辑之星→正文
《莫愁》作者之星——韩浩月

日期: 2014-3-28 11:00:35   阅读:

《莫愁》作者之星——韩浩月

作者简介:
韩浩月,山东郯城人,现居北京。时评人,影评人,专栏作家,中文网络知名写手。亦曾在十余家传统媒体开设专栏。
出版畅销书《I服了YOU——写给大话时代的告别书》,及男性话题作品集《男人道》《涩男人》,影评集《一个人的电影院》,随笔集《午睡主义者》《一个人的森林》等十余种。《爱如病毒,喜欢潜伏》2010年10月出版,获多家媒体推荐。
2005年度十大博客人物之一。博客中国十年影响中国100名博客之一。第一、二届华语电影优质大奖评委。为《中国青年报》《新京报》《京华时报》《深圳商报》等多家媒体撰写文娱评论。
 
 
触摸不到的爱
韩浩月
她从远方来,因为工作关系去见一个人。她到了约好碰面的地方,他却迟迟没有来。时间是他定的,地点也是他定的,不过到了该去见她的时刻,他浑然忘了。已近黄昏,他才突然想起约了这么一个人,于是一路奔跑着前往约定地点。
“怎么不打一个电话呢?”他问她。而她像一个怯生生的孩子,解释说不过等了这么一会,不愿意打电话催他。
听到这里,他的心痛了一下。在这个时间就是金钱的城市,还有谁会愿意为一个从未见过面的人等待?她从几十公里外的居住地过来,经过了漫长的堵车,忍受着公交车里的拥挤,几乎花掉了一个下午时间,居然还会心平气和,还会为那个可恶的迟到者着想。她,像是在这个浮躁城市中生存的人吗?
的确不是,她来自遥远的一个城市。可在遇见的一瞬,他居然觉得对她如此熟悉。他带领她穿过车水马龙的街道,穿过办公楼区的花园,和一帮陌生人坐在拥挤的饭店包厢里。她静若初荷,总是显得如此安静、耐心。喝酒,唱歌,聊天,顺便谈谈工作,像所有的过客一样,她将要回到她的城市。而他要做的,不过是客客气气地把她送走。
一切就这么结束,寡淡乏味。
然而,还是有故事在暗中涌动的。生命的过客千千万万,总会有几个扯上几缕联系。原因无它,可能是一瞬间的心动,可能是彼此共有某一点微妙的品性,甚至,他(她)可能是你这一生再难碰到、却是最懂你的人。不过,这故事留下的,也就这几缕联系。
既然牵手只能做妄想,擦身而过就是最好的结局。如果刻意挽留,反倒显得无比矫情。
他和她都选择了不说。不说是一种境界,什么也不说。
有时他会打开MSN,看看她在不在。无论在或不在,他都会关掉窗口,继续忙自己的事情,他知道自己永远不会去说什么。但不说不等于一句话不说,不说不过是“不说破”。偶尔会淡淡聊几句,偶尔在情绪有所失控的午后,说的多了一些,便流露出言语的智慧、机锋,像钢花划亮漆黑的空间。
有一次到了悬崖边上,她惶恐地说,不说,别再继续,咱们不再说了好吗。
人都是复杂矛盾的,即便理智清醒,设置了底线,仍然忍不住想说一些过火的话,像顽皮的孩子在草垛边玩火,紧张又刺激。对于这个普遍的情感缺陷,有的人会为此痛苦,见到这一个说了,那么遇到下一个会不会说?世界上那么多人,总会有一些和你仿佛前生约定今生碰面,只不过,有的已经碰到,有的还没碰到,有的一定会碰到,有的永远不会碰到。
不说,的确是一个好的选择。就像一把利刃摆在那儿,可以欣赏它的光亮和锋芒,只要不去碰,就永远不会伤人伤己。
不说,这两个字虽然薄如蝉翼,但可以将那些感情的坛坛罐罐密封得很好。如果被封闭的感情是美好的,那么即便永远存放在玻璃罐中,又有什么不好?
不说,是因为不敢说。说了就要承担这后果,谁先说了谁就要承受的多一些。
不说,也是因为不能说。说了又能怎样,各有各的生活,尽管心灵相类、灵魂相悯,可在现实的世界中,只能在无法相交的两条路上走下去。
飞蛾扑火,彗星相撞,那不过是传说中的故事。不说,不仅保护了自己,也保护了对方,反正以前这么多年也没有相遇,以后再不相遇,又能如何。
所以,还是什么都不要说吧。像一首流行歌曲唱过的,“不要对他说,夜里会害怕,别说你多晚都会等他的电话……”遗憾总是会有的,可遗憾有时也是美的,像流星雨滑过夜空,虽然短暂,但看过的人,都会终生为之赞叹。
 
编辑赵莹
 

 

用户登录| 用户注册| 关于我们| 联系我们| 广告业务| 法律声明| 投稿须知

Copyright @ 2008 江苏《莫愁》杂志社 All rights reserved 技术支持:路特软件

社址:南京市草场门大街101号文荟大厦7楼 邮编:210036 电话:025-86203706

未经许可禁止复制或建立镜像 建议使用1024*768分辨率 苏ICP备1105270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