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好!欢迎来到《莫愁》门户! 登录 免费注册 加入收藏 / 设为首页/ 关注莫愁微博 
文章详情
弱者的愤怒与罪恶

日期: 2014-1-2 15:32:53   阅读:

弱者的愤怒与罪恶
晚睡

有希望才有救赎。

中国有句老话,“千年媳妇熬成婆”。当人媳妇不容易,各种委屈和折磨,但只要你熬过这段时间,到自己当婆婆的时候,就可以伸直腰板当家做主人。
这样的婆婆往往会在儿媳妇身上重演当年的经历。当媳妇的想不明白,婆婆自己也遭受过压迫,应该对其中的痛苦感同身受,怎么还能继续维持这种循环呢?婆婆却不这么想。因为这是弱者的报复,如果不能亲自报复加害自己的那一方,就要去伤害另外一些人,来偿还自己失去的公道。
这种心理在社会中随处可见。早晨起来被老婆骂了,不敢回嘴,出门的时候踢自家的狗一脚,心里也能平衡很多;小职员不能和领导叫板,但可以对来办事的人百般刁难,好出了心里的这口恶气。
想象中的弱者应该同情更弱者,在现实中往往不是如此。弱者要找寻更弱者,负能量比正能量更容易传播。越是身处底层的人,同情、善良、慈悲,这些柔软的情感越可能被抑制。
新闻有报,武汉年轻女子把自己年幼的儿子抱在自家14楼住宅窗户外的衣架上,声称要把孩子丢下楼。据说是因为经常受到丈夫殴打,这天上午又被丈夫打得鼻青脸肿,所以情急之下才做出了这种失去理智的举动。在警察和消防人员的努力下,她才冷静下来,把孩子抱进室内。
可这只是表面的和平,如果问题的根源——家暴得不到解决,恐怕她的这种不理智行为还会以各种方式继续。指不定什么时候就真扔了。
网友开玩笑:“这就是女中萨达姆啊,被美国人揍了愤怒地向以色列射飞毛腿。”还有人骂她:没人性,打死也活该。
我是同情她的。丈夫打她,她打不过,中国现行的法律对家暴的惩罚又非常不得力,警察来了也只是教育教育,起不了什么大作用。没准还有反作用——“你居然还敢报警”,男人更怒了。
她没有什么可以拿来伤害他的,所以,“你不是喜欢儿子吗?我就毁了他,让你痛苦。”弱者的愤怒与罪恶有时候是同步爆发的,如惊恐、痛苦到极致,汗水与泪水齐流。
一个妈妈虐待自己1岁的孩子,她把过程写到了QQ日志上:老公上班之后,我去掐我女儿的脖子,女儿的脸被我掐得又红又紫,不停用双手抓我挣扎。
看她对自己生活的记录:年纪轻轻就走进婚姻,老公幼稚,公婆苛刻,经济窘困,日子一团糟。每当和老公有了矛盾,她都深深地感到无力、痛苦和绝望,这时女儿闹着要妈妈,就成为压倒她理智的最后一根稻草,“如果不是你,我怎么会沦落到这步田地”,她把自己混乱生活的原因都归在女儿头上,怨恨也发泄在了女儿身上。
她必须转嫁矛盾,因为她根本没有勇气去分析自己不幸福的深层次因素,“我不够勇敢,不够坚强”这是不敢碰触也不能碰触的隐秘。她和那个要把孩子抛下楼的妈妈一样,无力掌握自己的生活,反抗不了命运的压榨,只能朝更弱者下手,在“我也能伤害别人”的感觉中获得虚伪的强大。
我们常说:可怜之人必有可恨之处。讲的就是这样的一种关系:受害者之所以是受害者,是因为他们自己身上的某些缺陷和问题导致了他们身处这样的境地。而在合适的条件下,他们又会迅速地转变身份。
身份低微的男人在外面忍辱负重,见人就装孙子,回家对老婆、孩子动粗,找寻当男人的感觉,那是因为打老婆、孩子最安全,无风险。这样的人从心理上到精神上都是不折不扣的弱者,是懦夫。他们认同世界就是这么一种循环:被别人压在下面的时候,他们就是弱者,一旦有机会压迫别人,他们就要当“强者”。
曾经看过一个故事:有个侏儒娶了个正常身高的老婆,侏儒有点大男子主义,在外面生了气或者两口子闹矛盾喜欢动手打老婆,但他个子矮够不到,每次要打老婆之前还要老婆把他抱到凳子上,然后给老婆几个耳光。后来邻居看不过去了,问他老婆说,你一脚就能把他踹一边去,干嘛还要这么纵容他?老婆叹口气,说,他在外面谁也不拿他当人,他若是不在我身上找到点男人的感觉,还怎么活呢?话传到侏儒的耳中,他大哭一场,从此再也不打老婆了。
如何消除弱者身上的戾气和愤怒?其实也简单,让他们看到世界上不只有伤害与冷漠,还有慈悲,还有爱,并且自己也有机会获得这些,他们就会放弃与世界厮杀、同归于尽的做法。
给他们一点希望。有了希望,才能得到救赎。
(编辑  张秀格 gegepretty@163.com
 

用户登录| 用户注册| 关于我们| 联系我们| 广告业务| 法律声明| 投稿须知

Copyright @ 2008 江苏《莫愁》杂志社 All rights reserved 技术支持:路特软件

社址:南京市草场门大街101号文荟大厦7楼 邮编:210036 电话:025-86203706

未经许可禁止复制或建立镜像 建议使用1024*768分辨率 苏ICP备11052701